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2亿潜伏云南白药,梦否?

2013-01-23 16:26  来源:大公财经
  文/欧阳卿

  云南白药曾被两个海外基金盯上,一个是耶鲁学院派基金,另一个是盖茨·梅琳达基金会。不同的是,前者去年耗资约2亿继续坚守,后者毅然选择了退出。在旁人来看,耶鲁欣赏的或是云南白药的传承及专业,后者质疑的是类强生式的“白药国”会不会失控。

  最近的动向,似乎是耶鲁想看到的。

  1月22日晚间,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云南白药”)公告称,拟向控股股东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白药集团)收购云南省药物研究所(下称“云南省药物所”)100%的股权,交易价格约为1亿元。

  表面上,此次收购实现了资源整合,弥补其在药物研发体系的短板。实际上,云南白药已置身多元化危机,若不设法提升工业产品的毛利率,云南白药董事长王明辉心中的类强生式“白药国”只是个梦。

  “云南白药的研发交由昆明制药,其研发能力一直没有较大起色,”一位医药基金经理曾透露,“除了国企体制的原因外,也与华立集团有着一部分关系。”

  成立以来,云南白药选择了一种轻资产的消费公司模式,固定资产投资较少,没有研发能力,甚至采用委托加工。除2011年公司因整体搬迁建设项目使得固定资产猛增至10.32亿元之外,2010年之前,其固定资产平均2.4至2.5亿元左右。同业的东阿阿胶,自2007年起固定资产以接近23%的增速扩张,2011年增至4.71亿元。

  轻资产的结果,增加了对存货周转速度的要求。2007年之前,云南白药的存货周转天数一直维持在100天左右,近几年,存货周转速度逐渐放缓,2011年,存货周转天数已达142.35天。

  周转越慢,其资金的回笼速度更缓。此时的云南白药拉长了生产链,延伸上下游,导致其应付账款占总资产比重较高。他不断占用上下游资源,2009、2010、2011年,应付账款分别为4.95亿、5.63亿、13.9亿,这个数字于2012年三季度增至22.35亿元,接近总资产的20%,其负债率也水涨船高,较之同行业更为激进。

  “一旦存货积压,遭遇销售风险,对公司现金流将会造成不小压力。”业内人士表示出了对云南白药的担心,“可能源于多元化快速扩张。”

  销售出身的王明辉,誓言要将云南白药做成“中国的强生”,以专业药品为“中央”,以材料药物及个人护理产品为“两翼”,煞有“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架势。但强生研发能力较强,处方药占据收入较大比重,而云南白药的研发依托昆明制药,处方只有一种,完全依仗OTC消费品驱动业绩增长。

  多元化之下的云南白药,长得越来越像一家日化和快消品企业——在创可贴行业与强生竞争,洗发水行业与宝洁竞争,多如牛毛的牙膏市场与佳洁士等品牌打擂台。旗下日化产品贡献的利润已占据了公司整体利润的相当份额。

  然而,身为医药工业的两翼产品,规模扩张的同时并不能为公司带来较高的毛利,云南白药不仅深陷毛利降低之困,更陷入专业化的“质量门”——就在不久前,四川省药械集中采购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取消了白药胶囊在川基本药物中标资格及集中上网采购资格。

  前脚,为规模扩张补了日化产品的东墙;后脚,紧接着补专业化的西墙。王明辉已意识到了多元化的漏洞,收购云南省药物所,亦是补缺之举。

关键字: 耶鲁 云南白药
责任编辑: 欧阳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