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口服液”厂家健康元被曝采购地沟油制药

2013-03-13 14:32:23  来源:解放网-新闻晚报

晚报记者 劳佳迪 报道 制图 邬思蓓

晚报记者 劳佳迪 报道 制图 邬思蓓

  健康元被曝采购地沟油制药

  昨抛紧急公告称“无健康隐忧”中科院专家指公告“不靠谱”

  “做女人真好! ”“还是太太好哦! ”“女人更年要静心! ”如果这是广告语的猜谜游戏,相信绝大多数人都能猜到谜底。但就是这自诩肩负美丽使命的“太太口服液”,却突然与极不动人的地沟油沾上了边。

  8月30日,“太太”品牌的持有者、A股上市公司健康元全资子公司被曝花1.45亿元采购1.62万吨地沟油,用以制造7-ACA。昨天赶在下班前,健康元抛出紧急公告,力陈此举没有健康隐忧。

  但对于这篇“千字文”,各界多位人士却认为并不“抬硬”。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辰川生物技术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教授朱学东对记者分析,从科学角度审视,这份澄清公告不够严谨。至于频频触及国人敏感底线的地沟油成为发酵原料是否真无危害,消费者也表示心存疑虑。

  万吨“脏油”去向存疑

  焦作健康元没有想到,8月28日的一场官司,被告席上坐的一家名为河南惠康的油脂公司,却会将自己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原因是,它正是这家销售勾兑地沟油的无良企业最大的客户,公司主要产品7-ACA位于产业链中游,是头孢菌素关键性中间体,油脂是其生产辅料。

  “基因重组药物或者头孢菌素这样的半发酵常规药物的发酵过程中,确实需要大量豆油,但最普遍的用途还包括在发酵中起消泡剂的作用,也就是去除发酵罐中的气泡,关于这一点,公告没有分项说明。 ”朱学东这样解释。

  记者注意到,昨天公司公告只强调了采购大豆油为菌种代谢提供碳源的功能。 “如果同时作为消泡剂,就必须是精制油,普通的大豆油都不能达标,精度要求至少在千分之一以上,技术标准要求比食用油更高。 ”

  朱学东认为,用地沟油替代已无争议,而更大的问题是澄清公告的大而化之,导致公众无从得知是否有“脏油”用作消泡剂。

  尽管消泡剂的用量较小,应不是这万吨地沟油的主要去向,朱学东还是强调需要交代。“从用油量的多少可以大致算出培养基的体积,再推导出成品的产值,1万多吨的油对应产值相当惊人。 ”

  对于这些“脏油”的去向,公司掌门人朱保国还在媒体电话会议中解释称,是当作生产后孢子菌发酵的“营养液”,但对于如何严谨定义“营养液”,他并未附加说明。

  “地沟油毒素难保全排除”

  这位曾经的广东十大经济风云人物昨天还强调,地沟油中的毒素不会进入人体内,也不会危及人体健康,“微生物培养时吸收的只是培养基中的营养,然后再进行消化分解产生可以生产7-ACA的原料,所以培养基中的有害物质基本不会对微生物自身造成影响。 ”

  朱保国表示,在生产7-ACA时,公司有一道专门的无菌化灭菌过程,进行高温的蒸汽灭菌,确保产品的质量与安全。不过,记者从圈内获悉,由于“国标”缺位,事涉产品质量与安全的杂质检测,满足的是公司自己订立的标准。

  专业从事酶工程与代谢工程研究的中科院研究员杨晟也提出反驳观点:“地沟油主要是吃剩下的,包括各种动物油脂,难以保证地沟油杂质被完全排除,存在杂质传递到7-A-CA产品中去的可能。 ”他分析说,目前国内关于能否使用地沟油生产7-ACA的监管仍是空白,“虽然从原料到成品,中间会经过多道纯化、精制等工序,地沟油成分很难检测出来,但地沟油参与制药环节,还是令公众在心理上难以接受。 ”

  而且健康元还需要交代的是,按照朱保国自己的说法,其实早在2011年10月,公司就已知晓此事,这与澄清公告中所称“毫不知情”构成矛盾。

  但不管怎么说,至少从2010年3月到2011年7月间,健康元都使用了惠康公司掺杂地沟油的勾兑油。朱保国坦言,涉及地沟油生产的全部7-ACA产量约为800吨。对于这流向市场的800吨7-ACA的具体去向,朱保国在电话中则以“既有出口,也有内销”搪塞媒体,不肯松口。

  近三年大卖十数亿元

  记者今早查询了健康元近3年的公司财报,注意到7-ACA去踪虽不明朗,却是可以撼动总公司利润杠杆的主力产品。 2011年,焦作健康元卖出的7-ACA带来的营业收入达到6.08亿元,2010年卖掉7.10亿元,2009年也逼近4亿元销量。

  健康元的利润曲线也随之波动。在公司去年年报上,就多次将7-ACA价格下滑作为解释营业利润同比下降超过一半的原因,2010年公司大赚的11亿元则和7-ACA当年销量的贡献密不可分。

  据悉,公司去年净利润2.62亿元,较上年度下降了4.78亿元之多,降幅约为64.59%。公告称 “主要系子公司焦作健康元报告期内7-ACA市场价格大幅度下降,致使7-ACA毛利及对公司的利润贡献较上年同期相比大幅度下降所致”。

  值得一提的是,健康元控股股东深圳市百业源投资有限公司主要经营业务包括投资兴办实业、国内商业、物资供销业,第二大股东鸿信行有限公司则从事贸易、投资、广告、推广等,万吨地沟油是否流入其它领域,尚不得而知。

  但从年报上披露的信息看,健康元的日子过得还相当顺畅。去年10月,公司刚发行了公司债,年化收益率达到7.1%,募集的资金超过10亿元。 2010年,焦作健康元产能扩充工程还投入了约2亿元。在2010年年报中,焦作健康元7-ACA生产线扩产计划在2011年度完成,当时预计投入的用于扩产及技改支出约1亿元。

  去年,焦作健康元还与南洋商业银行签订了贷款合同,贷款额度3亿元港币。截至2011年12月31日止,焦作健康元贷款余额已经累计到HKD3.24亿元。

  股东荷包缩水“躺着中枪”

  或许市场争议孰是孰非还未有定论,资本市场上已酿熟了一大批受害者。昨天健康元停牌,医药股集体暴跌信邦制药跌9.5%,天方药业跌9.1%,和佳股份跌7.7%,仁和药业跌7.5%,九芝堂跌7.1%,广州药业跌7%,白云山A、金城医药、丽珠集团、康缘药业等跌幅均超过6%。

  据基金半年报披露,鹏华、长安、大成、长城、招商、金鹰、长信等基金悉数“踩雷”,鹏华价值优势、鹏华动力增长同时持有健康元和其子公司丽珠集团两只股票,且持股最多,长城基金则是丽珠集团第一大基金股东。

  上海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金融证券业务律师石传省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地沟油事件继续发酵,或牵出更多后遗症导致公司价值降低,大小股东都具有诉讼权。 “《新公司法》赋予了股东可以起诉公司‘董、监、高’的权利,如果是因为公司的过失而造成损害,可以抱团起诉。 ”

  不过,由于诉讼起诉公司没意义,公司自己本身就是股东,价值降低公司本身也是受害者,所以应该起诉的是董事、监事和高管,但要举证他们因没有履行职责而造成管理漏洞,这点非常困难,有无失职行为往往难以判定。 ”

  而对于消费者,他认为待这些地沟油的7-ACA去向明晰,对此有疑义的个人也可以行使起诉权。“理论上可以起诉终端制药厂或者药店,因为7-ACA是中间体不是最终端药品,所以患者直接起诉会有一些障碍,药厂承担了责任之后可以再起诉原料提供商健康元。 ”

  谁来监管上市公司的良心

  记者从昨天的澄清公告尾声看到,健康元表示“如果7-ACA出现问题,公司将承担一切责任”。石传省观点认为,从法理上看,对于合并报表范围之类的公司、可以直接控制的公司,一切责任确实都要由控股上市公司承担。

  “在《新公司法》这部大法中有原则,交易所的规则要求细节,此外还有诸多司法解释,是有一套体系来规约,这毫无争议。 ”石传省对记者解释。

  但在他看来,健康元公司的内控体系显然还不够完善,在采购环节的把控也不够严格。而公司在2011年年报上声称,正在不断实施内部控制体系建设工作。按照它的规划,最晚今年内,在总部和包括焦作健康元在内的主要子公司建立完善与财务报告相关的内控体系,以期达到监管层要求并通过内控审计。

  石传省还向记者呼吁,资本市场对 “良心”的漠视还需要进一步法律规约。 “上市公司已经比以前强调了责任,但具体执行还不够到位,和公司的直接利益没有完全挂钩,比方不能直接勒令退市,所以只能通过媒体舆论的压力来降低它的价值,可这毕竟是间接的,应该从上市公司监管的角度出台强有力的措施。 ”

关键字: 健康元 地沟油
责任编辑: 哈妮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