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食品频道 > 行业 > 动态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分手”5年多后 达能与蒙牛“破镜重圆”

●2006年增持光明乳业股份至0.01%;成为汇源果汁第二大股东,持股22.18%;与蒙牛组建合资公司,持股49%。据了解,在2006年与蒙牛合资酸奶业务之前,达能早在1992年就与光明乳业在酸奶业务上有合作,后来光明股份改制,达能成功实现参股。

  昨天一早,蒙牛乳业连发两条公告:公司大股东中粮集团与达能签署协议,双方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中粮向合资公司转让约8.3%的蒙牛股份;蒙牛与达能签署框架协议,双方将组建合资公司专项从事酸奶生产及销售业务。

  其实,达能与蒙牛的酸奶业务合作早在2006年就曾结缘,但仅仅一年后双方即宣布分手。如今再续前缘,财大气粗的达能为此付出了26亿元“聘礼”。

  □事件

  中粮引达能入股蒙牛

  根据蒙牛的公告,蒙牛大股东中粮集团将与达能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互达公司,中粮持股51%,达能持股49%。中粮将向互达公司转让约8.3%的蒙牛股份,转股交易完成后,中粮继续拥有蒙牛27.83%股份,仍为蒙牛的单一最大股东。达能通过互达公司在蒙牛的首期持股约为4%,成为蒙牛的战略股东,并计划将来根据市场情况增持蒙牛的股份。

  据了解,去年6月,欧洲乳业巨头ArlaFoods(爱氏晨曦)曾以22亿港元入股蒙牛,持股约5.9%,成为继中粮之后的第二大战略股东。时隔不到一年,中粮再次拿出其持有的部分蒙牛股权与达能成立合资公司。

  蒙牛达能酸奶业务合并

  根据蒙牛与达能昨天签署的框架协议,达能中国的酸奶业务将与蒙牛的酸奶业务合并,双方将组建新的合资公司专项从事酸奶生产及销售,达能在该合资公司中出资规模达到12.5亿元。合资公司暂时还未命名,蒙牛将持有其80%的股份,达能持股20%。蒙牛方面表示,双方将以运营的专业性和积极性为宗旨组建管理团队,此次合并不会裁员,也不会关闭工厂。

  中粮方面昨天透露,在上述两项合作中,达能总的投资额约26亿元。以此推算,达能购买蒙牛4%股权耗资约13.5亿元。中粮方面称,以上交易尚须获得相关政府部门的批准。

  昨天,在港上市的蒙牛股票大涨10.4%,收报27.05港元。

  □背景

  多年前曾有短暂合作

  早在2006年,蒙牛就曾与达能在酸奶业务上有过一段合作。

  2006年12月,蒙牛与达能在京联合宣布组建合资公司,致力于酸奶等产品的生产、研发与销售。蒙牛拥有合资公司51%的股份,达能持股49%。

  然而2007年12月19日,双方突然宣布:由于外部合作条件尚不成熟,以及有关出资的先决条件未能在双方约定的时间前完成,双方同意于2007年12月18日起自动终止合作。

  “那时是由于外部条件尚不成熟,双方才终止系列合资协议的。”蒙牛方面昨天就此解释称:“在终止合作后的这段时间里,双方仍然一直保持接触和沟通,以寻求更好的合作机会,现在正是建立新的深度合作的最佳时机,我们对此次合作充满信心”。

  达能在华投资大事记

  ●1987年成立广州达能酸奶公司。

  ●1994年与光明先后合资建立上海酸奶及保鲜乳项目,占45.2%股份。

  ●1996年收购武汉东西湖啤酒54.2%股权;收购深圳益力食品公司54.2%股份;与娃哈哈建立合资公司,持有51%股份。

  ●2000年收购乐百氏92%股份。

  ●2001年参股光明乳业,比例为5%。

  ●2004年收购正广和饮用水有限公司50%股份。

  ●2006年增持光明乳业股份至0.01%;成为汇源果汁第二大股东,持股22.18%;与蒙牛组建合资公司,持股49%。

  ●2007年增持汇源果汁股份至24.32%;欲并购娃哈哈集团非合资公司51%股权,遭到反对;终止与光明乳业的合作,收回“碧悠”品牌;终止与蒙牛的合资。

  ●2009年与娃哈哈达成和解方案,双方终止合作关系。

  ●2013年与中粮、蒙牛分别成立合资公司。

  □分析 当年合作意在打压光明

  “其实6年前蒙牛与达能的合作并未获批,只能算是‘非法同居’。”乳业专家王丁棉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蒙牛当年“忽悠”了达能,而达能是哑巴吃黄连。

  据了解,在2006年与蒙牛合资酸奶业务之前,达能早在1992年就与光明乳业在酸奶业务上有合作,后来光明股份改制,达能成功实现参股。2005年,达能将旗下著名的酸奶品牌“碧悠”托付给光明打理,2006年销售收入就达到2亿元,同比增长约700%。

  光明良好的销售业绩令达能野心膨胀,试图控股光明,却遭到光明的强烈抵制。于是,“恼羞成怒”的达能在与光明还未解除合作关系时,就于2006年12月单方面宣布与蒙牛合资,开展酸奶的生产销售合作。至此,达能与光明的裂痕公开化。2007年4月,光明宣布与达能分手,达能为此支付了4.1亿元的“分手费”。

  “达能之所以愿意支付高额‘分手费’,就是因为当时达能认为蒙牛的常温奶势头发展很好。”王丁棉表示,对于蒙牛来说,与达能合作一方面可以孤立竞争对手光明,另一方面确实可以学到达能的管理经验,何乐而不为?“但那时牛根生掌控蒙牛,即便达能是大股东,牛根生又怎么可能真心让外资干涉自己呢?这或许是双方合资项目最终未能获批的重要原因,不过这个解释权只能归牛根生了。但是,蒙牛当年确实‘忽悠’了达能,而留给达能的只有后悔——后悔撤出光明。”王丁棉称。

  如今再度联姻各取所需

  据了解,在与光明、蒙牛分手后,达能决定在中国独自拓展市场。2008年,达能收购了河北妙士,并花巨资改造北京工厂;2009年,达能又在上海建立了酸奶加工厂。

  “北京工厂加工的酸奶,要通过冷链长途运输到广东等地。无论从时间成本还是运费角度看,都受到极大的限制。”王丁棉告诉记者,与达能分手后,光明自主研发出“畅优”等众多酸奶品牌,在广东市场,广东光明与达能展开了长时间、大幅度的市场竞争,双方甚至到了只要市场不要利润的地步,最终两败俱伤。直到2012年,达能实在是力不从心,减少了促销力度,广东光明也于去年才扭亏为盈。

  “对于中国这样巨大的市场,达能单干不仅成本高,又遭遇中国地方品牌的强力反击,而且市场营销和拓展明显水土不服,所以只能再回头,寻求与本土企业的合作,不只是产品合作,更重要的是资本投资。”王丁棉称:“蒙牛近年来负面新闻缠身,对乳制品业务陌生的中粮系要想为蒙牛重塑形象,确实也需要利用全球外部资源。与达能牵手,相信能给蒙牛的酸奶业务带来完善和提升”。(胡笑红)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