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耀华:商品价格欲升且寻动力

  大公财经2月28日讯 美汇指数在最近数周乍跌还升,令商品价格亦显著回落,商品价格指数未能一鼓作气冲破去年六月的近年高位后,看来将难以重拾动力再向上攀升,尤其是美元正蓄势待发,等候白宫主人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公布和美国联储局议息结果后便会再展升浪,而商品的需求亦将因为未来全球政局动荡和贸易战危机等因素而减少。

  彭博社统计的商品价格指数,在去年十二月跌至低位后,年初随着美元升势放慢而渐渐回升,曾经回升至89点的接近去年七月以来高位,可惜最近数周美元回稳,市场憧憬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将利好美国经济,加上联储局官员不断放风表示三月份会加息,商品价格自从二月初至今,便又再度出现调整。

  其实商品价格经过1998年至2008年的大牛市后,虽然曾经在2011年再度尝试破位,但经过多番努力后,始终无力再上,更开始走下坡,更在2016年1月打回原形,跌至1998年以来最低位。即使今年初以来略为反弹,但指数与2015年高位比较,仍然相差很远,遑论挑战历史新高了。

  商品价格的表现主要受两个因素影响,首先是美汇指数的表现,美汇指数在自从2011年跌至近年低位后,便一直大幅反弹,在近月更因为特朗普效应而升至十二年高位。年初虽然略为回软,但近日升势再度展开。第二个因素则是全球经济增长。商品的需求与经济增长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在2009年全球经济跌至谷底时,商品价格在一年间曾大幅回落了超过五成七,其后随着全球经济从金融海啸的谷底反弹,商品价格才再度回升。

  不过,经济增长预期在2011年反弹至接近海啸前高位后又再度回落,这便解释到为何商品价格在近年一直不停下跌。

  面对联储局今年最少加息三次,特朗普的政策亦有望令美经济转强,美元后市将可看高一线,这对商品价格肯定不利。

  另一方面,特朗普扬言政策的大前提是以美国利益为先决条件,所以令人忧虑由美国带起的贸易保护主义将再度抬头,令依靠贸易作为经济支柱的新兴市场受到极大的影响。

  要知道,目前全球对商品需求最殷切的是新兴国家,尤其是中国、印度、俄罗斯等金砖五国,这些国家经济一旦转差,商品的需求亦肯定会很受影响,价格亦会再度向下。

  此外,今年四月开始,法国、荷兰和德国将相继举行大选,面对极右主义政党日渐受到选民支持,他们一旦执政便将会着手推动脱欧程序,最终将决定到欧元区未来的命运。在这种地缘政治风险急升的环境下,全球经济前景亦不免会受威胁,同时也令商品的需求将再度受挫,价格再度寻底。

责任编辑:大公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