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有粮心也慌” 产粮大省卖粮难

2013-04-01 10:30:21  来源:经济参考报

  在我国第一产粮大省黑龙江,每当秋粮上市,粮贩子和小粮商就会走村串户收粮,他们成为近年来从农民手中收粮的主体。但去年冬天玉米上市一段时间后,粮贩子突然不收玉米了,出现了农民排队几天几夜卖粮的场景。粮贩子为何不收粮?农民卖粮到底有多难?记者深入黑龙江省多个产粮大县展开调查。

  “往年在家等卖玉米,今年没粮贩子收”

  按照往年习惯,进入三月,黑龙江省秋粮销售已接近尾声,农民已开始准备春耕生产。但记者近日在黑龙江省肇州、肇源、兰西等地发现,不少农户的院子里仍堆放着玉米,有些玉米堆上还有厚厚的积雪。“年前最贵时一斤玉米卖到0.91元,现在每斤已经降到0.78元,就这样还没有粮贩子收。”肇源县和平乡立功村农民谭清雨告诉记者。

  谭清雨家里的1万多斤玉米至今也没卖出去,全村80%的玉米也都没卖。往年这时候粮贩子很多,今年春节后就越来越少,有段时间一个贩粮的人都没有。

  肇源是黑龙江省南部县份,玉米品质好,靠近玉米深加工企业,玉米价格几乎是全省最高的,但玉米价格从春节后一直下降。记者在兰西、双城、佳木斯等玉米主产区采访发现,同样存在玉米价格持续走低、粮贩子不收粮、农民卖粮难的情况。

  “种这么多年地,哪年卖粮也没像今年这么费劲。”兰西县榆林镇双兴村农民李永双抱怨,也不知道咋回事,前几年都是粮贩子到家里来收粮,今年这玉米不管贵贱都没人收,干着急也没用。2月末,记者在他家里看到,一米多高的玉米堆铺满了整个院子,玉米堆上还有厚厚的一层积雪。担心雪化了坏粮,李永双只能雇了几辆大车,把自家的14万多斤玉米运到收粮点卖了。

  “粮价走低,在企业和农民之间没有差价可以赚,所以不收粮的贩子今年都当运输司机了。”常年贩粮的兰西县农民常志全说,当地收粮点的最高价也就在每斤7毛4分左右,比去年秋粮上市时每斤降了一毛多钱,而且还在持续下降,有些收储企业的价格甚至上下午都会变化“从农户手中收完粮送到收粮点,已经没有价差可以赚了,所以干脆就不收了。”常志全说。

  兰西县粮食局副局长冯春雨介绍,兰西玉米商品量在90万吨左右,截至2月末农民余粮销售量在2/3左右,往年这时已经卖得差不多了。但当地一些农民感觉,兰西农民手中还有很多玉米未卖出去,有的村屯甚至一点玉米都没卖。

  “雇车到几百里外卖粮,排队两天一夜”

  2月28日晚,以玉米深加工为主的中粮生化能源(肇东)有限公司门外排起了几公里的售粮车队。在排队的卖粮车里,记者见到了52岁的卖粮农民老韩,“从下午一点半,到现在七点多,两台已经进到企业的卖粮车还没出来呢,我的车在六小时里一动没动。”老韩2月26号下午就来到这家企业门前排队卖粮,到28日晚上七点时已过去了两天两夜,他的车前面还有24辆卖粮车。

  “我雇的运输车运输费用是每斤玉米2.5分,但从出发的时候算起,每过24小时就要给司机加300元。”老韩说,我运来了4.5万斤粮,这要是3万斤粮,每天拿出300元,就相当于每天每斤玉米要少卖一分钱。

  与老韩不一样,望奎县东郊乡农民李河雇车将玉米拉到150多里之外销售,是因为自家玉米水分高,很多收粮点都认为达不到收购标准拒收。来到之后,他发现这里早排起了几公里的卖粮车队。记者见到李河时,他已等了整整一晚上,但他前面还有100多辆卖粮车,他听说“最少也得排两天一宿”才能卖上粮。

  去年秋收时黑龙江省持续降雨,冬天又遭遇多年不遇的大雪,玉米水分比往年高出三四个百分点,有的地区甚至高出七八个百分点。所以除了周边地区来卖玉米的农户,距离这家收购企业200公里左右的木兰县农民也赶来卖粮。这位农民告诉记者,附近收粮点太少了,要求高、价又低,只能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卖玉米。

  记者在几个产粮大县走访发现,一些小型收粮点也在收粮,但前去卖粮的农民并不多,他们担心小型收粮点的秤不准,随意压价。一些农民说,往年都是先把粮卖给粮贩子,这些粮贩子再卖到收粮点。粮贩子常年贩粮,同收粮点比较熟,不会出现被随意压质压价情况。但农民雇车把玉米送到小收粮点就容易被压价,所以宁愿雇车把玉米运到规模较大,但距离较远的大型收储企业卖粮。

  近些年来,黑龙江省玉米市场行情一直较好,多数农民都缺少流通手段,手中的粮食都是通过粮贩子卖出去的。粮贩子突然不收粮,急坏了要卖粮的农民。由于大部分农民家中只有农用机械,没有运输车,他们只能雇车将粮食拉到收粮点出售。

  “一亩挣不到200元,卖粮咋这么难”

  按照去年的农资价格和现在的粮价计算,种一亩玉米都挣不上200元。兰西县种粮大户李红军说,土地承包费350元,加上化肥、种子、机耕等费用,一亩地的种植成本达到650元左右。按照亩产1100斤,每斤0.74元计算,每亩玉米毛收入800多元,种一亩玉米的收入不足200元,种粮的亩效益低,再有规模也不愿意种了。双城市杏山镇一些农民告诉记者,往年冬天雪下得小,有时甚至没雪,大风就会把玉米的水分“吹干”很多。但今年冬天不仅一直下雪,还下过一场大雨,都把玉米盖住了,有些玉米水分不仅没降反而增加了。

  记者走访发现,黑龙江省绝大多数农民家收获好的玉米都是“趴地粮”,今年雪大又成了“雪盖粮”,一些种粮大户的院子里几乎都被玉米堆铺满了。在一些种粮大户家中,房前屋后都是雪,粮食量又非常大,晾晒的地方都没有。天气逐渐转暖,一旦冰雪融化,贴地皮的粮食可能腐烂。而当地多数农民没有卖“干粮”习惯,不少农民都开始着急卖粮。

  近日,黑龙江省又下了一场几乎席卷全省的大雪,让不少农户“雪上加霜”。除了担心坏粮外,大雪还给农民运粮带来很大麻烦。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农说,村里的路太窄,都被雪封上了,以前给国家交“公粮”时都没这么难,今年这点玉米卖得也太难了。

  “种子、化肥年年涨,粮价却不涨反降,种地挣的钱越来越少。”李洪军说,去年种的120亩新玉米,一共能有10多万斤,现在已经降到每斤不足0.74元了,而且仍然在掉价。

  (来源:经济参考报)

关键字: 玉米 粮贩子 干粮
责任编辑: 哈妮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