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家公司保壳16家恢复上市 退市制度形同虚设

2013-01-01 13:15  来源:网易财经

  网易财经1月1日讯轰轰烈烈的退市运动称埃落定,结果让很多充满希望的人心里一凉,顿感无奈。18家保壳公司,16家恢复上市,仅两家终止上市。管理层的确没有食言,2012年确实有公司退市,而且不止一家,是“两家”。退市整理板开板后,*ST创智和*ST炎黄两个难兄难弟,感受到的肯定不是退市制度的威严,而是愤懑和不平:为什么受伤的是我?为什么中枪的是我?

  交易所表态:16家公司恢复上市

  上交所:*ST北生*ST宏盛获准有条件恢复上市

  上海证券交易所今日作出相关决定,根据该所上市委员会会议的审核意见,同意暂停上市的*ST北生、*ST宏盛有条件恢复上市。此前,上交所上市委员会审核工作会议,对*ST北生和*ST宏盛申请恢复上市事宜进行了审核,7名委员一致同意两家公司恢复上市。

  深交所:十四家股票恢复上市 两家终止上市

  山东高速路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四川方向光电股票股份有限公司、舜元地产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远东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大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武汉锅炉股份有限公司、中钨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恢复上市。

  山西关铝股份有限公司、朝华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银铜城商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都聚友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于重大资产重组实施完成后恢复上市;金城造纸股份有限公司于朱祖国先生有关兴国恒鑫矿业储量相关补偿承诺履行完毕后恢复上市;岳阳恒立冷气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于股权分置改革实施完成后恢复上市。

  江苏炎黄在线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创智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终止上市。

  专家点评:ST公司批量复活 退市制度形同虚设

  在*ST炎黄等两家公司被终止上市的消息让投资者短暂兴奋了一下后,*ST关铝等公司的恢复上市就给投资者兜头泼了一盆冷水。而且,伴随这些公司恢复上市而来的是ST股的集体狂舞。监管部门一直对投资者进行“勿炒垃圾股”的风险教育,但在市场“炒差”的背后,难道说没有监管部门“引导”的功劳?

  在笔者看来,退市制度的形同虚设不仅表现在其本身存在漏洞与缺陷上,同样表现在监管部门在某些方面的“作为”上。其实,在上市公司退市问题上,退市新规实施后首吃螃蟹的应该是闽灿坤B。闽灿坤B因为股票收盘价格连续十余个交易日低于每股面值1元人民币,已经踩到了退市红线,而且公司召开的股东大会以及临时董事会都没有为保牌采取任何措施,当市场都认为“退市第一股”非闽灿坤B莫属时,结果“意外”却发生了。地方部门的支持与监管层的“力挺”,使闽灿坤B最终以缩股的方式渡过了难关,摆脱了退市的风险。

  为防范类似闽灿坤B退市闹剧再现,沪深交易所当时纷纷表态:鼓励上市公司通过大股东增持、公司回购、缩股减资等方式保留上市地位;对于主动退市的公司,交易所将优先安排其重新上市等。交易所这样的表态显然值得商榷,一家上市公司是该退市还是恢复上市,制度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如果触及退市标准,就应该按规则严格执行,否则制定规则就没有任何意义。

  为了避免出现大规模的退市,监管部门此次又祭出“新老划断”的法宝,使得众多暂停上市公司又重获新生。深交所称,13家申请恢复上市的公司都是今年1月1日以前暂停上市的,上市委员会审议的依据仍是深交所2008年修订的《股票上市规则》。也就是说,新的退市制度对这些公司并没有约束力。问题在于,在退市新规实施后,如果在市场又产生众多公司退市的现象、而且退市制度再次被完善的情形下,监管部门会否同样为了使更多公司免遭退市厄运,而摒弃“新老划断”的做法,采用完善后的新规呢?

  从闽灿坤B的退市闹剧到沪深交易所的表态,再到此次*ST关铝等公司的复活,都足以说明:退市制度如何执行,归根结底尺度还是掌握在监管部门手中。实际上,这正是以往退市制度形同虚设的根源,亦体现出退市制度的无奈。

  皮海洲:退市也拼爹?

  在12月24日深交所上市委员会对4家暂停上市公司提出的恢复上市申请审议中,*ST创智、*ST炎黄的申请未获通过,成为退市新政出台后首批退市的两家公司。对此,市场基本持肯定态度,因为优胜劣汰正是投资者所希望看到的。

  就在投资者对退市制度充满期待的时候,退市制度又上演了“皮鞭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的一幕。在深交所随后召开的第七届上市委员会会议上,9家暂停上市公司提出的恢复上市申请全部获得通过。此举在市场上引发非议,而深交所回应称:对*ST中钨等13家公司的恢复上市审核未采用退市新规。

  不论采用原有的退市制度还是退市新规,审核所执行的标准总应该是一致的,而深交所的审核却让人感到标准并不一致,最明显的例子就是*ST创智与*ST中钨。这两家公司为摆脱困境而采取的重组方案均遭到否决,但面对同样的困境,*ST创智被深交所认定为“公司无业务收入,无持续经营能力”而予以退市,但*ST中钨因为有实际控制人五矿集团的承诺函而被深交所“放生”。

  五矿集团承诺在未来3年内通过并购重组等方式使*ST中钨形成完整的钨产业链,而类似的承诺在*ST创智的重组方案里同样存在。根据*ST创智的重组方案,2013年至2015年,公司每股收益将分别达到0.73元、0.99元和1.33元,如未达到,差额部分将由四川大地集团以股权方式补偿。

  从*ST创智与*ST中钨的不同命运中,市场隐约看到了“拼爹”的身影。*ST创智这家民企的大股东、包括后来进驻公司拟进行重组的大股东都名不见经传,甚至得不到投资者的认同。而有“湖南有色”做靠山、有央企背景的*ST中钨则不同,哪怕只是实际控制人的一个承诺,该公司就有了救命稻草。此外,从媒体的报道来看,退市制度有让“老实人吃亏”的嫌疑。在*ST中钨的保壳战中,上至实际控制人,下到普通股民,轮番到交易所和监管部门“做工作”。但*ST创智除了中小投资者展开过并不成功的自救之外,却没有这种“做工作”的事情见诸报端。

  曹中铭:制度的无奈

  在*ST炎黄等两家公司被终止上市的消息让投资者短暂兴奋了一下后,*ST关铝等公司的恢复上市就给投资者兜头泼了一盆冷水。而且,伴随这些公司恢复上市而来的是ST股的集体狂舞。监管部门一直对投资者进行“勿炒垃圾股”的风险教育,但在市场“炒差”的背后,难道说没有监管部门“引导”的功劳?

  在笔者看来,退市制度的形同虚设不仅表现在其本身存在漏洞与缺陷上,同样表现在监管部门在某些方面的“作为”上。其实,在上市公司退市问题上,退市新规实施后首吃螃蟹的应该是闽灿坤B。闽灿坤B因为股票收盘价格连续十余个交易日低于每股面值1元人民币,已经踩到了退市红线,而且公司召开的股东大会以及临时董事会都没有为保牌采取任何措施,当市场都认为“退市第一股”非闽灿坤B莫属时,结果“意外”却发生了。地方部门的支持与监管层的“力挺”,使闽灿坤B最终以缩股的方式渡过了难关,摆脱了退市的风险。

  为防范类似闽灿坤B退市闹剧再现,沪深交易所当时纷纷表态:鼓励上市公司通过大股东增持、公司回购、缩股减资等方式保留上市地位;对于主动退市的公司,交易所将优先安排其重新上市等。交易所这样的表态显然值得商榷,一家上市公司是该退市还是恢复上市,制度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如果触及退市标准,就应该按规则严格执行,否则制定规则就没有任何意义。

  为了避免出现大规模的退市,监管部门此次又祭出“新老划断”的法宝,使得众多暂停上市公司又重获新生。深交所称,13家申请恢复上市的公司都是今年1月1日以前暂停上市的,上市委员会审议的依据仍是深交所2008年修订的《股票上市规则》。也就是说,新的退市制度对这些公司并没有约束力。问题在于,在退市新规实施后,如果在市场又产生众多公司退市的现象、而且退市制度再次被完善的情形下,监管部门会否同样为了使更多公司免遭退市厄运,而摒弃“新老划断”的做法,采用完善后的新规呢?

  从闽灿坤B的退市闹剧到沪深交易所的表态,再到此次*ST关铝等公司的复活,都足以说明:退市制度如何执行,归根结底尺度还是掌握在监管部门手中。实际上,这正是以往退市制度形同虚设的根源,亦体现出退市制度的无奈。

关键字: 退市 公司
责任编辑: 哈妮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