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风水师的大陆生意

2013-02-17 09:09  来源:全球商业经典

  “香港风水第一人”、“玄学天后”、“易学大师”在主持人隆重到有些夸张的介绍下,麦玲玲跃上舞台。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这是2012年的最后一个周末,上午10点,在广州天河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宴会厅里,“麦玲玲风水堪舆讲座”正在举行。能容纳约800人的宴会厅已经坐得满满当当,迟来的人不得不在人群中穿梭着寻找稀少的空位。

  舞台上的麦师傅带着招牌笑容,穿着红上衣和黑短裙—多年来她一直在刻意保持这一标准形象。

  她一小时的讲座从面相解密开始,以蛇年运程结束,中间还穿插了多次的互动。只要你说出自己的出生年月和时间,她就能现场批命,告诉你五行中缺什么,在新的一年里需要注意什么。观众们的反应极其热烈。每当有机会让麦师傅赠言、看相,大家便会踊跃地举手,甚至直接奔向舞台。一度,热情的观众将她团团围住,以至于令人担心讲座将无法继续。

  玄学相术在中国大陆地区曾经是一种禁忌,如今又成了时髦话题。这些年每逢周五周六,麦玲玲就北上内地做风水讲座,连她自己也记不得做过多少场了。年关时分更是她一年中最忙的时候,不少企业请她来做新一年运势的讲演—这一场便是平安银行对高端客户的答谢会。

  麦玲玲在内地每场活动的价格最低是八万元,“越往北价格越高”。如果活动地点在长春或哈尔滨,那每场的费用则需十五万上下。而内地顶尖风水师一场活动的最高价也只有三五万。

  即便如此,麦的日程也已经排到了三个月后。

  超高的价格说明了麦玲玲在内地的人气。近年来,麦更是集中北上发展。目前,她的客户超过八成都来自内地。究竟每年她能从内地吸金多少是商业秘密,但在香港报刊对其“投资经”的报道中,我们还是能够“窥见一斑”—“2012年,她不仅以2000多万港币的价格进驻香港贝沙湾,还在深圳观湖园买下了一幢三层别墅(市值逾千万人民币)。”

  之前,麦玲玲根本没有想到内地的机会有这么好,现在她相当确信内地的发展前景。她喜欢把风水师比作私人医生,她说就像在越富裕的社会私人医生越受欢迎一样,未来当中国社会环境更好,人们对于风水师的需求还将更多。

  “人穷的时候要算命(想知道自己何时翻身),人富的时候更想保住(已有的财富)。”

  “大陆的老板最大方”

  我与麦玲玲的正式见面是在2013年1月3日。那是元旦假期的最后一天,她在苏州为一家房产公司的楼盘做讲座。

  握手,寒暄,麦师傅看起来要比舞台上更娇小些。她的手冰凉,但脸上依旧挂着温暖而又标准的笑容。

  讲座的内容与广州那场大致相同,只是侧重点有所改变—之前针对的是金融客户,这一次则是房产客户。她省略了与投资相关的面相和手相,着重介绍了选房的风水学,还技巧性地在PPT里插入了邀请方销售楼盘的户型。

  “一般对方请我过来,他们的生意就会多很多。”麦玲玲对我说,开场前我们有15分钟空闲时间聊聊她的工作。没料想这竟是两天的行程里我们唯一一次认真坐下进行采访的时刻。她太忙了,行程安排得相当密集。

  “我记得去深圳的阳光美容医院,只讲了5分钟,他们的生意就有了400多万。”麦玲玲用带着港味的普通话说,“我感觉内地的朋友接受起来很快。”她曾总结说,大陆人更喜欢从香港过去的风水师,因为香港风水师经过包装,显得更专业,更切合这个时代的特征。

  请麦玲玲做讲座的公司很多,保险公司、银行、黄金公司、房地产商、美容院等等。她大部分讲座针对的都是企业客户,也有些讲座是为公司内部进行培训。比如,她曾为光大银行的人力资源部进行培训,教人力资源官们如何通过面相了解员工性格。“眼睛大的人普遍有较好的沟通能力,而嘴唇薄的人则适合做财务工作。”

  或许是语言差异的问题,麦玲玲在苏州做的国语讲座并没有广州的那一场粤语讲座精彩,但气氛还是很热烈。座谈结束,听众们还是将她团团围住,签名、拍照,她将近半个小时后才得以脱身。

  离开时,麦与主办方发生了点小分歧。主办方希望她能再到售楼处和客户们做些互动,麦则希望尽快离开。“最麻烦的就是这些总说‘到时再说’,不事先讲好流程的‘明星’。”在组织活动公司的香港老板口中,麦玲玲不是个风水大师,而是个北上走穴的“香港明星”。的确,除了看风水之外,麦玲玲还活跃在香港的演艺界—演电影、做电视节目,甚至和RAP歌手一起唱歌。这些演艺活动不仅是麦的兴趣所在,也为她聚集了相当的人气。

  最终,麦玲玲还是同意到售楼处小站片刻。她后来向我抱怨说,内地的活动公司质素普遍不高,常常对接不好工作,效率低下。

  虽然不大欣赏内地的活动公司,但麦玲玲喜欢内地的老板们。她不止一次地说过:“大陆的老板最大方。”他们很少和她谈价钱,不会斤斤计较,而且总表现得热情、慷慨。

  事实上,麦玲玲进入内地市场也是缘于内地老板的“大方”。2002年的一天,麦玲玲接到一个内地老板的电话,希望她到温州看风水。当时麦根本不知道温州在哪里,一口拒绝。但对方很坚持:“温州就在上海附近,我看过你的书,觉得很好,你过来吧。”她咨询了下周围的人,听人说温州是出骗子最多的地方,更是不敢前往。但这个老板锲而不舍地打电话给她,于是她便开价30万,想用高价吓退对方。没想到对方竟一口答应。这么一来,她心里更怀疑了:“太远了,如果你有公司在香港,就让你的员工或者朋友过来找我,我们可以先谈一谈。”没想到,对方再次答应了。

  过了两天,一个在香港做保险的女孩找到了她,并递上了温州老板的名片。她才知道客户竟是温州地区一个大企业的老总。在朋友的陪同下,麦玲玲最终接下了生意,去了趟温州。

  这次经历让她发现了内地市场的潜力—整个中国都在高速拆迁、圈地、盖新楼。于是,她在内地请了助手,把自己的资料印成宣传册在房地产公司分发,宣传风水的作用。

  为了表达诚意,显示财力,大陆老板们往往会请麦玲玲去一些相当高档的场所。一开始这些经历会让她感到吃惊。两年前,她曾对一家媒体的记者说过这么一个故事:

  还是一个温州老板,看完风水后,要安排麦玲玲住酒店。但他认为温州没有好的酒店,就直接送她去上海住。晚上吃饭,他带着麦玲玲去了上海郊区一个地方,吃大闸蟹、吃血燕。那地方之宽敞让她感到十分惊讶—她想找服务员,过了好一会儿,才在很遥远的地方看到人。整层楼就只有几个人:官员、老板和她。她想,像这样的会所,隐秘而豪华,只有大领导才能来吧。

  麦玲玲如今对这些早已见怪不怪了:“在内地,请吃顿便饭就会上十几道菜。”第二天,麦对第一次跟她到内地工作的化妆师说。前一天,她们又被主人拉去吃了一顿豪华的“便餐”。

  有时热情的内地老板们也会向她提出更多额外的要求,比如请她“顺便”和某领导吃个饭,看看相,摆个阵。这种做法曾经让她很不适应。作为一个在香港长大,受西方教育的人来说,她所习惯的行事风格是—工作归工作,人情归人情。

  现在,麦玲玲已经习惯了这种中国式的交往方式。她说:“我反对的是‘理所当然’。但如果让我感到你是真心真意地待我,我也不会介意,就当是朋友帮忙好了。”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