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因美难圆婴童梦

2013-03-15 11:23:23  来源: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影响深远的决定未必就很复杂。贝因美的最新计划就是使自己更专注。

  去年12月,在国产婴童奶粉中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浙江贝因美科工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贝因美股份)毅然决然地放弃了与主营业务无关的婴童用品业务。这些业务全都划归到贝因美股份集团(下称贝因美)。

  贝因美股份股份放弃这些业务的主要原因是迫于A股股价下跌的压力。贝因美股份股份的股价在2011年4月26日最高摸至50.88元后,一路下跌。到2012年12月4日,跌至16元附,股价跌去了三分之一。事实证明,贝因美股份的做法是正确的。此后,其股票一路攀升至今。

  事实上,早在2011年上市之前,贝因美创始人谢宏就将贝因美规划为婴幼儿产品综合运营商,而不是简单的婴童食品制造商。也正因如此,贝因美的主要业务也拆分为两部分,一是婴童食品,二是日用品和玩具等。

  谢宏曾经雄心勃勃地要打造一个婴童产业帝国。但在全球婴童行业,同时兼顾食品和用品两大业务发展同心多元化,从实践角度来看世界上还没有成功的先例,因为这对企业自身管理的要求十分苛刻。在这种多元化的构架上,中国大量企业很在管理经验上十分欠缺。全球500强的企业90%以上都是专业化的公司,只有不到10%才是多元化的公司。可以想象,贝因美假如用它之前的理念来做婴童运作的话很难。

  代价不菲

  贝因美股份2011年年报中显示,其以婴童用品和婴童服饰为主的其他类业务收入为2.12亿元,仅占总收入的4.5%,同比下降18.61%;而奶粉类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2.37%,占营业总收入的89.8%。更重要的是,此次涉及转让的标的资产在2011年度的净亏损1566.14万元,这对于一个主营业务增长乏力的上市公司来说是难以接受的。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以后,许多本土乳企纷纷遭受重大影响,而贝因美股份是少数几家没有受到该事件影响的乳企。2012年贝因美股份在幼儿配方奶粉市场占有率达到10.8%,在国产品牌中排名第一。不过,此后至今,其增长幅度却在逐年下降,2013才刚开始营收的季度环比也在持续下滑。2012年7~9月,贝因美股份营收12.24亿元,环比下滑4.67%;净利润1.06亿元,环比下滑13.03%。

  贝因美股份还被指假冒高新技术企业。2011年9月却公告称,公司被审计署查出不符合高新企业条件。但公司不仅借高新企业之名享受了多年税收优惠政策,更是在IPO过程中仍然顶着高新企业帽子。

  在2011年9月和2012年5月两次被追缴税款合计超8000万元。根据规定,贝因美股份五年内不能再申请高新资格,所得税率恢复到25%,也丧失了土地、政策扶持等方面的优惠,这也是目前公开信息中上市公司高新资格掺假最严重、追缴补税金额最高的案例。这不仅将影响贝因美股份业绩,同时若申请高新企业时存在造假问题,还可能面临更严重的处罚。这无疑给贝因美股份带来了不小的资金压力,并严重影响贝因美股份未来的经营业绩。

  不仅如此,食品安全问题也成了贝因美股份遭诟病的一个软肋。2011年6月,贝因美股份生产的紫菜骨粉高钙营养米粉被法院判定存在违规添加猪骨粉问题。随后,贝因美股份停止了该款米粉的生产。财报显示,米粉类业务作为贝因美股份主营业务之一,2012年上半年实现营收9174.16万元同比下降了33.55%。而在2011年中报及年报中,该项营收同比下降幅度分别为8.71%和9.67%。

  高层震动

  在这样的背景下,贝因美创始人谢宏先是在博客中表示自己正要承受着消费者和投资者双重压力。并在2011年7月宣布因个人健康原因辞去了公司董事、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对于其毫无征兆地突然离职,当时业界一片哗然。

  时隔不到9个月的2012年4月10日,贝因美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4月1日收到朱德宇递交的辞职报告。朱德宇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及董事职务,辞职后,朱德宇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资料显示,朱德宇于2002年进入贝因美,曾担任贝因美总裁、上市公司贝因美股份总经理。贝因美未说明接替者,但在公告中强调,该辞职行为不会对公司的正常经营造成影响。

  这之后,贝因美指挥棒表面上落在了现任董事长黄小强手上。而黄小强还兼任杭州电联农业生态和余姚科兴塑料研发两家公司的董事长。为此,黄小强在2011年和2012年上半年的两次网上业绩说明会上,均遭投资者质疑,认为其不能全心于贝因美事务,黄小强两次回复也基本雷同:“公司之前人事变动为个人原因,目前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

  但事实上掌握着贝因美股份的大股东贝因美的谢宏仍然是贝因美股份真正的控制人,他仍旧没有放弃打造一个婴童产业帝国的梦想。

  谢宏的布局必然影响高层变动,高薪引进了一些擅长婴童用品的职业经理人,却发现他们的管理模式水土不服。最初谢宏把他婴童帝国的理想寄托在贝因美股份上,但很多高管认为不该让股份公司承担如此重大的负担,对此颇有微词。因为在严格意义上,婴童帝国的理想是谢宏一个人的理想。

  贝因美股份企业营销与管理顾问、浙江传媒学院管理学副教授罗建幸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表示:“谢宏辞去股份公司董事职务后,最近两年实际上在冷静地反思,包括这次剥离,实际上他仍旧是贝因美股份的影子控制人。如果早点从上市公司剥离婴童业务,贝因美股份的人员变化可能不会有这么大。虽然人员变化有内部原因也有外部原因,但大部分跟随谢宏打天下多年的核心人员并没有离职,离职的是外围的职业经理人。”

  谢宏在贝因美靠米粉创业的初期,多元化企业更多,市场受机会导向,而不是竞争导向或是管理导向。可以用有什么机会就去做什么来形容,很多产业都不够激烈。

  在那个时代,多元化比现在更容易成功。有专家表示国内的企业家的理论学术思维严谨专业性不够,部分企业家靠理念勇气信心冒险精神去做,逻辑推理性理论高度也不够。敢闯敢冒出来的,勇气加运气获得了成功。再做别的产业就会信心百倍。但是他们往往忽略了成功的背景和社会环境已经不一样了。

  谢宏这样的理想如果以公司现在这样的实力靠主营业务赚到的钱放到上世纪90年代那样的背景消费环境下,没有那么激烈的竞争,或许有可能成功。但是整个环境瞬息万变,尤其是高度市场化的产业,每个细分领域都有强大的竞争对手,这种状况下很难成功。对过去的成功过于自信,迷失了自己。过去三五年不仅认为自己能做米粉成功,做其他也能成功。

  婴童帝国梦

  然而梦想是需要照进现实的。

  经过再三思考,谢宏最终决定把婴童用品的相关业务从股份公司中剥离,转嫁到贝因美。因为股份公司必须对社会和股民负责,无法接受婴童用品业务带来的亏损,而贝因美可以。谢宏的思想上做出了转变,用参股并购等资本的方式来实现婴童产业帝国的理想。

  2012年12月12日,贝因美发布公告称,为专注婴童食品业务,本公司拟出售婴童用品等业务及相关资产。其中包括杭州贝因美婴童生活馆有限公司100%股权、杭州贝因美特孕婴童用品有限公司100%股权、杭州丽儿宝日用品有限公司100%股权及杭州宏元保险代理有限公司100%股权。

  事实上,谢宏却并没有放弃他的婴童帝国梦。贝因美股份将婴童用品业务板块所在的杭州生活馆三家公司及其他婴童用品业务以1元钱转让给大股东贝因美,玩了一出左手倒右手的游戏。

  严格意义上贝因美在同心多元化上探索了十几年了,仍旧没有成功。业内的好孩子、娃哈哈也在探索,同样没有成功。好孩子做过成人服装,娃哈哈做过童装、儿童日化、洗发水、润肤露。在这些高度竞争的领域,用多元化的理念来经营对整个公司的管理人才制度挑战是极大的,成功的概率微乎其微。世界上多元化最成功的就是通用电气公司,但是实际上它是一个资本运作的高手,用资本运作的力量不停地参股并购各种各样的企业。

  谢宏最初的设想是把贝因美婴童帝国的理想放到各方面的基础条件优异的上市公司贝因美股份上,但经过几年的经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始终看不出正面盈利的可能,贝因美的婴童用品业务持续在走下坡路,该业务的利润率一直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且在分散公司资源和资金的同时,未对贝因美的主业起任何支持作用。

  表面上贝因美股份好像梦碎同心多元化。实现上谢宏只是把梦想的平台放到了集团公司上了。罗建幸表示:“谢宏婴童产业帝国的思路并没有变,变的只是他的方式方法。原来要做服装或是玩具一定要搞个事业部,要找人家OEM加工,然后自己销售,现在有可能会转变思路。比如参股、入股、并购等各种方法,这样也可以变相实现婴童帝国的理想,也就是创始人谢宏的理想。理想性质没有变,方式方法在变。目的还是要打造一个婴童产品同心多元化王国。”

  通过贝因美的资本,可以用入股、并购、资源互换等各种方式参与全产业的运作。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而不是管理控制的纽带。用成功的管理模式手段让多元化成功的难度肯定非常高。但自己直接做不好的事可以通过资本控制更专业的人来做,这样谢宏仍旧可以朝着他的婴童产业帝国的理想前进。

责任编辑: 左路标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