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公馆绿茵阁关门 长沙或现高端餐饮关门潮

2013-03-27 13:53:47  来源:华声在线

陆公馆绿茵阁关门 长沙或现高端餐饮关门潮

  3月26日下午,长沙市古曲路,陆公馆被警方查封。 实习记者 唐俊 摄

  “北有钓鱼台,南有陆公馆”,这是刻在长沙大道绿城桂花城陆公馆酒楼上的广告语。

  豪言犹在,但与往日门庭若市、豪车林立所不同的是,如今的陆公馆内一片狼藉,财物被洗劫一空,被迫停业。遭遇停业命运的,还有与陆公馆同属一家餐饮公司的长沙8家绿茵阁餐厅。

  这起关门潮的原因,始于6天前公司老板陆亦子和陆柱天母子的突然跑路。这之后,各路债主纷纷上门讨债,“陆亦子欠了3个亿,跑到国外去了”的消息开始在员工间疯传。但这一消息未获警方证实。

  “店内财物都被员工搬了”

  满地玻璃碎片,桌上随处是喝了一半的酒水,橱窗和储物间被翻箱倒柜,大厅内满是讨薪员工,民警正在维持秩序……这是今天上午10点半,记者在陆公馆看到的一幕。

  “今天早上8点多,开始有员工在店里搬东西抵工资,之后大家一哄而上,把20台液晶电视机、烟酒、药材等值钱的东西抢了个空。”目睹了哄抢过程的李先生说,“警察来了后才停止。”

  遭遇哄抢的,还有长沙绿茵阁侯家塘店、贺龙店。“店里搬得差不多了,连风扇都搬走了。”附近的商户说。

  记者走访了多家绿茵阁餐厅,发现均大门紧锁,被告知“今天长沙的8家门店已经全部停业”。

  “老板三天烧了10箱资料”

  厨师姚东文自陆公馆开业起便在此工作,他介绍,陆公馆的法人代表是陆柱天,但实际管事的却是其母亲陆亦子,陆亦子是湖南亦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经营长沙8家绿茵阁餐厅。

  “老板跑路,事先是有征兆的,不过当时我们都没往这方面想,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姚东文回忆,3月17日到19日这三天,陆亦子让厨师们在厨房里烧了10大箱资料。“资料很多,是用装啤酒的盒子装着搬到厨房来的,我们厨师闲下来的时候就去烧,我看了下,大多是公司这几年来银行的贷款资料。”

  “20日开始,陆总再没来过公司,也联系不上,我们只知道她给财务留了一封信,信里说希望财务想办法支付员工工资,但之后财务也失踪了。”姚东文说。

  “出现在机场,说是去玩几天”

  如果不是债主找上门,员工们绝不会相信,老板陆亦子竟然会抛下这响当当的餐饮品牌店跑路。

  “从3月20日到22日,来陆公馆讨债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有银行的、房地产的、供货商,不记得有多少人来过了,据说陆总欠了3个亿。”姚东文说,讨债的人纷纷询问陆总行踪,他们也联系不上她,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有债主说,19日晚在上海机场碰到了陆亦子一家,当时陆亦子说是要出去玩几天。而这位债主刚借给她680万元。

  “向朋友、银行借了很多钱”

  今天中午,多名债主和供货商也来到现场讨债。

  长沙市民屈女士表示,她和陆亦子是十多年的朋友了,借贷往来也有十几年了,陆亦子有借有还,信誉一直很好,听到她跑路的消息都不敢相信。“我一共借给陆亦子300多万,都没打欠条,因为是老朋友了,太信任她。”

  屈女士称:“陆亦子向很多朋友借了钱,支付的利息高达两分,借给她100万,每年有20万的利息收益。据我所知,光朋友以私人融资方式借给她的钱,就有好几千万,最多的一个朋友,借了她1100万。”

  屈女士透露,“陆亦子除了问朋友借钱,还向银行贷了很大一笔钱,她生意扩张得这么快,和借贷是分不开的,有可能是门店盈利跟不上,光借贷的利息支出就让她够呛。”

  部门说法

  资产冻结拍卖后

  优先支付员工工资

  长沙市雨花区人事局劳动监察大队、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黎 派出所已介入调查此事。据陆公馆员工统计,该店共有77名员工,3月份的工资支付为18万元。

  劳动监察大队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这几家餐饮店都已经关停,相关财产已被保护起来,被欠薪的员工也都进行了登记,劳动仲裁部门会在15天完成仲裁,如果到那时老板陆亦子还找不到,那么酒楼的财产会被法院拍卖,优先支付员工工资。

  借钱者可起诉

  拍卖后抵债

  “和我一样借钱给陆亦子的不在少数,我们还不知道怎么维权。”屈女士一脸愁容。公安机关表示,目前还没有接到借款市民的报案,建议和屈女士情况类似的市民先向黎托派出所报警,警方只有根据具体情况,才能确定能否立案。同时,市民也可向法院起诉,一旦查实陆亦子真的跑路,其财产将会被保全冻结,经过合法的拍卖程序后抵债。

  延伸阅读

  长沙或现高端餐饮“关门潮”

  “陆公馆人均消费在300元以上,这还不包括酒水消费。”陆公馆一名姓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陆公馆2011年3月开业,针对高端消费人群,公司每年都公示财务情况,一直是亏钱的。2011年下半年,陆公馆每月的营业额有80到90万,去年下半年生意严重下滑,每月只有50万左右,今年以来更是只有30万了。”姚东文表示,国家提倡节俭消费,对生意冲击不小。

  “这是一次真正的行业危机,绿茵阁事件也许仅仅是个开端。”湖南省餐饮行业协会会长周新潮说。在武汉、成都等地,高档酒楼关门之风已然初现。在他看来,长沙社会高端餐饮的现状极不乐观,“就这个月,长沙城北已有两家高档会所关门。还有至少10家餐饮企业因无客上门,处于未关门实已停业的状态。”

  此外,还有两三家企业老板正在谋求转手改行,有的餐厅则准备裁员缩小规模,“其中有一家酒楼已将两层楼的铺面缩减到一层,服务员也精减了三分之一。”周新潮预测,接下来长沙高端餐饮市场必定会面临重新洗牌,“将有大批社会餐饮企业面临淘汰、倒闭、转让,甚至涌现关门潮。”

  同样感受着“春寒料峭”的还有长沙的高端星级酒店。省旅游饭店协会秘书长陈伏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高端酒店餐饮业务受影响的主要是中餐系列,五星级酒店营业额平均下降了30%-40%,四星级也减少了20%-30%。”不过,陈伏娇认为,尽管整体行情不好,但相对于单体的社会餐饮茶楼来说,星级酒店的抗风险能力比较强,“因此,不太可能出现关门 、跑路事件。”

责任编辑: 哈妮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