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食品频道 > 行业 > 动态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专家评镉超标大米:我国只求产量未重视磷肥污染

“我们追求的只是产量,磷肥污染基本还没引起政府的重视。”针对近日湖南部分品牌大米镉超标一事,湖南省地质研究所专家童潜明昨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说。如今已退休的童潜明,曾参与对洞庭湖区生态地球化学调查项目的工作,对该地区的土壤镉污染问题有着深入的研究。

  “我们追求的只是产量,磷肥污染基本还没引起政府的重视。”针对近日湖南部分品牌大米镉超标一事,湖南省地质研究所专家童潜明昨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说。

  如今已退休的童潜明,曾参与对洞庭湖区生态地球化学调查项目的工作,对该地区的土壤镉污染问题有着深入的研究。

  而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主任、卫生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郝凤桐在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时指出,如果镉在人体内累积达到较高水平,就有可能发生病理性骨折、骨质软化甚至佝偻等病症。

  国家标准严于国际标准

  第一财经日报:有相关研究指出,在镉超标方面,洞庭湖区晚稻米的超标达到了41.67%,而蔬菜近乎全都超标。对此你怎么看?

  童潜明:根据相关调查数据确实是这样的。蔬菜应该说大多超标。

  日报:你曾说,洞庭湖区绝大部分农田土壤镉含量属国家一、二级土壤标准,是完全可以种植包括水稻在内的农作物的。为什么这么说?

  童潜明:从洞庭湖土壤来看,基本上没有超过国家三级标准,但是表面土壤(0~15厘米)的土壤镉含量比15厘米以下的土壤含量高出了2.57倍。另外,有个别地区土壤已经不符合国家标准了。

  国家土壤环境质量标准有三级,一级标准是为保护区域自然生态、维持自然背景的土壤质量的限制值,镉含量≤0.20毫克/公斤。二级标准是为保障农业生产,维护人体健康的土壤限制值,镉含量≤0.30毫克/公斤或0.60毫克/公斤。三级标准是为保障农林生产和植物正常生长的土壤临界值,镉含量≤1.0毫克/公斤。

  日报:你认为国家这个标准有问题?

  童潜明:我讲的是大米的标准,不是土壤的标准。我们国家现在定的标准不合理,比国外的标准要高,外国大米的标准是0.4毫克/公斤,而国内的标准是0.2毫克/公斤,现在所谓洞庭湖大米镉含量都是每公斤零点二几毫克,都没有超过0.4毫克/公斤,没有超过国外的标准。

  另外,中国土壤环境质量标准的土壤镉含量范围是0.3~0.5毫克/公斤,而世界各国土壤镉含量范围为1~5毫克/公斤,前者标准低了1个数量级。土壤标准有分级,水源地保护区必须是一级标准,种粮食、水稻的要求就没那么高,有二级、三级标准。

  日报:你是说我们比国际标准更严格?为什么?

  童潜明: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大米镉标准、土壤标准都比国际上严格。我认为这不合理。主要有两点,一是虽然我们主要吃大米,但日本和台湾也是主要吃大米。二是蔬菜,我们的标准是0.05毫克/公斤,外国的标准是0.2毫克/公斤。

  现在的报道都说我们的大米超标了,但是没人关心到底吃了这些大米对人的健康有何影响。湖南41.7%的大米镉超标,那么是不是有41.7%的人生病了呢?湖南有的地方出现镉中毒,但那起码是0.8毫克/公斤以上。现在镉大米事件对湖南的影响已经很大,很多农民都不种水稻了,70%的米商都关门了。

  磷肥污染应得到重视

  日报:湖南省国土资源规划院基础科研部的一位专家曾说,他们调查了7万人25年的健康记录后发现,从1965年到2005年,骨癌、骨痛病人数都呈上升趋势。这和湖南的镉污染有关系吗?为什么出现那么多的镉污染?

  童潜明:他讲的是清水塘那些污染的地方,不是说整个湖南,那属于点源污染。湖南有四五个地确实有点源污染,但是范围很小,最多几十亩,对这种地方已经做了很多研究工作。整个湖南的情况是,土壤的镉在增加,但还没有达到污染的程度。这种增加主要是磷肥的镉积累,现在点源污染已经引起重视了,但面源污染却没有引起重视。现在我们施磷肥已经施了三十多年了,如果不采取措施,将来种的水稻会对人的健康产生危害。

  日报:目前,湖南在土壤镉污染方面采取了那些控制措施?

  童潜明:国外早已经有人讲了使用磷肥对土壤的影响,但这在我们国家没有引起重视。我们国家对磷肥里镉的含量有一个标准,但没有严格执行。现在,就我所知国家在面源污染这块没有采取有效的控制措施。国外的措施是降低磷肥里的镉含量,尽量少施磷肥,甚至去掉磷肥中的镉,但这样成本就会升高。而我们追求的只是产量,所以说磷肥污染基本还没引起政府的重视。

  点源污染在湖南已经引起重视了,比如湘江污染拨钱治理,湖南安化有一个矿区,污染之后已经种不了水稻了,而改种桑树养蚕,这种局部污染几十亩几百亩可以解决。但磷肥不是几十亩几百亩的问题,减轻防止土壤的镉污染,是一个战略问题,从磷肥上着手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累积可致骨质软化

  日报:土壤中镉超标可能对农作物和人体会带来怎样的危害?

  郝凤桐:工业废水废气排放之后,在局部污染地区可能会出现水源、土壤的污染。不同的农作物能够将镉吸收到植物体内,根据相关报道,稻米的吸收能力比较强。稻米的植株、果实都会有一定的污染。土壤污染或者工业废水排放、用含镉的水灌溉农田,可能会使大米中镉的含量升高。

  就危害人体来说,首先,我们的工作当中还没有遇到因为吃大米而慢性镉中毒的病例。

  其次,国家有相关的大米卫生标准,作为临床医生,我认为如果大米当中镉超过标准就可能会给食用者带来风险,但是医学上风险和镉中毒并不能画上等号。比如广东又发现大于0.4毫克/公斤的大米,并不能说吃了0.4毫克/公斤的大米就会镉中毒。因为一个卫生标准的制定一定会考虑到安全系数的问题,不能说一超标就要把人放倒,这就不是卫生标准了。所以我的观点是,镉超标是有风险的,但是风险和中毒之间是有一段距离的。

  日报:长期食用含镉超标的大米,有害元素是否会积累在人身体内?

  郝凤桐:理论上会。我们做病毒医学的有这样一个常识,叫做计量效应关系。一个人吃多少金属物,这个积累量会决定他是否中毒。我不赞同吃几顿超标大米就镉中毒这个观点,但是我们恐怕要把环境污染问题整体考虑,如果你这里的土壤、水源、空气还有其他的镉污染,这就是一个总体暴露的问题。

  如果广东地区大气、水源当中不存在其他的镉污染源,那么这个镉可能就不是发生疾病的主要因素了。如果镉在体内达到较高水平,就会影响到人的肾小管。肾小管主要有重吸收功能,如果肾小管功能发生问题,很多有用的东西也随着原尿排出体外了,比如钙、磷都有可能丢失,导致人体的骨质疏松。这到一定程度,人就有可能发生病理性骨折、骨质软化甚至佝偻病。(林春挺 王滋)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