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贸易出口统计大量重复计算 获益仅七成

2013-03-01 09:0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为什么中国人勤劳而不富有?从国际 贸易的角度看,这个问题就变成了:为什么中国贸易总量那么大,但从中挣得的利润却并不高?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本周三发布的一份报告,为回答后一个问题提供了一种视角。根据其新开发的全球价值链GVC数据库和相应的统计方法,中国从本国的出口总值中仅获得七成,这一获益水平在全球25个主要出口经济体中仅处中游,显著低于俄罗斯91%、印度90%、美国89%、巴西87%、澳大利亚87%、沙特阿拉伯86%和日本82%,但是高于德国63%。

  这一中等的获益水平反映了中国贸易出口加工占比高、在全球分工中的独特性低、附加值不高等特点。

  而《第一财经日报》采访的专家则指出,中国服务贸易发展程度低,在价值链视角对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一视同仁的情况下,中国的跛足贸易格局“现原形”也在情理之中。

  消除重复统计

  传统的海关进出口统计方法,隐藏着大量重复计算,导致全球贸易数据“虚高”。

  例如一部苹果手机在中国加工、组装,再到国外市场上出售,按照传统方法,它的187.51美元出厂价2010年全部计入中国出口总值。可实际上,这部手机卖得的187.51美元中,有20.75美元归中国台湾,16.08美元归德国,80.05美元归韩国,22.88美元归美国,47.75美元归日本等等,分别为这些国家和地区所提供产品和服务的价值。

  在中国把整机销售额计入出口总值的同时,其他有关国家同时也把它们贡献的产品和服务计入各自的出口数据,在跨国公司和全球化生产大行其道的背景下,这种分头统计造成全球贸易统计中大量的重复计算。

  为了消除重复计算,更真实地反映全球贸易格局,UNCTAD引入了GVC统计方法,并建立了相关数据库。而在稍早前1月16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与世界贸易组织WTO也推出了全球贸易测算新方法附加值测算法。两种测算方法可谓异曲同工,不谋而合。

  以GVC为例,它把一件货物各个环节的附加值分别计算,一件货物从原料、加工、制造、终端销售的整个过程,同时也是在原料供应国、加工国、制造国、销售国贸易的过程。在统计各国价值贡献的时候,某国在相应环节为某货物增加价值称为本国附加值,而各国出口货物中由上游其他国家提供的附加值则成为外国附加值。这样一来,每个国家地区出口货物中本国附加值和外国附加值的比例就反映了该国地区的贸易获益率。

  不论是GVC,还是附加值测算法,都会让我们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国际贸易格局,也会让我们明白,为什么中国的货物贸易总值已经全球第一,但中国还不是一个真正的贸易强国。

  破解中国获益不高之谜

  据UNCTAD分析,有三种因素决定一国地区的获益率,分别为经济总量依赖外国附加值的程度、价值链地位上游还是下游和经济结构及出口模式。

  经济大国如美国和日本,倾向于依赖本国供应链,因此其获益率较高。资源大国如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由于主要提供能源等初级产品,因此其出口几乎全是本国附加值。而以软件等高附加值产业为主的印度获益率也较高。

  UNCTAD特别分析了中国的情况,认为中国一方面是一个庞大的经济体,其国内供应链日益完善,但另一方面承担了大量加工贸易,同时是电子产品的重要出口者。由于加工贸易高度依赖进口,电子产业又是全球分工最细的产业,中国的本国附加值占比处于中游也就不足为奇了。

  根据海关总署上月公布的数据,2012年,我国加工贸易进出口13439.5亿美元,增长3%,占我国外贸总值的34.8%。其中出口8627.8亿美元,增长3.3%;进口4811.7亿美元,增长2.4%。加工贸易项下顺差3816.1亿美元,扩大4.5%。

  公平看待贸易失衡

  以这一视角,可以更加公平地看待贸易不平衡问题。

  商务部副部长蒋耀平曾在一次内部会议中,列举中国加工贸易第一大出口产品、逆差第一大类产品的笔记本电脑。他指出虽然全球95%的笔记本电脑在中国国内组装制造,但是从利润分布情况来看,中国的代工企业仅占5%~10%,而其他掌握核心元器件国家地区的利润率则在50%~80%。

  “从加工贸易的笔记本电脑一项,可以看到获利最大的是谁。加工贸易的顺差产生在中国,利益在全球分享。美国凭借技术、标准和软件的垄断,占据价值链的制高点,应该是在上、中、下游各个环节获得了利润。”蒋耀平说,“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将顺差转移到中国大陆以后,也获得了利益。而我们只是在组装、加工环节获得了利益,从这里可以看到,贸易顺差及总额没有简单反映每个国家和地区的实际利益格局。”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代表兼副部长高虎城也在今年9月举行的“全球价值链国际研讨会”论坛上评论说,现行的国际贸易统计方法无法准确反映生产全过程,在经济全球化的贸易环境下,原产地规则一定程度上误导了贸易平衡的人士,忽视了其他国家对产品的贡献,造成组装国贸易额的高估。

  更有趣的是,如果用价值链方式计算,按照为中国进出口产品提供零部件和服务的各个国家细分计算,可把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缩窄四分之一。

  政策思考

  新的视角可以为一些政策建议提供佐证。

  UNCTAD投资与企业司司长詹晓宁对本报表示,中国应该加快发展服务贸易。尽管服务贸易在全球出口总额中仅占20%左右,但服务部门贡献了全球出口增值部分的近一半46%,原因是大多数出口产品在生产过程中均大量使用各种服务。实际上,跨国公司的全球生产网络日益朝着提供更多的生产性服务产品方向发展。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总存量中60%以上都是服务业投资,而制造业和第一产业的外国直接投资仅分别占26%和7%。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情况均类似。

  对外经贸大学副校长赵忠秀也对本报称,虽然中美在货物贸易总额上,已经十分接近,但中国与美国在服务贸易领域的差距,仍然不是一个数量级。从公开数据来看,美国大致为14000亿美元,而中国官方统计,综合下来,则为4000亿~5000亿美元。且由于中国服务贸易数据统计方式较为落后,口径较多,仅从公开数据本身还不足以说明此种差距。(作者:郭丽琴)

责任编辑: 左路标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