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路大乙烯 抚顺石化私封其他企业变电设施

2013-03-11 14:05:52  来源:新金融观察报

  新金融记者 柴刚 彭俊勇 抚顺报道

  一边是投资500亿元的重点工程,另一边是有外资背景的中型化工企业,对簿公堂之上只因为一座占地百平米的变电所。

  在未告知所有者的情况下,抚顺石化下属部门私自封锁其他企业变电设施,致使该企业停产,设备报废,工人回家,设备报废,投资人欲哭无泪。惊动了中国商务部和西班牙大使馆的双重关注。

  废弃的工厂

  3月6日的辽宁抚顺乍暖还寒,通往泰和厂区的街道上融化的雪水让越野车的行进变得艰难。

  灰色天空下,城郊东洲区的泰和化工厂一片苍凉,工厂虚掩的大门上,发大财五福临门、走鸿运四季平安的鲜红对联是唯一的生机。

  选择这样一副平常的对联在此地却又有了不同的含义。发财、平安这样普通的愿望在泰和老板左嘉谟眼里已经成为可望而不可即的海市蜃楼,现在的他只想要回属于自己的变电所。

  左嘉谟是一个乐观的人。

  这位74岁的老人是目前抚顺市年龄最大的司机,在年龄达上线之前取得自己的驾驶证是他颇为自豪的一件事。

  只是现在,开车这样最为喜欢的事情也引发不起他的兴趣了,与抚顺石化久拖不决的官司,占据了他的大多数时间。

  “整个工厂占地面积是23亩,不是很大。”指着面前的厂房左嘉谟告诉新金融记者,“一墙之隔就是抚顺石化的大乙烯工程,我们原来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只是现在在打官司。”

  1万多平米的厂区内,除了一名留守人员就只有一条狼狗。

  顺着手指的方向,新金融记者看到,在周围高大崭新威武的抚顺石化电厂包围之下,附近的几家民营工厂显得陈旧狭小,而左嘉谟的泰和化工则更是破旧不堪。

  因为无电造成连续几年停产,泰和公司曾经运作良好的各种设备上锈迹斑斑,用手轻轻一扣,碎屑纷纷掉落。走在车间内,更是一片狼藉,被化工原料严重腐蚀的各种管线、蒸发釜、原料罐上面落满了厚厚的灰尘。

  “现在也没有心思打理,基本就属于全部报废变成废铁。”左嘉谟告诉记者。

  在靠近抚顺石化一侧的厂房上,午后的阳光透过车间支离破碎的玻璃窗,在地面上留下斑驳的影子。“玻璃是因为前年石化那边的一次爆炸震裂的,至今也没人负责。谁让我和他们离得这么近呢”左嘉谟不无自嘲地说道。

  据介绍,当年因为产品颇有出路,曾有多家外国企业前来考察,寻求与泰和的合作,最后左与西班牙方面达成协议,成为一家中外合资企业,该合作还引起了中国商务部和西班牙大使馆的关注。

  事实上,同处抚顺市郊,泰和化工与抚顺石化的厂房曾是邻居,双方曾经有过很好的合作关系,泰和的很多利润来自石化工厂,直到抚顺石化大乙烯、大炼化工程的动工,双方才由伙伴变成了敌人。

  飞来的围墙

  3月1日,西班牙欧中商会就此事发给辽宁省和抚顺市的信函使左嘉谟又看见了与中石油抚顺石化之间3年官司彻底解决的可能。

  “从来没想过要打官司,我在退休之前也是石化系统的,实在没办法了。”

  2010年五一劳动节期间,因为检修,泰和化工厂员工多数放假,在留守人员巡视工厂时,发现有人正在把企业的变电所原有围墙的大门拆毁,搭建新的围墙。

  “那时候多数员工都放假,我也没在工厂,留守人员以为是我安排人去修理变电所呢,所以当工人给我打电话时我也莫名其妙。”回忆当时的情景,左嘉谟突然提高了声调,“我们工作人员发现有人在那儿拆围墙,拆的速度很快,用大铲车一推就倒了。”

  事实上,经过了解发现,是正在建设的抚顺石化大乙烯工程指挥部热电项目经理部在无任何事先沟通的情况下,雇佣工程人员拆除泰和变电所围墙和大门,然后重建围墙,将整个变电所圈入石化公司院内,造成泰和人员无法进入变电所、无法管理的窘境。

  “当时我吓了一身冷汗,幸好是在检修期间发生的事,我们这是化工厂,安全是最重要的环节,要是生产期间被断电,那是要出大事故的。”3年之后,回想当年的场景,左嘉谟仍然感到后怕。

  资料显示,左嘉谟与西班牙合资的化工厂与抚顺石化二厂相邻,双方一直相安无事。而为泰和化工提供电源的变电所最初属于东洲区碾盘乡政府所有,后转让给泰和化工,但因为与泰和有100多米的距离,变电所并不在泰和厂区院内,其所属地块后来成为抚顺石化建设用地,围拆事件因此发生。

  在当时,泰和的变电所拥有两台320伏变压器,完全可以满足一个中型化工企业的用电需求。

  得知情况后,泰和曾想对拆迁予以制止,但是无能为力,即使是连最简单的查明施工人员身份也颇费周折。

  在泰和化工周围,抚顺石化已经完成了圈地,四周都是相关项目的工地,找到谁是背后的具体指使者曾经是一个难题。

  “抚顺石化公司下边有不少厂子,就在那附近,什么石油厂啊,乙烯啊,腈纶啊,冶炼啊,大乙烯啊,我问了几个人,人家说不知道。后来我问大乙烯,有人把那个热电改造工程指挥部指挥的电话告诉我了。”左嘉谟介绍。

  4天之后,左嘉谟电话联系该项目指挥部负责人苗福生进行交涉,得到的回复是变电所已经被动迁,并表示会有人联系泰和方面。“搞笑的是,苗让我找一个姓黄的和姓苏的去交涉,却不告诉我这两人的联系方式,让我自己去找,我甚至直到今天也没见到过苗福生”。

  几经周折之后,抚顺石化最终承认了自身的责任。在2011年1月4日,落款印章为中国石油抚顺石化公司千万吨炼油、百万吨乙烯工程建设指挥部热电项目经理部给东洲区法院的申请书上,记者看到这样写着:“就泰和化工要求赔偿一案,在贵院协调下,我方与左厂长进行了初步协商,准备以拆迁补偿方式对泰和进行补偿,目前已经取得一定进展。”

  变电所被圈,泰和化工厂无法用电,所有生产经营活动无法进行,只能停产。在反复交涉无果的情况下,左嘉谟一纸诉状将抚顺石化大乙烯工程指挥部告上法庭,开始了漫长的维权行动。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