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长石油下属公司“逆向派遣计划”搁浅

2013-03-02 07:44  来源:中国经营报

  《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获悉,在2012年岁末,曾引起全国总工会、国家人劳部关注、轰动一时的延炼综合服务公司(下称“延炼综服”)逆向劳务派遣案,近期已经明确被暂时搁置。这意味,自2012年下半年在延长石油集团公司(下称“延长石油”)内部开始全面推广的劳务派遣计划宣告中止。仍然维持以前的合同模式,而不再把“家属工、临时工”转成“劳务派遣工”。但这一变局并不意味因此“闹事”的延炼综服千名维权职工的“身份”能够得以明确。

  本报记者多方调查获悉,延炼综服年经营收入过亿元,盈利上千万元,并不缺钱。另一方面,延炼综服虽然是独立法人,自负盈亏:但是每年都要向延长石油工贸集团公司(下称“延长工贸”)上缴营业总额2%的“托管费”上千万元。同时延长工贸有权利随时拆借延炼综服的资金,记者从延长工贸内部文件上看到,截至2009年之前累计拆借高达1.4亿元。

  据了解,和延炼综服有着同样宿命、归属于延长工贸的延长系公司共有9家,且个个具有独立法人地位,自负盈亏,但每一家每年又都要向延长工贸“上供”若干类费用。

  在延炼综服集体工张师傅看来,上述深层次问题,或是导致千名职工遭遇同工不同酬的核心所在。

  独立法人变身“傀儡”

  鲍树雄所称的上面,正是延长工贸。

  但延炼综服工商资料显示,延炼综服属于独立法人自负盈亏的企业。可是在延炼综服内部,延炼综服的法人更像一个“傀儡”,不但不能掌握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即使企业法人代表也会根据上级托管单位即延长工贸的需要,瞬间换作他人。

  据知情人士透露,延炼综服法人鲍树雄在托管单位延长工贸行政序列里,相当于一个科长。他透露,鲍树雄对于延炼综服并没有实际意义上的掌控权,或者决定权。不但企业在人事管理上受制于延长工贸,就连企业的财政大权也集结于延长工贸。

  但是,鲍树雄作为延炼综服的负责人,显然已经进入到了延长石油或者说是延长工贸的干部序列。上述人士亦称,延长工贸现在的副总王银川曾执掌过延炼综服。

  延炼综服“法人”的尴尬境地在延长石油的众多“孙”公司中并不是唯一。诸如延长石油装备制造有限公司(当地俗称甘泉套管厂)、黄陵石化制造厂等,都是具有独立法人、自负盈亏的企业属性,但他们却都不能决定企业的发展方向。

  延长工贸一位中层人士向记者表示,包括延炼综服、甘泉套管厂以及黄陵石化制造厂等下属企业在内,其虽然具有独立法人,但主要业务大多还是依靠延长石油,或者说与延长石油的业务有着间接的业务关系。因此,延长工贸作为受托管者,必然对被托管者具有生杀大权。

责任编辑: 欧阳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