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食品频道 > 最新报道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蜂农们的“真假经”:非成熟蜜居多 造假主要喂白糖

在消费者纠结于国内的蜂蜜真假时,另一个问题也不容忽视:非成熟蜜。不成熟蜜的存在源于国内对蜂蜜没有分级。

  21世纪经济报道 处于太行山区的阜平县是国内主要的洋槐树花蜜产区之一,5月上旬,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阜平县实地采访。此刻,来自湖北、浙江、江西、河南等地以及河北本地的蜂农都在忙碌着采收、出售蜂蜜。

  对于假蜂蜜的存在,蜂农以及收购商并不讳言。

  赵县康乐蜂业专业合作社的任丽明表示:自己合作社产的蜂蜜绝对是真蜜,但是在市场好多假蜂蜜,里面没有一滴蜂蜜也能称为蜂蜜在市场销售,为此,任丽明曾向赵县质监局举报假蜂蜜,但是质监局回复称,产品有QS认证,不是假的。

  为了避免收购假蜜,当地收购蜂蜜的合作社以及收购商除了从颜色、口感味觉等判断蜂蜜真假,也会用“一滴灵”药剂检测,如果蜂蜜滴几滴发现变黑,就是说明喂糖。

  多个蜂农以及蜂农合社表示,跟着花期走放蜜蜂的蜂农蜂蜜一般都是真蜜,而养蜂数量少、留在家乡地的蜂农在花期结束后,会喂白糖产蜜。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目前蜂农所产蜂蜜成熟蜜较少,大多是非成熟蜜,为防止蜂蜜发酵,仍需再次加工提取水分。

  “真蜂蜜都出口了”

  5月7日,阜平县通往太行山深处的207国道两边的山上,洋槐树花开得茂盛,每隔500米左右,都会坐落一家蜂农的蜂场,沿着公路旁边的山坡和河边绵延好几公里。

  在湖北蜂农王国雄家蜂场采访,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正好碰到浙江、江西、河南等地的蜂农,以及阜平当地蜂农合作社蜂蜜收购商和浙江蜂农合作社收购商。

  当地收购商于建明表示:蜂蜜造假源头不在蜂农,主要是下游公司造假,真蜂蜜都出口了,国内市场假蜜比较多。

  事实上,在黄永波、王国雄等蜂农家的帐篷里,除了几个蜂蜜桶,太阳能充电器,记者没有看到可以用来造假的白糖。

  王国雄的妻子表示:我们5月初是湖北直接到阜平县的,今年油菜花蜜只有3-4元一斤,很便宜,到这的路费就花了1万多,哪还会考虑去买白糖喂蜜蜂。为了证明自己家的蜂蜜是纯天然,她打开蜂蜜桶,舀起一勺蜂蜜往下滴,向记者介绍这个蜜清凉发白,槐树花蜜只有这样才能算好蜜。

  江西蜂农姜文科养有160箱蜜蜂,他表示:一般像我们这样的蜂农,有时都在深山中放蜂,远离城市,蜂蜜造假也都没地方去买原料。购买白糖也是需要成本的,现在正是花期,根本不需要白糖。

  于建明收购的蜂蜜主要是出售给山东华康蜂业有限公司供出口,华康是一家主要的蜂蜜出口商。

  为了防止造假,蜂蜜收购商在收购蜂农的蜂蜜时,每家的蜂蜜桶都写上蜂农名字,以备追踪溯源。

  蜂农造假主要是喂白糖

  蜂蜜收购商以及蜂农合作社对于假蜜都比较警惕,但也不时查出含有白糖的假蜂蜜。

  阜平县派山蜂业有限公司负责人李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收购蜂蜜一般是从源头上把关,今年外地蜂农的蜜没怎么收,他们不能保证质量,我们合作社的蜂农一般产1000斤蜜,外地的蜂农就可能产3000-4000斤。

  李校表示,去年收了一部分公司合作社以外蜂农的蜂蜜,结果检验别的指标都合格,只是甜菜植物糖超标。

  正在收购蜂蜜的阜平县东海养蜂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郑东海则指出:造假一般是南方的蜂农,特别是河南一些更容易造假,这两年收蜜,碰到好几个河南的蜂蜜里面有白糖。5月7日,郑东海与于建明以及另外一个当地的收购商收购了浙江、湖北、江西与河南多家蜂农的蜂蜜。

  “也有这种情况,蜂蜜中含糖,我们不收购,要求蜂农拿含糖蜜喂蜜蜂,蜜蜂再采花蜜,数次后蜂蜜就达标了。”郑东海表示,这样做需要耗费时间,采蜜少,犯错的蜂农就不敢造假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含糖的蜜一般出现在外地蜂农刚到阜平县的时候,因为一路上运输需要喂白糖,到了目的地槐树花或者荆条花才刚开始进入花期,花蜜不够,也需要喂糖。因此,花期第一波的蜜就会含糖。

  于建明表示,收购蜂蜜的过程中都会遇到个别蜂农掺假使假现象,大部分是喂白糖,一般来说,适当喂点白糖,含糖量高一点也没事。

  据他透露,今年收购蜂蜜遇到喂白糖的,主要是江西、浙江一带的蜂农,但没有喂果葡萄糖浆的。“整体看本地蜂农所产的蜂蜜好一些,外地蜂农流动性大,不太容易监督,质量差一些。”

  不过,相对于合作社蜂农喂糖这类小的作假,河北丰宁县飞翔养蜂合作社负责人李建国曾遇到更大的尴尬。

  正在北京顺义放蜂的李建国表示,收购他们合作社蜂蜜的怀柔收购商今年告诉他,去年收购20多家蜂农的一车蜂蜜里检出有果葡萄糖浆,厂家检出后又退给了怀柔收购商。

  “到现在不知道是谁造的假,因为当时也有自己家的一桶蜜。”不过他表示,一般蜂农都买不到果葡萄糖浆。

  李建国还披露,2012年在北京海淀区放蜜蜂的时候遇到河南一个糖浆贩子开着车兜售果葡萄糖浆,“我不敢买,因为用果葡萄糖浆喂蜜蜂会很难消化,到秋天时蜜蜂会死掉。另外往蜂蜜里加果葡萄糖浆蜂农也没有这个技术,检测时很容易查出来。”

  不过,他们合作社一般不和丰宁县外其他的蜂农走得太近,因为那些人太灵活,容易造假。

  李校表示,现在造假出现一个新情况,就是添加甜菜糖(甜蜜素),一般这个检测不出来,甜蜜素有水果糖的味道。

  李建国强调,现在养60-70箱蜜蜂都亏损,养100多箱以后才能赚一点钱,还不如打工。随着春天结束,南方花期也结束,缺少花蜜的蜂农只能喂白糖。

  于建明表示,现在市场假蜜是形势所逼,蜂农开支大,亏损了,就会去掺假。

  而收蜜时收购商都会用到“一滴灵”这种蜂蜜真假测定液,将蜂蜜样品滴入几滴一滴灵,如果变黑色就说明掺有糖和糖浆。

  非成熟蜜称霸市场

  在消费者纠结于国内的蜂蜜真假时,另一个问题也不容忽视:非成熟蜜。不成熟蜜的存在源于国内对蜂蜜没有分级。

  成熟蜜是指蜜蜂采花蜜后,将其唾腺分泌物装到巢房中,经过酿造、脱水,使含水量降至20%以下,并使双糖充分转化为单糖、葡萄糖和果糖总的含量达70%以上。自然成熟的蜂蜜,通常须要7天时间;而未成熟蜜是采回不久的花蜜未经充分酿造,许多营养物质不全面,不充足,不稳定,也称“水蜂蜜”。

  一般对于成熟蜜波美度国内没有明确的规定,国内将40度以上、水分低于18%的蜂蜜都称为成熟蜜。而不成熟蜜含水量在22%以上,容易发酵变质,不宜久贮。

  郑东海表示,合作社现在要求做有机蜜,合作社有2/3的蜂农都特别愿意,但有一部分人心眼巧,在质量上差点,不够成熟度。41度是有机蜜的要求,但是他们会做到40度半。

  对于成熟蜜,国家没有严格的标准,北京一家蜂蜜企业负责人表示,现在没有企业敢说自己生产的都是成熟蜜。

  该负责人表示,油菜花蜜就很难生产成熟蜜,因为油菜花蜜水分大。现在加工蜂蜜采取低温负压加工提取水分,蜂蜜营养值不变,酶值指标不变。

  中国蜂产品协会一副理事长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国内生产的主要是非成熟蜜,需要加工提取水分后才能生产成商品蜜。

  赵县康乐蜂业专业合作社销售经理任丽明也表示,中国的蜂蜜标准与国外不同,欧盟蜂蜜要求成熟蜜波美度42度,国内市场销售的蜂蜜大部分波美度低于40度,需要加工去水分。

  李建国则告诉记者,成熟蜜需要一周取一次。就拿荆条蜜来说,成熟蜜只能取两次,有的蜂农不成熟蜜能取3-4次。次数多,就意味着卖的钱多。

  李建国表示,蜂农生产非成熟蜜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收购商收购成熟蜜与不成熟蜜一个价,“我们卖的蜜收购商是按照39度来算价格的,波美度再高也不会给高价”。曾经行业有提议给成熟蜜补贴,结果不了了之。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北京各大超市,标称成熟蜜的品牌少之又少。

  • 责任编辑:公正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