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荒10亿拆借卷入地产 董事会形同虚设

2013-02-04 13:04  来源:南方都市报

  昔日广袤北大荒,今日中华大粮仓。

  依托着神奇黑土地得天独厚的资源,黑龙江北大荒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北大荒股份”)成为了一家拥有17家分公司、8家子公司的上市公司,亦是中国目前规模最大、现代化水平最高的农业类股份有限公司。

  然而就在投资业内期许其成长为千亿市值公司的同时,北大荒股份近来却爆出,在未经公司决策批准,也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情况下,公司违规拆借资金十亿元,截至2012年12月31日存在逾期3 .08亿元。最让外界担心的是,违规拆借资金的窟窿究竟有多大?逾期资金最终能否顺利收回?这些利空消息一旦诱发股价大跌,很可能会给公司带来诸多维权事件。

  迄今,违规拆借恶果初显。公司预计2012年实现净利润同比减少60%左右。

  此次事件,也成为了公司混乱管理的集中爆发点。对此,有券商和私募均对南都记者表示,只有公司高管进行大换血,才会考虑继续关注和投资。目前,已近瘫痪的董事会已迎来新的董事长和总经理,会否由此迎来转机值得观察。

  资金拆借房地产始于2008年

  昔日的北大荒,历经五十余年的开垦建设,如今已是良田无际,稻麦飘香,城镇相望的北大仓。

  而北大荒股份公司的主要耕地正是分布在这片烟波浩渺、鹤雁悠栖、广袤的三江平原上,公司主要生产水稻、大麦、小麦、玉米、小粒豆及红小豆、白芸豆等杂粮杂豆,以及白瓜籽,亚麻、水飞蓟等经济作物。

  2008年,在房地产行业爆发的财富光环下,众多公司挥师进军地产。而北大荒股份亦卷入这股洪流中,成立北大荒鑫都房地产公司,寄望开掘新的盈利增长点。

  面对一个资金密集型行业,上市公司开始为子公司进行“输血”,并逐渐演变为与无关联地产公司违规大规模资金拆借,大肆做起“以钱生钱”的生意。而这些行为不仅未经公司决策批准,甚至也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纸包不住火,在地产行业遭遇调控后,违规拆借巨额资金部分出现逾期,监管机构盯住了北大荒股份。

  2012年11月27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开谴责公告,称北大荒因进行金额巨大资金拆借,未及时进行披露,严重违反股票上市规则。上交所给予北大荒以及公司董事、总经理丁晓枫公开谴责。据公告,自2011年8月3日至2012年1月12日期间,累计对外拆借的资金97625万元中,公司董事、总经理丁晓枫分多笔审批拆借的资金金额达60235万元。

  2013年1月22日,北大荒发布公告称,除公司于2012年9月12日已披露的97625万元资金违规拆借事宜外,经公司核查,2011年12月至2012年8月期间,还存在向弘企房产拆借资金2600万元,上述拆借事项未经公司决策批准,也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根据上述数据,2011年8月-2012年8月期间,北大荒向外违规拆借资金累计10 .0225亿元。

  公司自查后的公告显示,截至2012年12月31日存在逾期3.08亿元。

  然而,在公司自查披露时间段之外,秦皇岛市弘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北大荒2010年年报中赫然位居北大荒其他应收款前五名公司名单第一名。其应收款金额为4000万,账龄为1年以内,应收款的性质为暂借款。

  由此可见,此类资金拆借并不止于公司所说的始于2011年8月3日。

  “交易所谴责是基于公司同类资金拆借累积12个月金额已经达到信披标准而未披露。”公司董秘史晓丹对南都记者透露,对房地产的资金拆借2008年就开始了,起初主要是对公司子公司,不过那时候资金量并不是很大。

  对于拆借的利率,史晓丹表示不同合同签订时候并不一样,有的是按照比例,有的是借整数还整数。

  对于公司的违规行为,公司独立董事朱小平此前曾透露,在获悉公司违反公司治理及内部控制规定擅自将大量资金拆借给房地产企业的情况以后,他曾在公司第17次董事会上非常激动地做了长篇发言,指出整件事情的严重性,有可能触犯相关法律,要求追究当事人的责任,追回有关资金。

  记者辗转联系到了独立董事朱小平,希望了解更多内情。不过其对南都记者称,现在是敏感时期,公司有信披管理制度,上交所也有相关规定,不能接受采访。

  公司董事会形同虚设

  出乎意料的是,在十亿元的巨额资金拆借中,多位董事表示并不知情。

  2012年11月6日,北大荒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2年11月6日收到上交所上证公函,就公司对外拆解资金相关事项进行问询,针对上交所问询,北大荒全体董事进行了回复。

  董事王贵在回复中称,“对公司发生的违规对外拆借资金一事,前期情况我并不知情”。董事于金友称,“对公司发生的违规对外拆借资金一事,作为公司外部董事,前期的情况我并不清楚。2012年10月27日后,通过公司公告方得知此事”。董事宋颀年称,“公司发生违规对外拆借资金事项,本人事前完全不知情,是在事后的2012年4月25日的公司五届董事会第十七次会议年报材料知道的”。独立董事于逸生也称,“公司对外拆借资金情况事先我们并不知情,2012年9月份得知相关情况”。

  加上朱小平和赵世君两位独立董事,已经有6位董事表示事先不知情,董事会形同虚设可见一斑。

  董秘史晓丹对南都记者明确表示,资金拆借都是由下面子公司做的,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上过董事会会议决策过,至于是否有主要领导口头同意就难说了。

  而此前独立董事朱小平曾透露,时任董事长和总经理均知晓此事,并称不是下面人擅自行为。

  而此前该公司董事和独立董事的声明显示,事情绝非上市公司这一层面这么简单,还涉及到公司的大股东北大荒集团。

责任编辑: 欧阳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