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食品频道 > 行业 > 酒饮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凉茶大战为何难休 广药:根在陈鸿道

昨日,广药方面还突然爆料称:“加多宝是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外资企业,是香港鸿道集团全资子公司,企业性质为外资。

凉茶大战为何难休 广药:根在陈鸿道

  昨日下午三点半,历时一年的凉茶拉锯战诸多关键环节首次解密。在广州市新闻中心召开的王老吉凉茶媒体沟通会上,广药方面表示,“王老吉之争的所有根源,皆源于英资企业加多宝董事长陈鸿道的行贿畏罪潜逃。”会上,广州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吴筱萍亦透露,目前对加多宝董事长陈鸿道的追捕仍在进行中。广州市国资委副主任陈雄桥也表示,王老吉属于国有资产,由广药拥有;广药集团是王老吉唯一合法传承实体,拥有和王老吉相关的所有权益。昨晚,广药方面也在发给商报记者的情况通报中做出说明。

  解密一:史上最廉价商标租赁?

  尽管分道扬镳,加多宝与广药的渊源却从未间断,波澜起伏的商战到底从何而起?昨日,全程参与“王老吉”商标案的广药集团副总经理倪依东向商报记者表示,始于1828年的王老吉主要分为广州和香港两脉,香港支脉于1890年后独立发展,“香港支脉和广州王老吉一百多年来无任何经营关系,而广州支脉便是广州王老吉药业的前身。”

  据悉,广药集团成立于1996年,广药王老吉同时纳入旗下,受集团统一管理。就在成立前一年,羊城药业(王老吉药业前身)与鸿道集团签约,将红罐、红瓶王老吉的生产经营权授予后者。商报记者从广药方面获悉,2000年,鸿道集团与广药再次签订协议,将商标使用期限延长至2010年。“在合同还有8年到期时,2002年至2003年,陈鸿道通过三次行贿300万元港币,又签订两份补充协议,将王老吉商标许可期限延长至2020年。”倪依东称。

  在广药看来,这是一份“史上最廉价商标租赁”。据倪透露,商标的使用费在2000年为400多万元,到2010年为491.4万元,到2020年为500多万元,“早在2010年,陈鸿道经营王老吉就达160多亿元。按照国际惯例,商标使用费以销售额的5%收取,而鸿道所付只占0.03%,低于国际惯例100余倍。”

  对此,昨日加多宝方面并未正面回应。但加多宝方面曾向商报记者表示:“1995年3月28日双方签订第一份商标许可合同后,加多宝自主设计了红底黄字的金属易拉罐包装。1996年,陈鸿道自行设计并最先使用红罐包装生产销售,此前市场上没有红罐销售。”

  解密二:为何迟迟无法和解?

  加多宝与广药这对凉茶冤家为何迟迟难以和解?对此,广药方面昨日表示无奈:“加多宝董事长潜逃无法对话,广药只能诉诸于法律。”

  据广药的说法,2010年5月双方所签的主合同到期,广药以电话、公函、律师函等方式多次与鸿道集团联系,对方皆以“董事长不在”为由不予理睬。“为协商解决商标授权问题,广药专门派出高管到其香港总部沟通,对方仍说董事长不在将广药拒之门外,导致王老吉商标纠纷无法进行对话。”

  商报记者了解到,2011年4月26日,广药曾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正式提出仲裁申请。广药方面向商报记者表示,在2012年3月14日仲裁委员会的协调现场,自己派出8名成员到场,但加多宝却单方面放弃。“在和解之路上,我们进行了多次努力,但都没成功。甚至去年在收回王老吉商标授权之后,仍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双方合作的意愿,但并没有得到对方的响应。这与加多宝陈鸿道潜逃海外的缺位关系密切,正是陈鸿道一步步激化了王老吉之争。”倪依东向商报记者表示。

  “知道加多宝和竞争对手长期纷争的人可能都了解,制造莫须有的东西是竞争对手一贯的作风,对此以公司官方回应为准。”昨日,加多宝一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对商报记者称。

  广州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吴筱萍昨日还表示,至今陈鸿道仍未能够追捕归案,目前正在采取各种措施。昨日,商报记者在广州市人民检察院2012年6月25日出示的《关于原广州集团总经理李益民涉嫌受贿及陈鸿道涉嫌行贿犯罪的情况说明》中查询得知,2004年6月25日,李益民主动自首,交代向陈鸿道收受300万元港币的行为,并被处于15年有期徒刑。但陈鸿道却下落不明,2005年10月2日,检察院对陈鸿道采取刑事拘留措施,但在随后的取保候审中陈鸿道弃保长期潜逃。“2008年12月15日,我院决定对该案中止侦查,现我院已恢复侦查,并依法追捕陈鸿道。”

  解密三:加多宝是英资企业?

  昨日,广药方面还突然爆料称:“加多宝是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外资企业,是香港鸿道集团全资子公司,企业性质为外资。”在广药向商报记者出具的“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查询结果中,企业类型一栏显示“有限责任公司(外国法人独资)”,在广药向商报记者提供的“税务登记证”上,也表明加多宝登记注册类型为“外资(独资)企业”,法定代表为陈鸿道,登记日期为2006年12月4日。

  “2012年5月,王老吉商标被判租用到期后,加多宝一直扮演民企弱势者”的角色,试图故意制造国企与民企的对立来骗取消费者同情。十多年来,其利用外资身份在国内获得了土地、税收等特殊优惠。”广药方面表示。

  对此说法,截至记者发稿时为止,加多宝官方未做出回应。但加多宝两位内部人士向商报记者表示了否认。商报记者随后在国家工商总局、北京工商局和广东省工商局官网上,均未查到加多宝的登记信息,而“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在网站内自称由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承办,但两者网站域名并无明显关联性。

  解密四:凉茶秘方到底归谁?

  围绕秘方之争,加多宝与广药此前已有一战。王泽邦玄孙(第五代)王健仪女士公开表示,加多宝红罐才真正沿用王泽邦的秘方,一度震荡着广药的“百年招牌”。

  “炮制王健仪独家授权说是在忽悠消费者。”广药方面向商报记者表示,广州市公证处已从王泽邦家族的谱系传承、王老吉秘方、工艺、王老吉第四代后人的档案等各方面进行了公证,10份公证材料证明了广州王老吉拥有王老吉凉茶独家秘方。广州市国资委副主任陈雄桥也在昨日发布会上表示:“广药集团是王老吉唯一合法传承实体,拥有和王老吉相关的所有权益。”

  对此,加多宝方面表态称:广药较早前曾多次声称“凉茶配方没什么专利,不存在

  秘方问题”,时隔数日,倪依东却在接受另一家媒体采访时称“我只能说我们的秘方确实存在,并已经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未隔多久,倪依东又说对凉茶而言,一个品牌不一定只有一个配方。在王氏后人指出从未将配方授权广药后,广药却忽然坚定其拥有正宗配方的说法。广药的频繁改口,已说明了其心虚。”

  加多宝曾在今年3月向商报记者发来声明表示:“2012年4、5月间,广药集团在未征求王老吉后人意见的情况下,擅自以先祖王泽邦及其后人的图像,向国家商标局申请四个图形商标。对此,我们表示强烈反对,并将会依法律程序捍卫我们的合法权益。”而王健仪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无论是现在的加多宝红罐,或是以前由加多宝在国内生产销售的红罐凉茶,都是沿用王泽邦的秘方。”

  新闻纵深

  凉茶之战没有输家?

  华龙证券饮料行业分析师牛阳昨日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直言,加多宝和王老吉经过一系列在广告、渠道等方面的博弈之后,两者在市场上已达到一种平衡。若无外力,双方将通过各种口水战和营销战展开拉锯,但广州市国资委的表态对加多宝来说大大不利。“至少在华南市场上会让广药获得更多市场空间。”

  “广州市国资委和作为国企的广药本就是亲缘关系,表态支持是理所应当的。”重庆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企业战略系教授龙勇昨日表示,但这种支持显然很难打破广药和加多宝的力量对比。在龙勇看来,王老吉通过官司收回了商标,现在又打算收回红颜色的包装,但事实上收不回来加多宝建立的渠道。“对任何一种商品来说,品牌价值无疑是第一位,而品牌的价值又需要渠道来支撑,从目前的市场表现来看,广药与加多宝的真正差距就在此。”

  在牛阳看来,广药和加多宝的“战争”事实上是没有输家的,两者的口水战可以说是熟练运用事件营销的策略,以一波接一波的话题让两个品牌成为凉茶市场上的双巨头,两品牌总共占据了八成以上的市场份额。而就在两家“打仗”的同时,它们共同加速了市场的洗牌,一些凉茶品牌已接近销声匿迹。商报记者 朱妍 李阳(重庆商报)

  • 责任编辑:哈妮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