河南宝酒集团3910万元低价破产拍卖迷雾重重

2013-03-15 14:34:09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平顶山3月15日电(记者侯伟胜)在外界看来价值超过3亿元的国有资产,政府委托相关机构进行的评估认为仅值3910万元;有企业愿意以高出评估价近10倍的价格竞拍,却被排除在外;不顾大多数债权人的反对,擅自决定进行拍卖,却又于拍卖前夜紧急撤拍....。。已经持续了近10年的河南省宝丰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宝酒集团)破产拍卖大戏,如今看上去依旧是跌宕起伏、迷雾重重。从今年1月5日至今,围绕宝酒集团的破产拍卖,外界疑虑重重,宝丰县有关部门却始终保持沉默。

  真假破产之谜

  宝酒集团始建于1948年,是苏鲁豫皖四省中唯一一家生产清香型白酒的企业,也是河南省著名的白酒生产企业。2002年10月,健力宝集团和宝丰县国有资产经营公司达成协议,共同出资设立中外合资企业“宝丰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丰酒业公司”),租赁宝酒集团的厂房设备和场地进行生产经营,接收宝酒集团的生产设备、销售渠道、职工骨干,无偿使用宝酒集团的无形资产。2003年,宝酒集团以资不抵债为由,向法院提出破产申请,同年12月,宝丰县人民法院裁定破产还债。

  10年之后,依旧有人对宝酒集团破产一事心存质疑。“按照规定,破产的前提是资不抵债。宝酒集团破产改制前最后一个月(2012年9月)的财务报表显示,资产总值3.6548亿元,负债总额3.4693亿元,相抵后尚盈余1855万元。批准其破产,里面显然有问题。”宝酒集团最大债权人——郏县龙祥艺术品销售有限公司(下称龙祥公司)负责人文虎林说。

  尽管龙祥公司于宝酒集团宣布破产9年之后、也就是去年12月份才辗转获得宝酒集团1.066亿元的债权,但文虎林的怀疑并非毫无根据。

  采访中,记者辗转获得了一份宝酒集团原最大债权人——中国工商银行宝丰县支行于2003年9月25日向平顶山法院提起的一份《复议申请书》。里面提到:“据该集团剥离、改制前最后一个月即2002年9月财务会计报表反映,资产总额36548万元,负债总额34693万元,所得者权益1854万元,亏损894万元,净资产减亏损余额960余万元,怎叫资不抵债?怎能申请破产?宝酒集团后来提供的破产财务数据,应为先行剥离企业有效资产后余下的空壳公司的数字,不能作为申请破产的依据。2002年11月4日,宝酒集团在没有征求我行意见,没有落实我行债权的情况下,与健力宝集团暗箱操作,用原班人员、场地、机器设备、宝丰原酒擅自组建宝丰酒业有限公司,利用宝酒集团抵押在我行的资产进行经营,显然是先行剥离和转移宝酒集团的资产,使我行贷款失去物资保证被悬空,属恶意逃废债务行为....。。应驳回其破产申请。”

  由于年代久远、人事变迁,采访中,当年的宝酒集团破产谜团至今已无从考证,就连宝酒集团的债权人也放弃了对此进行探究的努力。“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破产就破产吧!只是希望当地政府能够公正、公平、公开地拍卖,维护我们这些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宝酒集团的一位债权人对记者说。

  资产评估遮遮掩掩?

  今年1月5日,宝酒集团破产清算组在宝丰县法院召开了第二次债权人会议,有18个债权人参加。会议主要议题是表决变现方案。当时清算组宣布,宝酒集团账面资产价值1.97亿元,资产评估结果为3900多万元。

  “账面资产价值1.9亿元,资产评估却不足4000万元?!资产评估值过低,将直接影响我们债权的实现。当天参会的、包括我们公司在内的债权人气愤难平,纷纷提出查看资产评估报告。我们想弄清楚,评估本身是否合法,参加评估人员是否具有资质,评估机构是否具有资质,结果是否科学。破产清算组的人说,资产评估报告他们也没拿到手里边,评估机构只是电话通知了评估结果。我们询问是哪家评估机构进行评估的,破产清算组的人也说不清楚。”龙祥公司负责人文虎林说,“我们普遍怀疑这是在贱卖国有资产。”

  不仅仅是宝酒集团的债权人,即便是当地不相关的人士也对这样的评估结果大感意外。“宝丰酒是河南知名白酒品牌,名气大,市场认同度高,仅仅一个商标就不是3900万能买下来的;宝丰酒厂光土地就有二三百亩,并且还在县城的中心、县政府的旁边。按市场行情,一亩地卖100万没一点问题,这块地也值两三个亿。这么好的资源,听说只标价3900多万元,太让人难以置信了。”采访中,宝丰酒厂附近的一个商户对记者说。

  宝酒集团破产拍卖的消息传出后,当地有志于竞标的企业闻风而动。其中包括河南大地集团和宝丰县莲花酒业有限公司(简称莲花酒业)。河南大地集团是宝丰县第一纳税大户,组建于2006年5月,总资产30亿元。其曾向宝丰县有关政府部门发出公开信,称愿意出资3亿元重组宝酒集团,并保证年纳税不少于8000万元,职工待遇翻一番等;莲花酒业是宝丰县当地一家白酒生产企业,其负责人对外界宣称竞拍宝酒集团的心理底价为3.5亿元,是资产评估值的近10倍。这一切,更坚定了宝酒集团债权人的判断:宝酒集团是很值钱的,而宝丰县政府却要将其贱卖。

  针对外界的普遍质疑,记者先后联系了宝酒集团破产清算组组长刘中原以及具体经办人李振海(音),希望看一下宝酒集团的资产评估报告,并让其就外界质疑作出解释,却遭到婉拒。

  “限拍”遭质疑

  虽然资金雄厚的河南大地集团以及愿出更高竞拍价格的莲花酒业都对宝酒集团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但宝酒集团的竞拍条件却让他们徒呼奈何。

  据了解,在宝酒集团的拍卖过程中,宝酒集团对买受方也进行了多项明确:诸如必须具有白酒生产资质;注册资金必须超过3000万元;2012年的纳税总额在2000万以上等等。由于不具备白酒生产资质,实力雄厚的河南大地集团被淘汰出局;而注册资金必须超过3000万元、2012年的纳税总额在2000万以上等条件,又将莲花酒业排除在外。虽然执着的莲花酒业为满足竞拍条件通过一系列运作紧急进行了增资,并上缴了5000万元的竞拍保证金,但遗憾的是宝酒集团后来却临时撤拍了。

  事实上,根据宝酒集团的限拍条件,当地符合竞拍条件的企业只有宝丰酒业有限公司一家。宝丰酒业有限公司是2002年10月由健力宝集团和宝丰县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共同出资设立的。2006年4月,洁石集团将健力宝集团持有的85%股份买断从而接手宝丰酒业,仍履行原协议。据了解,宝丰酒业一开始只是租赁原宝酒集团的厂房设备和场地进行生产和经营宝丰酒。后来,宝丰酒所有包装、广告、宣传的经营主体都由宝酒集团换为宝丰酒业。

  有质疑者认为,宝酒集团的限拍条件就是为宝丰酒业量身定制的,中间可能存在利益输送以及腐败。“宝酒集团放着高价不卖,却非要限定条件,卖个便宜价,我们都搞不懂这究竟是为什么?洁石集团原来也不是白酒企业,它能把宝丰酒厂经营好,难道别的非白酒企业就经营不好吗?”龙祥公司负责人说,“当初我们购买宝酒集团债权的时候,当地政府不设条件,所有有实力者都可购买。到了破产拍卖的时候,却限定那么多的竞拍条件,这其中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遗憾的是,尽管外界疑问重重,但时至今日,宝丰县政府、宝酒集团均未做出回应。记者就上述问题到多个部门走访,但有关部门均称宝酒集团破产清算组的组长刘中原对情况最熟悉,记者应该采访刘中原本人。但刘中原却以家中有事唯有,婉拒了采访。

  破产拍卖被指成“闹剧”

  2013年2月7日,农历腊月二十七,对于宝酒集团来说本应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按计划,河南省拍卖行有限公司将于当日上午11点30分,对宝酒集团及河南省宝丰酒业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酒销售公司)、河南省宝丰酒业包装印刷公司的破产资产、土地资产和宝丰酒业有限公司的不可分割财产整体公开拍卖。然而,就在破产拍卖的前夜,事情却再度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紧急撤拍,令人大跌眼镜。

  “在我们看来,当初的挂牌拍卖,以及后来的突然撤拍,简直是一场闹剧。”宝酒集团一位债权人对记者说。这位债权人告诉记者,今年1月5日,宝酒集团破产清算组在宝丰县法院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议题有两项,一是增补新的债权,二是公布破产变现方案。由于新增的债权只有100多万,债权人都不是很在意。但对于宝酒集团仅值3910万元的评估值,债权人一致表示质疑。“我们提出看一下资产评估报告,当时破产清算组的人说,资产评估报告他们也没拿到手里边,评估机构只是电话通知了评估结果。我们提出,等拿到资产评估报告,再确定破产变现方案不迟,破产清算组的人表示同意。随后他们却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份打印好的表格,问大家同意不同意破产变现方案。表格收上去之后,清算组的人说,经统计,超过半数的债权持有人同意破产变现方案,方案获得通过。”

  “得知这个结果,我们感到很纳闷。”龙祥公司负责人说,“我们持有的债权有1.066亿元,约占所有债权的80%。我们不同意破产变现方案,咋可能有超过半数的债权持有人同意。破产清算组的人又重新进行了统计,然后又说同意破产变现方案的不足半数,方案未获通过。这时我们才弄清楚,清算组开这么一个债权人会,目的就是忽悠我们。”

  宝酒集团债权人反映说,会议结束后,他们就各自回去,安心地等待资产评估报告。没想到一个月后,他们等到的却是宝酒集团即将破产拍卖的消息。“2月6日上午,我们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破产变现方案没有获得通过后,清算组的人于1月20日申请宝丰县法院搞了一个裁定,2月7日宝酒集团就要拍卖。而我们都被蒙在鼓里。”龙祥公司负责人说,“情急之下,我们连忙于2月6日下午向宝丰县法院提出书面复议申请,请求中止第二天的拍卖。2个小时后,法院同意了我们的要求。”

  对于这种说法,破产清算组的李振海并不认同。“破产拍卖不是撤消了,而是延期了。”李振海说,“延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延期到啥时候还没有确定。”

责任编辑: 左路标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