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灵敏:自由港有限粉权吗

2013-03-11 14:05:55  来源:华夏时报

  赵灵敏

  根据3月1日起实施的香港《2013年进出口(一般)(修订)规例》,任何人士除非获得出口许可证,否则不可从香港输出供36个月以下婴幼儿食用的配方奶粉。考虑到离境人士可能有自用需要,每名16岁或以上人士可携带净重不超过1.8公斤(约两罐)配方奶粉离境。违例者一经定罪,可处罚款50万港元及监禁两年。此即最近被热议的香港奶粉“限带令”。

  “限带令”一出,在内地产生的几乎是一边倒的指责甚至谩骂。事实上,此前新西兰、澳大利亚、荷兰、德国、美国等都出台过针对婴幼儿奶粉的限购令,但都没有引发如此大的争议。而在香港,婴幼儿奶粉确实在前一段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媒体上到处都是香港父母“扑奶粉”的新闻。在香港特区政府施政困难重重的当下,出台奶粉“限带令”主要是为了顺应民意。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就公开表示,这完全是一项迫不得已的措施。

  但即便是在香港,“限带令”也同样遭到了质疑。有评论认为,香港是自由港,商人完全可以从全世界进口所需的任何数量的奶粉,缺奶粉的现实非常不符合基本的商业规则,这里面恐怕有奸商囤积居奇、内外勾结等原因。更有人建议因应内地人对奶粉的巨大需求,把香港建设成国际奶粉中心。而更深层次的担忧是:自由港对香港来说是一块金字招牌,“限带令”可能会影响香港的自由港形象。

  自由港这一概念来自欧洲,当时欧洲一些国家为活跃对外贸易,先后把一些沿海港口开辟为自由港,作为经济特区,其中最早一个是1547年在意大利设置的里窝那自由港,它是目前通行的自由港的雏形。后来,汉堡、不来梅、鹿特丹等欧洲城市也先后成为自由港。目前世界上有600多个自由港。

  1841年6月7 日,也就是在香港正式被割让的一年多前,英国宣布香港是远东第一个自由港,所有货物都可以自由进出,无需交纳进出口税。因为当时的香港很荒凉,交通不便,不免税,商人不肯来。第二年,首任港督璞鼎查又宣布了各国货币在港兑换办法,从而勾勒出香港作为自由港的雏形。为了使自由港贸易真正实施,港英政府还建立了永久性的水上警察,从事清除海盗的工作。19世纪60年代,欧美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陆续完成了工业革命,中国以及周边国家被迫开放了更多的口岸,致使西方对亚洲的商品输出额迅猛增长。苏伊士运河的通航和欧亚海底电线的铺设,也进一步加强了香港的航运地位。

  已故经济学大师米尔顿·弗里德曼对香港的自由港地位赞不绝口,他描述了1963年和当时的港英政府财政司郭伯伟的会面:郭甚至拒绝收集经济统计数据,担心这会给政府官员以增加干预的借口。郭伯伟的继任者夏鼎基提出了“积极不干预”,这一政策延续至今。

  自由港按照优惠程度,可以分为完全自由港和有限自由港。前者对外国商品一律免征关税,这在当今世界上已为数不多;后者则对少数指定出口商品征收关税或实施不同程度的贸易限制,其它商品可享受免税待遇,世界绝大部分自由港均属此类,如直布罗陀、汉堡、香港、新加坡等。除了新加入的婴幼儿奶粉之外,香港还对烟、酒、甲醇、化妆品、碳氢油和若干不含酒精饮品6种货物征收消费税和进口关税,爆炸品、军火、大米三大类货品则实行许可证制度。新加坡也是如此,可以喷火的玩具枪、玩具钞票、玩具硬币和爆竹,是禁止进口的;有害化学品、胶卷、军火的进口需要许可证。

  因此,自由港并非绝对的自由,每个自由港依据自身的情况,对个别有碍健康、社会治安、风俗礼仪的商品实行进出口限制和禁止,是国际 通行的做法,并不会因此损害自身的自由港地位。

  而同目前世界上其它自由港相比,香港具有自由和开放程度高、功能齐全等特点。国际上现有的自由港多为“自由港区”,即只将港口附近地区作为自由港,并设有一些限制。而香港的自由港范围覆盖整个香港,和新加坡一样,是全球少有的“自由港城”。

  香港作为自由港的自由主要表现在:贸易自由。在香港,除少数几种商品外,对一般进出口商品均不征收关税;转口商品一律免税;已纳税的进口商品在使用前失效的,可以退税。大多数货品无须报关,出入境也不必事先申请,只需在事后14天内向海关提交一份报关表即可;汇兑自由。香港不实行外汇管制,外汇、黄金等买卖、进出完全自由;资金来去自由,不受任何限制;任何获准开业的外国银行可以从事各种境内境外业务,除了1978年后在香港开业的外资银行只限开设一家分行外,在其它方面,外资银行的待遇与本地银行相同;企业经营自由。在企业经营方面,香港信奉“自由竞争、适者生存”的原则,政府除对少数公用事业企业进行必要的监督外,其它企业的经营内容和发展方向,完全由企业自主决定。企业的资金、资源以及劳动力的分配、商品的销售价格等,完全是在自由竞争的状况下通过市场供求及价格变动自发调节。

  也因此,在世界银行对183个经济体的营商环境排名中,2012年香港排名第二位。美国传统基金会和《华尔街日报》今年1月发布“2013经济自由度指数”报告,香港连续第19年成为全球经济最自由的经济体。

  以此观之,香港的经济自由有目共睹,单单奶粉“限带令”本身,并不会危及香港的自由港地位。它只是特殊情况下的一项临时措施,一旦供需平衡得以实现,“限带令”随时会被取消。但是,这并不能说明香港作为自由港已全无隐忧。而这种隐忧,不是来自外部的需求,而恰恰来自香港社会内部:弹丸之地产生了数十个世界级的富豪,人人都在为他们打工,“地产霸权”已经从地产渗透到电力、交通、供电、超市等社会的各个方面,压抑了竞争和创造力,造成社会怨声载道,而“不干预”和“自由竞争”则差不多成了纵容这一现象的遮羞布。这样一种深层次的不自由,才是对香港自由港声誉的最大威胁。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