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材领域造假利润惊人 淀粉卖出“黄金价”

2013-03-21 09:04:07  来源:经济参考报

  中国中药协会的数据显示,2012年前三季度,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统计,我国中成药产值达2882亿元,同比增长20.8%;饮片产值692亿元,同比增长27.1%。而与行业规模迅速膨胀不匹配的是,产品质量良莠不齐,劣质饮片大行其道已成顽疾。

  国家药监局最近发布的案例显示,2012年,广东、江西等各地查处了多个销售中药或中成药假药犯罪团伙,涉案金额都在千万元以上。而尽管近年来,国家药监局不断加大对中药材市场的整顿力度,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业内专家指出,由于中药材种植较为分散,中药材造假现象并未根治,应从种植源头把控中药质量。

  利润惊人

  中药材造假手段不断翻新

  四川省新荷花饮片有限公司董事长江云告诉《经济参考报(微博)》记者,中药材是特殊商品,一般消费者缺乏识别药材及饮片真假优劣的能力,而目前获得中药材的渠道除了有医院、药店、集贸市场等正规途径外,还有一些不正规的渠道,如街头小贩、民间草医、游医、庙宇、巫师,甚至骗子等,导致经常有人购得伪劣商品。

  据他介绍,中药材造假手段也在不断地翻新,有的伪造品竟可达到真假难辨的程度。

  一是模制。即根据一些药材的形状先制成一定的模具,然后用其他材料入模具压制。如用淀粉、石膏粉调制入模制造“冬虫夏草”。

  二是造形。将一些物品经过刀刻定形,再打光、染色或缝合加工成一定形状,冒充正品药材。如以鸡蛋、明胶等物质加工成菜花状团块,充紫河车。

  三是染色。掩盖药材本身不良外观的染色手段花样繁多。如用葡萄皮加颜料染制,冒充山茱萸。

  四是熏制。常见于檀香伪品。多用无药用价值的檀香边材木块,亦有用其他类似色泽的硬质木块,喷香精充檀香。

  五是掺杂。主要是将砂石、泥块、尘土、滑石粉、石膏、明矾、盐、糖等,以各种手段掺入正品药材中。

  江西省九江市食品药品检验所中药室主任盛晓静说,将中药饮片染色增重出售是一个新现象。染色增重主要是将一些外形相似、色泽不同的植物切片染色假冒正品饮片,如用白芍的根茎部分染色加工成川乌,用红薯染色加工成首乌等。

  上海市中药质量监督检验站副主任药师叶愈青说:“名贵中药材每千克价格动辄上千元,造假的利润相当惊人。”据安徽省一名中药材经营商介绍,增重剂价格每吨仅为数百元,而不同的药材每增重一千克,就可以赚数百元乃至上万元。

  江云指出,部分中药饮片企业为暴利铤而走险,肆意染色掺假,对中药饮片行业和中药产业有两大危害,一是压榨了正规运营药企的生存空间,影响中药饮片行业的良性发展;二是使中药行业的信誉受到冲击,让老百姓对中药的信心逐渐缺失。

  爱傍名牌

  销售过亿元中药产品易被假冒

  公安部、国家药监局最近发布的案例显示,2012年4月,江西省万安县公安机关查获丁桂儿脐贴、小儿腹泻贴、京都念慈堂枇杷膏、小儿生血源、冬虫夏草口服液等假药100余种2万余盒、大型假药生产设备12台、生产流水线3套,案值1500余万元。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修正药业的斯达舒、同仁堂的六味地黄丸、以岭药业参松养心胶囊、奇正藏药的消痛贴膏、亚宝药业丁桂儿脐贴、云南白药集团的部分药品等市场销售量超过数亿元的产品,市场上被假冒较多。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我们的产品还在国家药监局报批,市场上竟然已经出现了假冒产品。”国内一家著名中药企业的相关人员说,甚至假冒产品的包装盒、铝塑封、产品批号都比原厂家做得漂亮。

  修正药业董事长修涞贵指出,因为斯达舒疗效确切,成为许多胃病患者的首选药物,在全国的销售也越来越火。于是,假药制造者自然也就盯上了。“一些犯罪分子制定了一个相当具有规模的造假计划。他们购置了先进的设备,为了让假药逼真,甚至不惜花30多万元购买了和修正药业一模一样的打码机,造出假药几乎可以乱真。”修涞贵说。

  “丁桂儿脐贴这个产品上市快20年了,销量也非常不错。但不法分子全盯上企业销售好、知名度高的产品。”亚宝药业董事长任武贤告诉记者。

  无孔不入

  一条龙的“造假服务”

  记者了解到,市场上冒用他人名义生产的中药饮片为数不少,一些不法分子甚至提供包括生产假冒包装袋、印刷假冒合格证明,以及假销售出库单等单据在内的一条龙的“造假服务”。

  江西省景德镇市药监局最近发现,某药店销售的中药饮片标签均标示“安徽省某中药饮片厂生产,景德镇市某医药有限公司总经销”字样。可让人疑惑的是,景德镇市某医药有限公司是一家小公司,安徽省某中药饮片厂怎么会选择这样一家小公司作为总经销?

  经查,业务员贾某向该药店销售中药饮片时提供了两种不同的销售凭证,其中一种抬头为“景德镇市某医药有限公司 ” 的销售出库单,另一种抬头为“安徽省某中药饮片厂”的销售出库单,出库单显示,企业曾销售过阿胶、鹿角胶、龟甲胶等药品给这家药店。阿胶、鹿角胶、龟甲胶均为他厂生产的具有药品批准文号的药品,而安徽省某中药饮片厂并不具有《药品经营许可证》。执法人员发现,很多药品所贴标签上标示的防伪查询号码有问题。

  原来,景德镇市某医药有限公司因为经营不善,将公司的中药饮片经营权交给贾某,贾某负责中药饮片的购进和销售。贾某按约定缴纳中药饮片销售量(以公司为贾某开具的销售单为计算依据)的15%给公司。为了少缴纳费用,贾某在销售时提供了两个公司的单据,查获的阿胶、鹿角胶、龟甲胶等药品均为仿冒正规厂家药品的假药。

  多管齐下

  从种植源头把控中药质量

  中药材掺假影响中药饮片质量,无论是对中医药行业的发展,还是对患者生命健康,负面影响巨大。针对中药材掺假的问题,各地药监部门一直保持高压态势,但是此类案件在全国各地仍然时有发生。

  记者了解到,中药材掺假的现象难以根除主要原因在上游很难监管、全国炮制规范不一、企业检测设备几乎不用等方面。

  江云告诉记者,把控中药材产业链上游的是多、小、散的个体商贩,对其进行监管难度很大。农民将药材拿到这里售卖,是作为农副产品进行交易,药监部门并没有权力管理,药监部门监管范围仅限于中药材交易中心和各中药饮片企业。

  据介绍,仅有少数大型药企为了避免零散收药的风险,投资建立G A P(G oodA griculture Practice,良好农业规范)基地。但也都是主要种植“君药”,即方剂中对主症或主要症状起主要治疗作用的药物。据中国中药协会统计,目前,G A P基地可以供应的药材仅有50个至60个品种。

  “G A P基地种植成本相对高,政府层面也尚未有政策优惠。在利益驱使下,一些企业和个体商户不免倾向于选择一些价格相对便宜的原材料。”江云说。

  江西省樟树市药业局副局长陈燕保对记者说,虽然国家有《药典》和《中药炮制规范》,但各地标准却不统一,各有自己的炮制规范,中药名称、制法及工艺与国家规范差异较大,有的甚至相互矛盾。

  据业内人士介绍,在产品检测方面,中药材经营者们还是以传统的经验鉴别为主,靠眼看、口尝、鼻闻和手摸 , 鉴 别的是性状、色泽、质地和气味等。很多企业也配备了一些检测设备,但是不常用,甚至有些设备就没用过。

  上海中药行业协会会长许锦柏说,当前农户参与中药材种植,然后统一交由收购商,再卖给生产企业,受利益驱动,在生产环节农户可能会过量使用农药,在流通环节药贩可能使用硫磺熏蒸中药材,而等到抽检发现问题,很难确定到底是哪个环节的问题。

  业内人士认为,要从根本上解决中药材染色、掺假的问题,必须多管齐下。

  一 是制定统一的中药炮制标准。陈燕保认为,当前各地应按照国家标准,尽快提高地方标准,严格把握中药饮片的药源、药用部位及加工炮制方法,并从有效成分、浸出物、杂质检查等关键环节对中药饮片生产加以控制。

  二 是从种植源头把控中药质量。当前应加大对种植户的教育,通过成立合作社的方式将散户集中起来,并加快建立追溯体系,从源头把控中药材的质量安全。

关键字: 龟甲胶 中药 淀粉
责任编辑: 哈妮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