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禽交易“关停”之争

2013-04-18 13:10:07  来源:时代周报

  4月17日上午10点,徐利兰坐在杭州城北活禽交易市场里,用电脑看抗日剧,手边放着她刚绣了一半的十字绣。这样的无所事事,已经伴随了她近10天。4月4日以后,她没有卖出过一只鸡。在这个交易市场里,徐利兰共租了9个鸡笼,每个鸡笼有10平方米左右。平时,她每天可以卖出5000多只鸡。

  如今,徐利兰更关注的,是杭州的活禽交易要停到什么时候,甚至会不会永久关闭。近日有消息称,上海、浙江、江苏正酝酿出台永久关闭活禽交易的政策。

  看着每天都在新增的H7N9禽流感病例,徐利兰充满了焦虑。4月5日,看着鸡笼里还有1000羽卖不掉的鸡,她狠狠心把它们都褪毛、放血杀白了,然后存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冷库里。

  4月14日,杭州市正式发文暂停全市主城区的活禽交易、暂时关闭活禽市场。4月16日,杭州市官方开始对杭州的两大活禽交易市场—城北活禽交易市场、华东活禽交易市场进行扑杀。

  “一些摊主看着他们把家禽拉走,都哭了。”城北活禽交易市场的一位管理员说。这些活禽,最终都被送到杭州的一家火力发电厂进行无害化处理。

  徐利兰现在更关注的,是活禽交易什么时候会恢复。此前,上海市开始就永久暂停活禽交易,征询市民意见。上海市农委4月10日表示,正研究扶持政策稳定本市家禽生产,是否永久关闭活禽交易将充分征求市民意愿。

  徐利兰担心的是,上海正在考虑的事情,会不会也延及浙江。

  先行者:北京永久禁活禽交易

  早在2004年,中国暴发H5N1禽流感。当时,北京便永久停止了活禽交易。尽管如此,北京的地下鸡市却一直存在。就在今年禽流感疫情出现后,北京市便捣毁了一个存在了十年的非法鸡市。鸡市的经营者表示,生意好时,每天能卖出四五千只活鸡。直到H7N9疫情出现之前,管理人员对这样的地下鸡市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2006年,有媒体报道称,农业部表示,将率先在大城市逐步取消活禽的市场销售和宰杀。但是这样的政策,并不可能一蹴而就。

  2009年,甲型H1N1流感出现,当时即有传言称,农业部将在当年关闭所有大城市的活禽交易市场。很快,农业部便出面澄清,称农业部从来没有表达过这样的意向。

  不过,时任卫生部应急办公室副主任的梁东明在2009年的一次访谈中表示,考虑与农业部门、工商部门、质检部门联合积极推进防控禽流感的一项政策,希望在大中城市尽可能关闭活禽交易市场,以减少人们和活禽以及携带病毒禽类的接触。目前为止,国家部委并未出台过类似的办法和法规。

  反对者:消费习惯难改变

  停止活禽交易的情景,并不难想像—农贸市场里没有了活禽摊点,人们只能从冷柜中挑选被杀白(褪毛、放血)家禽。

  无论是徐利兰还是活禽交易市场的管理人员,都不看好这种禽类交易方式,“我们的鸡进价要7.5元一斤,但是变成冷冻鸡后,放在冷柜里,看起来和5块钱一斤的鸡有什么区别?消费者根本看不出来。”交易市场的管理人员则表示,早在10年前,杭州就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最后不了了之”。

  杭州市农贸市场协会秘书长许柏龄认为,10年前,杭州市曾考虑在市区内推广杀白家禽,并设想在郊区设立家禽定点屠宰,而市区内的市场里,则不再卖活禽。

  但是这样的想法,却遭到了市民和经营户的反对。经营户向农贸市场协会抱怨,既然农贸市场里有活禽屠宰点,为何还要专程赶到批发市场去进行统一屠宰。市民则表示,希望能够吃到活杀的新鲜禽肉。

  实际上,此前杭州翰林农贸市场曾做过类似试验。该市场在2009年并没有设立活禽销售摊点,市民只能在这里购买杀白家禽,但是类似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杀白家禽的生意并不好,市民也提出要求希望能买到活禽。一年之后,翰林农贸市场便增设了活禽摊点。

  杭州市贸易局和杭州市农贸市场协会在对停止活禽交易进行评估时,曾提出,一旦活禽变成杀白禽肉,一些农户自行将死鸡、病鸡屠宰后,掺杂在杀白肉中,很难追溯。

  有业内人士指出,活禽宰杀后,对于其质量及品质安全,也比较难监管,“逾期仍在卖,或者加了添加剂的鸡,要怎么监管?”该人士表示,目前当地并没有专门的监管办法,对宰杀后的禽肉进行监管。

  中国畜牧业协会副秘书长兼禽业分会秘书长宫桂芬则认为,在南方推广关闭活禽交易市场,有很大的难度。目前南方缺少足够的禽类加工企业,一旦关闭活禽交易市场,需要建设大量的禽类加工企业,来填补这一空白,这方面的资金投入,并不是养殖户可以承担的。与此同时,活禽交易市场的关闭,势必造成大量相关行业人员的失业。

  支持者:易于源头管理

  此前,浙江本地媒体就停止活禽交易,做过一次网络调查。结果显示,70%以上的市民,赞成暂时叫停活禽交易,但是同样有70%的市民,反对永久停止活禽交易。由此看来,全面停职活禽交易,仅在民间,似乎也无法得到广泛支持。

  上海市农委主任王伟对此表示,对于老百姓而言,是一种习惯的改变,“其实冰鲜肉在0℃-4℃保存的时候,有一个排酸的过程,这样的肉可能比活杀当场煮的口感还要好。”王伟认为,只要鸡是安全的,口感又好,相信市民会作出正确的选择。

  与经营户的态度不同,杭州市余杭区一家养殖场的经营者史正祥,对关闭活禽交易市场颇为欢迎。“关闭活禽交易,对我们是好事啊!”

  史正祥的养殖场,每年出栏12万羽活鸡,在当地属于一家规模较大的养殖场。每年,史正祥还有一批杀白鸡要送到上海,“从正规渠道送到上海的鸡,我们是杭州唯一一家。”

  虽然有经营户和市民担心,冷冻的鸡很难看出品质的差异,但是史正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杀白鸡比活禽,更容易建立品质认证体系和追溯机制。”

  史正祥每天往杭州本地的批发市场送鸡时,每一批次的活鸡,只有一个检疫证书,但是屠宰后的肉鸡,每一只都有一张浙江省动物卫生监督局监制的动物产品检疫合格标签。史正祥说,屠宰点并不只承担屠宰职能,同时也是一个检疫关口。

  目前,由于没有专门的活鸡屠宰点,因此,史正祥在自己的养鸡场里,建了一个屠宰间。每次要屠宰活鸡时,当地检疫部门人员,都会到现场监督,只有检疫合格的鸡,才能贴上动物产品检疫合格标签。

  “这个标签,比一批次一张的检疫证书难拿多了,但是有保障。”史正祥说。这些合格标签,每一张都有一个独立的号码,相当于鸡的“身份证号”,因此,一旦售出的鸡出现问题,可以很快地追溯到源头。

  史正祥的儿子史弘说,虽然活鸡也有自己的脚环,但是每天的出货量大,给鸡交换是一个费时费力的工作,“现在养鸡的利润本来就薄,这样的环节,很难落实到每一个养鸡户身上。”由于缺少了屠宰环节,也就缺少了对每一只鸡进行检验检疫的环节。

关键字: 活禽 交易市场 活鸡
责任编辑: 哈妮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