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大米事件引发湖南米厂停工潮

2013-03-25 09:37:11  来源:经济参考报

  担忧后期卖粮难,部分农民考虑弃种

  全国最大的水稻主产区湖南省正遭受“毒大米”事件影响。《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调查了解到,受不久前关于湖南上万吨大米重金属镉含量超标的事件影响,湖南省米厂出现“停工潮”,在湖南最大的米市“兰溪米市”,当地企业反映已有70%的米厂停工。

  对于“毒大米”事件,湖南方面已经成立了调查组,但记者多次联系后均未获知调查结果。当地种粮农民和粮食企业担心,如果不能即时全面公布“毒大米”事件的真相,后期湖南粮食流通企业也将遭受重创,而部分农民可能因稻谷销路不好和价格下跌而弃种水稻。

  重创 米市大面积停工 上市公司受波及

  据此前媒体的报道,2009年,深圳粮食集团从湖南省粮食局下属企业和中储粮湖南分公司各直属库采购的上万吨大米重金属镉含量超标。“湖南大米重金属超标”的说法立即在市场上发酵。

  位于益阳市赫山区的兰溪米市闻名全国,也是湖南省内最大的米市,共有大小米厂200多家。每年生产的大米在200万吨左右,其中百分之七八十都销往广东、福建等地。以往,这里一年到头都熙熙攘攘,来往运送稻谷大米的车辆络绎不绝。然而记者在3月中旬再次来到这里时,不仅路上车辆稀少,绝大部分米厂都已经闭门歇业。

  湖南山岭米业老板徐武介绍,广东是兰溪米市企业最主要的市场,以往广东的经销商打电话要货,这边就发货,即要即送,每天能发五六十吨。但事情发生后,订货电话一个都没有了,退货电话却一个接一个。

  “已经退到我们广东办事处的就超过100吨了,都说不要了,查得厉害。去年3月份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发了500吨,今年到现在只成功交易了不到70吨。”徐武说。

  “湖南大米吃不得咧!”一些仍在工作的米厂工人在了解了记者的来意后,这样自嘲。追问原因,工人们也并不十分清楚:“听说湖南大米重金属超标,现在广东都不要湖南米了。超不超标不清楚,反正现在肯定不能卖到广东了。” “至少70%的米厂都关门了。”湖南山岭米业厂长赵汉才说,兰溪米市的米厂就是在事发后半个月里陆陆续续关门的。“我们厂不再收谷不再出货已有十天,最近两天才开。但3条生产线目前也只开了1条。”

  作为上市公司的湖南金健米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毒大米”事件之后,湖南粮业可谓“遭受重创”,金健米业也被波及,但目前影响还不算太大。

  据介绍,金健米业目前每年大米产量在16万吨左右,其中湖南本省生产的约12万吨。此次对金健的影响主要在本省生产的这一部分,销量大概下降5%左右,而金健的大米延伸产品米粉销售目前暂未受到影响。

  记者了解到,由于早稻和晚稻分子结构的不同,晚稻品种更能阻止重金属的进入,此次被曝超标的大米主要是早籼稻。而金健米业主要业务是晚稻精加工,其加工基地所在的常德地区也并非湖南土壤重金属污染严重的地区。

  影响 担忧“卖粮难” 部分农民考虑弃种水稻

  “去年这个时候我们这里晚稻的价格最高达到每百斤160元,现在只有140元。”湖南南县南州镇长兴桥村种粮大户张名书说,这几天最直观的感受是当地稻谷价格明显下跌,收粮的米厂也减少了很多。目前家里囤粮共有十多万斤,销得很慢。如果今年的稻谷销路不好的话,他可能会考虑选择蔬菜种植或从事养殖业。

  像张名书这样因为“毒大米”事件而影响到种粮积极性的农民不在少数。益阳市赫山区沙岭村大户李旭芳在当地是出了名的大户,记者采访时他正在田里准备春耕集中育秧。他说,因为靠近兰溪米市,他经常与米厂老板们打交道,很快就知道湖南大米卖不动是因为重金属问题,“现在非常担心下半年稻谷收获了还能不能卖出去”。

  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公司分析师马文峰说,“湖广熟、天下足”,湖南是全国最大的水稻主产区,产量达到2600多万吨,约占全国水稻总产量的13%。如果当地农民种出来的粮食没人要,企业可以选择不在当地收购粮食,而最受影响的将是当地农民。

  湖南汉寿县粮食协会会长张文昌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当地大米企业销量已经下降60%以上。尽管目前只是加工企业受到直接影响,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到时候将严重影响农民积极性,有可能会启动托市收购。此外,湖南粮食流通企业也将遭受重创,“再持续一年半时间,起码70%的流通企业都将瘫痪。”张文昌说。

  据了解,2012年,中国稻谷和大米进口236.9万吨,同比激增近3倍,有专家担忧重金属问题会进一步影响国内的大米供给。马文峰认为,美国大米协会看到中国有大米进口,已经开始向中国推销,未来土壤污染如果不加以控制,大米进口量可能会不断扩大。

  自媒体报道湖南“毒大米”事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时间,记者曾多次联系湖南省相关部门,得到的答复均是“正在对情况进行进一步核实”。基层粮农和企业均向记者表示,希望能即时全面了解事情真相,克服现在这种等待带来的恐慌。他们也希望能够得到政府的指导和支持,帮他们渡过难关。

  污染 主产区土壤重金属危机加剧

  实际上,媒体已不是第一次报道粮食主产区土壤重金属超标。早在2010年,南京农业大学农业资源与环境研究所的潘根兴教授就表示,包括湖南在内土壤重金属超标已是普遍现象。

  一位不愿具名的土壤问题专家介绍说,相对于小麦、玉米等旱作作物,水稻是重金属的第一个受害者,因为在淹水的条件下,重金属活性增强,作物吸收的重金属更多,因此会出现“镉米”这样的问题。

  湖南省农业厅在去年的全省耕地质量管理会议上曾披露,目前湖南省农产品产地重金属污染总体呈现出从轻度污染向重度复合型污染发展、从局部污染向区域污染发展、从城市郊区向广大农村发展的趋势。全省受到镉、砷、锌、铜、铅等重金属污染越来越重。由于污染物通过根系吸收在农作物上积累,直接危及农产品质量安全。

  上述土壤问题专家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其实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环保监管不到位,农业就成为了受害者,很多地方用污水直接灌溉农田,有的工业企业把矿渣废弃物倒入农田,由此引起重金属污染等诸多问题。

  除了稻米主产区,其他粮食产区同样面临着土壤污染问题。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河南新乡一家造纸厂的废水直排麦田,农民称如此灌溉的粮食自己敢卖不敢吃。

  据了解,对于全国土壤污染状况,环保部和国土资源部曾经进行过专项调查,并建成了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数据库和样品库。不过,对于有律师要求公开相关调查数据的申请,环保部以“国家机密”为由予以拒绝。

  九三学社中央在前不久两会上提交的关于绿色农业的提案中则透露,全国耕地重金属污染面积在16%以上,其中在大城市、工矿区周边情况相当严重。如广州有50%耕地遭受镉、砷、汞等重金属污染;辽宁省八家子铅锌矿区周边耕地镉、铅含量超标都在60%以上。

  不过,由于土壤类型和作物吸收等特性存在差异,并不能简单地由土地重金属超标来判定粮食作物是否污染。上述土壤问题专家说,重金属本身不可怕,关键要看是否会被作物吸引并对人体产生危害。重金属污染不能简单靠含量来判断,还需要对土壤的污染源、症状、危害后果等因素进行综合评估。(记者 周勉 白田田 长沙 北京报道)

关键字: 毒大米 米厂 湖南
责任编辑: 哈妮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