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白药“收心” 退出房地产行业

2013-03-25 09:27:01  来源:天津网

  云南白药近来很忙——2012年的高增长业绩、近日飞涨的股价、对股东现金分红的股东大会召开在即等,使其无暇顾及缠身的各种质疑,不论是持续发热的保密配方是非,还是颇受“好评”的退出房地产行业一举。但在喜忧参半的诸事面前,云南白药方面只是最大限度地表现出禁音,不予回应。

  【配方是非】公开与否

  云南白药产品配方公开程度在境内外有别、外界多方要求其公开配方成分、其产品曾涉及多起诉讼案件等一连串白药风波接连而起。

  3月22日,距离北京、河南、山东三地六律师联名致信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称国家药监局)建议其责令云南白药限期修改药品说明书已经一周有余,联名发起人、河南博扬律师事务所律师刘伟等人并未收到国家药监局对此事的回复。

  事实上,外界对于建议云南白药修改药品说明书、公开保密配方的呼吁已经不止一例。

  除上述联名建议外,2月及3月中旬,湖南律师罗秋林与打假人王海先后将云南白药起诉至法院,原因均与云南白药保密配方在境内外的公开程度不一有关。

  而去年12月,四川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所公布的云南白药胶囊抽检结果不合格一事,就像发力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使事件一发不可收拾。

  尽管6天后云南白药即发布公告回应——将原因归结为流通环节受到外界物理或极端环境影响所致,但接下来的一切似乎都变得不可控——四川省方面公开将云南白药胶囊列入“黑名单”、禁入四川省基本药品目录市场,中国香港卫生署、中国澳门卫生局因发现云南白药系列产品中含有未标识的乌头类生物碱而相继对其回收。

  一时间,云南白药产品配方公开程度在境内外有别、外界多方要求其公开配方成分、其产品曾涉及多起诉讼案件等一连串白药风波接连而起。

  而其中2月5日,香港与澳门对云南白药系列产品的回收指令正成为事件接连发酵的引爆点。

  因此而牵连出的是,在内地销售的云南白药产品说明书的“成分”一栏只有“国家保密方”五字,而在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及美国等地流通的同类产品说明书中虽标有成分和含量,但其配方中所含的毒性药材乌头碱类物质并未标注其中。

  “云南白药在国内一直都以国家保密配方这种理由拒不公开成分,我们认为这种行为涉嫌差别待遇,涉嫌侵害消费者的知情权。”刘伟说。

  按照我国《药品管理法》及《药品说明书和标签管理规定》,药品的标签或说明书上必须注明药品的成分;药品说明书应当列出全部活性成分或组方中的全部中药药味;药品处方中含有可能引起严重不良反应的成分或者辅料的,应当予以说明。

  “国家保密配方规定本身是违反《药品管理法》的,是企业导向的产物。”王海表示,“我们希望通过云南白药废止保密配方制度,因为消费者利益要优先于企业利益。”

  但“从企业的角度讲,它会有意识地不公开,这样可以保护相关利益”。一位不愿具名的药物研究专家告诉新金融记者,

  早在我国《专利法》实施前,为了保证一些传统配方不外泄,以国家秘密的形式加以保护,比如云南白药。

  “随着专利法、工业产权等保护体系的完善,包括保密配方在内的药品成分完全公开应是发展趋势。”上述专家如是说。

  毒性相对论

  在媒体搜集的近年来在使用云南白药不当或过量后,出现中毒乃至死亡的事例中,起诉方多因云南白药为国家保密配方、成分不予公开,继而无法确定因果关系而未能胜诉。

  一位与云南白药有业务关系的人士向新金融记者透露,“听他们自己说,(在国内和国外)是两个不一样的方子。”但此消息并未得到云南白药方面的证实。

  “如果配方不一样,那问题就更大了,因为它在中国香港和美国标注的批准文号都是国药准字。”王海说,同一个批准文号,如果配方不一样,将涉及侵犯包括境内、外消费者在内的知情权。

  上述药物研究专家分析说,即便是同一个名称,在国内和国外也不一定是同一个产品,因为药品名称可以相同,但如果是同一个产品(同一个批准文号),则不论国内还是国外,成分都应该一致。

  民间要求其公开配方的呼声之大,毒性药材乌头碱类物质的检出功不可没。

  云南白药在回应中提到,通过炮制,乌头碱水解成乌头次碱、乌头原碱,可使毒性大大降低。云南白药通过独特的炮制、生产工艺,在加工过程中,已使乌头碱类物质的毒性得以大幅减弱甚至消解。

  上述药物专家也表示,某一成分对人体的毒与非毒是有一定条件的,但如果方中有国家规定的毒性药材,无论是否为保密品种,厂家应在说明书中明示并给予提醒,这才是负责的态度。

  此话不假。但云南白药承认含有乌头碱类物质的迟钝表现或令人不快。

  在媒体搜集的近年来在使用云南白药不当或过量后,出现中毒乃至死亡的事例中,起诉方多因云南白药为国家保密配方、成分不予公开,继而无法确定因果关系而未能胜诉。在这些过往的诉讼中,云南白药方面对于含有乌头碱类物质均予以否认。

  云南白药在其公告中指出,公司通过主动开展不良反应监测工作,三年间共监测到涉及云南白药和云南白药胶囊的各类不良反应共计28例,主要表现为皮肤过敏、发痒等。或并未涉及上述媒体所搜集事例。

  而国家药监局表示,要在医生的指导下,严格按照说明书使用云南白药,不要超剂量使用,不要长时间使用。

  两个“不要”或许意味深长。

  【地产之疑】亏损

  云南白药集团对大理项目的撇清与拟转让白药置业退出房地产行业的举动,或成功扭转了其“不务正业”的形象。公告发布当天,云南白药股价便出现小幅度上涨。

  在云南白药尚未理清外界对配方问题的追问与诉求时,其欲退出房地产行业的一纸公告也为事件掀起不小的涟漪。

  3月12日,云南白药公告表示,拟对外转让下属全资子公司云南白药置业有限公司(下称白药置业)全部股权。

  就在去年12月,云南白药被指不务正业,因其在云南大理掷38亿元投资建设一块旅游地产项目。此举一度被认为是白药置业所为。

  一来当地媒体报道中并未明确具体的投资方,只以“云南白药”说明;二来云南白药集团下属子公司只有白药置业的经营范围为房地产开发。

  后经媒体报道质疑云南白药38亿元豪赌地产跨界运作时,新浪微博认证的“云南白药网”才对此澄清,云南大理项目与白药置业没有关系,而是云南白药控股(全称为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的投资项目。

  云南白药控股持有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41.52%的股权。故此,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黎雪荣也认为,该旅游地产项目与云南白药集团没有大的关联性,原因在于“云南白药集团作为上市公司,如果调动巨额资金投资项目,需经过董事会审议,而云南白药集团没有召开相关会议。”

  不论如何,云南白药集团对大理项目的撇清与拟转让白药置业退出房地产行业的举动,或成功扭转了其“不务正业”的形象。公告发布当天,云南白药股价便出现小幅度上涨,虽隔天又略显下降,但随后几天涨势依然良好。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医药合伙人史立臣认为,当天的小涨是股市对云南白药行为持赞同的多,认为其进行经营性战略调整的方向是对的。

  在公告中,云南白药也用文字表示出为“更加专注主业”的决心,但并未提及转让原因。

  随之而被翻出的是,白药置业成立七年来却不太好看的成绩单。

  资料显示,白药置业成立于2006年4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连续多年零收入,2008-2009年净资产呈现负值,2010年因所建项目颐明园1期对内团购,价格在2500-4000元/平方米,业绩见好,但好景不长,2011年颐明园2期开始对外出售,虽卖出两个多亿,但净资产仍降至956万元,2012年未能有所改善,净资产剩余940万元,累计亏损近60万元。

  初衷

  云南财大不动产投融资研究中心主任周大研坦言,尽管云南白药在药企中全国顶尖,但在房地产行业,“白药置业几乎没有任何名气。”他也是在看到拟转让的新闻后,才知晓这家公司的存在。

  云南白药因亏损而退出房地产行业的说法随之而来。

  事实上,对房地产商而言,“亏损几十万是微不足道的。”周大研说。

  他分析转让原因有二,其一是云南白药的管理团队与专业人才体现在做药上,“隔行如隔山,从白药行业到房地产行业,跨度还是非常大的,做房地产可能不是它的强项,甚至是它的一个短板。”其二是政策因素,“因为政策打压,它们对房地产的看法可能更宏观一些,相当一部分企业尤其中小企业、外行企业对这个行业看空,觉得不好。”

  一位具备房地产背景、所在地显示为云南昆明的网友于3月13日在微博中评论,(因亏损而退出)分析的相当不到位,白药置业从一开始就是抱着解决企业内部住房目的去的,当在大渔的集团总部和内部住宅建好后,领导们住进了别墅,(白药置业)这个历史使命自然宣告结束。

  但在新金融记者私信该网友欲了解详情后,上述微博内容即被删除。

  此消息虽未得到云南白药方面的证实,但有据可查的是,在云南白药2006年5月发布的一则公告中显示,审议通过公司搬迁昆明呈贡新区的议案。此公告发布的时间接近于白药置业的成立时间同年4月。

  此外,公司2011年搬迁顺利完成这一时间点与颐明园项目的进度也比较契合。公开资料中在对白药置业的介绍时,也提到它是云南白药集团整体搬迁项目的具体承担单位。

  上述微博所说的大渔正位于昆明呈贡。据昆明一位房屋中介介绍,颐明园项目确有两期,A期为花园洋房,B期为别墅。而2010年交房的花园洋房已有多家以毛坯状态在二手房市场等着售卖,价位已涨至近6000元/平方米。

  “项目一开始就选在一个相对位置不太好、缺乏人气,是一个发展的地方,不是在成熟地块开发,肯定就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公司的业绩肯定不好看。”周大研说。

  但如果是公司搬迁与颐明园项目配套进行,这样的选址或便无可厚非了。

  3月21日,新金融记者与云南白药总经办取得联系并向其发送采访传真,以期就相关问题进行核实。其间,多次拨打云南白药董秘吴伟电话未接后,向其发送短信,吴伟在回复短信中表示其不能对媒体(回应),又将新金融记者推于总经办,但最终在截稿前未收到对方回复。

  无论白药置业成立的初衷为何,它的即将转让已为云南白药带来“收心”的好评,伴随白药置业而产生的各种谜团或终究会随着它的转让而石沉大海。

责任编辑: 哈妮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