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普茨迈斯特闪婚之后:磨合期远未结束

2013-01-24 15:30  来源:中国企业家

  “你好吗?”在位于德国斯图加特郊外的普茨迈斯特工厂,一位当地年轻工人突然用标准而生硬的中文冲我们打招呼。就连陪同我们参观的德国工程师都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来的这句中文。

  三一重工对德国工程机械巨头普茨迈斯特(“大象”)的收购已完成近一年。不过,在这个有了东方新主人的工厂,我们并没有看见任何三一的标志。

  如今,普茨迈斯特CEO肖毅(Norbert Scheuch)每个月都会与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开会。但频繁的接触后,他时常困扰,就是梁稳根哪些话可以当真,哪些话是开玩笑。

  据说,一次梁稳根在酒桌上对肖毅说:“这件事,你说怎么定就怎么定。”实在的德国人回去风风火火地赶了份计划书,拿到了梁的面前,酒醒以后的梁自然不认账。肖毅满肚子的情绪,三一高管赶紧安抚,并解释说,中国人的习惯,有些是客气,是玩笑话。在非正式的场合随便说说,这种东西千万别当真。

  不过,三一对普茨迈斯特的重视却是千真万确。坊间流传,十几年前,梁稳根为了看一眼在工地上出现的“大象牌”混凝土泵车,足足在工地外面吹了一个多小时的冷风,最后,心满意足地拍到了它的照片。传闻或有夸张,但梁对“大象”的崇敬之情由来已久,却并非虚构,当机会降临,“闪婚”(收购前后历时不过20天)显得并不意外。

  收购甫一完成,三一就对外宣布,普茨迈斯特是三一重工全球(除中国之外)混凝土设备市场的总部。三一如此姿态,是想告诉世界,中国人来到欧洲不是入侵者。但双方的差异确实明显,整合的难度并不因为三一重工的低姿态而减少半分。“不同的文化历史决定了,我们不可能有相同的企业文化。”肖毅诚恳地告诉《中国企业家》。

  在工厂里,普茨迈斯特的标准工装是蓝色的背带裤,加上德国工人大多带有一点啤酒肚,形成一种特别的喜感,就像见到了放大版的超级马里奥。这些“超级马里奥”工人胸口跟腰上的大袋子里,满满地全是宝贝,掏出的是各种各样的工装工具。工具的多样性正是德国制造业的精髓之一。

  中国人发现,德国就连厨房的刀都是十几把,不同的刀切不同的材料,中国是一把菜刀全搞定,双方甚至在餐桌上也能发现彼此之间的“鸿沟”。

  然而,庆功的香槟酒还未饮尽,两家原本企业文化“根本不同”的公司,现在开始搭档周游世界,两者的舞步能否配合默契?

  融合与摩擦

  50岁出头的肖毅在普茨迈斯特工作了二十多年,这个标准的德国人身体微微有些发福,表情极为严肃,他的嘴角向下,嘴唇向上微微有些嘟着,似乎永远都在对事情说:No。

  相对于普茨迈斯特的光辉传统,肖毅是一个叛逆的拯救者。普茨迈斯特(putzmeister)成立于1958年,putz在德语里有石灰的意思,而meister则是冠军(champion)的意思。其生产的“大象”牌混凝土机械是工程机械领域最知名的品牌。

  但是,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让这家企业突然陷入了困境。2009年肖毅出任CEO,金融出身的肖毅指挥普茨迈斯特锐意改革,进行了大规模裁员。据三一重工高级副总裁袁金华说,这轮裁员仅赔偿就高达4000万欧元。同时,肖毅还将大量原本在德国生产的零部件,布局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土耳其、捷克等地。同时,肖毅告知美国的普茨迈斯特经营部,要想尽一切方法增加销售额,哪怕是卖竞争对手施维英的零部件。通过这样激进的整改,2011年,肖毅终于带领普茨迈斯特扭亏为盈。

  在过去,这些做法对以家族管理为主、员工凝聚力极强的普茨迈斯特来说是不可想象的,曾遭到了包括创始人卡尔·施莱西德(Karl Schlecht)等人的激烈反对。反对者的理由是“德国制造的尊严”,“他们很有尊严,不管赚不赚钱,都要坚持这么赚钱。”袁金华说。

  现在,叛逆还在继续,只是主角换成了肖毅找来的中国人。如何在尊严与盈利的选择中寻找平衡点?这一难题落到了三一头上。并购签约时,卡尔拿出的合同带着普茨迈斯特特有的传统。有四项主张被这个信奉新教的老人写在所有普茨迈斯特合同的首页,看上去更像是关于牧师在婚礼上的四个提醒。“这是正确的吗?”“我是诚实和公平的吗?”“这会带来友谊吗?”“会为所有的参与者带来福利吗?”面对年过八旬的卡尔,梁稳根几乎毫不犹豫地承诺说:是的,我们愿意遵循这些主张。

责任编辑: 欧阳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