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周黑鸭”称在安徽无授权店

2013-04-18 10:05:47  来源:合肥晚报

  武汉周黑鸭说:没去过安徽

  其官博上午称在皖没有授权店 合肥工商出面答疑称维权存四困境

  “永和豆浆”真假之争还没消停,上午,武汉“周黑鸭”又透过官博表态,整个安徽省没有授权店,并发布冒牌“追杀令”。

  针对食品商标“乱局”,合肥工商出面答疑,并称维权存在四困境。

  “周黑鸭”说在皖没有授权店

  “豆浆迷局”还在持续发酵,武汉“周黑鸭”又公开称,其在整个安徽省都没有设立任何一家授权店。

  合肥市内但凡有卖鸭脖子的门店,十家有五家都起名叫做“周黑鸭”。家住马鞍山路柏林春天小区的许女士,就在本月发现小区门口多了一家叫“周黑鸭”的门店。从店招上看,和武汉“周黑鸭”的LOGO完全一致,她不禁窃喜,“在湖北念过书,最惦记麻辣爽口的鸭脖子和辣藕片,没想到开到家门口了。”

  然而,今天上午,武汉“周黑鸭”官方微博则爆料,只在8个省市有直营店,包括湖北、北京、上海、江西、江苏、湖南、广东、河南,同时一直保持“不做加盟不做代理不传授技术”的直营理念,故而不存在任何形式的私自加盟商。

  在重申安徽境内没有门店之外,周黑鸭上午发布“江湖追杀令,捉拿冒牌鸭”,号召网民上传假周黑鸭门店,并@官博。

  再回望合肥本土餐饮企业,身为合肥“老字号”——庐州烤鸭店董事长刘光霞也曾通过本报发出“求救信号”,举报“沪州烤鸭店”乱其真身。

  另据合肥市餐饮协会透露,“肥西老母鸡”更名为“老乡鸡”一部分原因正在于区别“肥东老母鸡”、“皖西老母鸡”,“傍名牌”的现象在餐饮行业内极为普遍。

  对于“山寨店”,多数市民表示“被欺骗得伤心”。网友“@盈盈一水莲”就在微博上公开呼吁:“那赶紧来合肥开一家真的吧,把山寨打走!”

  合肥工商尚未收到实证材料

  今天上午,合肥市工商局商标处处长丁圆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截至目前,工商部门尚未收到来自“永和豆浆”、“周黑鸭”等任何一家企业维权材料。由于未看到企业法务部递交的实证材料,暂时不好对合肥本地企业行为作出定性“评判”。“‘永和豆浆’、‘周黑鸭’暂时都没有官方授权店进入合肥市场,从区域性上说,很难确凿认定构成品牌混淆。”丁圆圆表示,企业如需维权,可向工商部门提交正式的举报材料。

  丁圆圆说,从法理上说,无论是“永和豆浆”、“周黑鸭”,还是“老乡鸡”、“庐州烤鸭”,商标一旦被所属企业注册,未经许可任何人都不得私自使用,更不能公开制作店招广告。

  餐饮商标维权有四难

  一难

  “你说‘周黑鸭’究竟应该是什么味?吃起来啥味才正宗?”合肥市工商局商标处处长丁圆圆说,食品类的产品有其行业特点,由于不似车辆等装备制造行业,也不属于高科技领域,因此非常容易被模仿。

  二难

  有的酱料叫“老奶奶”牌,问题是在注册商标时“奶奶”两个字因为不具有显著性,就不能被注册。“难道以后看到家里的祖母,都不给别人喊‘奶奶’吗?”丁圆圆用这则笑话举例说。

  与之相类似,长丰的吴山贡鹅在注册商标时,也遭遇了同样的困惑。由于“鹅”不具有显著性,因此在注册商标时,国家工商总局核准的便只有“吴山贡”三个字。“长丰那么多家‘吴山贡鹅’,但商标上却只核准了‘吴山贡’三个字。”丁圆圆说,正因为如此,长丰“吴山贡鹅”的维权之路也是历尽艰辛。

  三难

  丁圆圆举例说,去年年底,合肥知名品牌蛋糕店采蝶轩被广东一企业告上了法庭,称合肥采蝶轩涉嫌商标侵权,索赔一度高达1500万。

  更具著名的苹果IPAD商标案,最终以苹果公司庭外与深圳唯冠达成和解,支付6000万美元收场。“商标侵权的官司庭外调解的比较多,别看之前叫得凶。”据合肥市工商局一位内部人士介绍,商标侵权官司相当复杂,远非想象中简单,“苹果公司IPAD商标不就是个教训吗?有时正宗也不一定能占便宜。”

  四难

  虽然“永和豆浆”四个字已被上海一家公司注册,但在全国各地仍有企业名称大张旗鼓地叫做“××永和豆浆公司”,这又是为何?

  合肥工商企业注册局一位负责人解读说,目前,在企业登记注册领域,还未实行全国联网,因此即便上海某公司已注册了“永和豆浆”的商标,但由于不属于同一行政区内,只要挪个地方,企业照旧能注册“××永和豆浆公司”。“这也算是企业注册监管上一个有待填补的空白。(记者 徐颖奇)

责任编辑: 哈妮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