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奶粉将限购 “水客”生意萧条一片

2013-02-27 13:06  来源:广州日报

  香港特区政府2月1日宣布,将推出多项措施,其中规定每人每次只准带2罐奶粉出境。

  这一政策的出台,直接产生了春节前的抢货囤货潮。记者发现,从香港供货商、水客头、普通水客、货主、内地港货店,这一“链条”一片“萧条”。而作为这一链条中最为关键,利润分配却最少的一个角色,就是普通水客。“水客”,在香港又被称为“水货客”,是指利用边境两地物品价格及贸易管制的差异,以赚取“带工费”为目的,逃避海关监管,“少量多次”(通常称“蚂蚁搬家”)携带受国家管制或应税货物、物品入境的特定群体。

  据深圳媒体报道,深圳海关负责人介绍,据2012年不完全统计,目前深圳口岸的“水客”人数超过2万人。“水客也是分等级,带奶粉、纸尿裤、益力多这样的,都是最底层的,又累又不赚钱,都已经开不了饭了。海关再严一点,只有转行了”,面对当前形势一名职业水客这样说道。

  现状:提高报酬难觅带奶粉水客

  混迹在香港入境深圳的人群中,阿成看着罗湖口岸人头涌动。人群中有很多和他一样的人,拖着小拖车,拖车上的货物是一堆婴儿用纸尿裤。等待着漫长的过关程序,“每次都要将近一个小时”。

  阿成曾经是一名“水客”,但现在,他在广州开了一家自己的港货店,能开店也正是因为这几年来积累的一些资源。

  记者在广州越秀区、天河区的多家婴儿用品店采访时了解到,现在部分港版奶粉、某一日本品牌的纸尿裤都缺货严重,很难确定什么时候能到货,“也许是下个月”。

  阿成说,这次缺货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些奶粉香港市场上也买不到。这次,2月1日香港特区政府宣布奶粉要限购后,水客们都很谨慎。

  阿成说,他知道的就在不久前,一次有200多名水客被抓了,“好多人还判了刑”。

  这种谨慎是不无道理的,广东省在2012年1~11月期间,共查获各类走私案件10945宗,逮捕964人,判刑906人。

  不过这些“谨慎”让阿成很犯难,他说前几天,他找一名水客从香港带奶粉过关,“一罐10元,无人问津”。他说,按照行情,一罐奶粉的带货价一般在6~8元,现在涨到10元,也没人做。

  分配:水客头和货主获佣金最高

  和阿成一样焦急的还有“水客公司”。年后,网上就出现了不少招聘水客的广告。招聘广告上明确写道:要深圳户口,拥有一年多次港深通行的通行证或商务签证。还需要“白底”,也就是无退港或者打税记录,年龄18岁以上,带货到深圳口岸。

  记者拨通了一名水客招聘主管电话,这名主管告诉记者,现在是高薪招聘,水客在一天内一般往返港深2~3次。他解释,这是为了避免出入频率过高,引起海关注意。

  对于没有带货经验的可以进行免费培训,十分钟后就可以上岗。不承担任何风险,他说,一般情况下每天能挣到300~500元港币。

  阿成告诉记者,在这个圈子里,最常规的带货方式是:货物从水客头分到普通水客手中,普通水客将货品送到接货者手中,带货成功者可在接货者手中领取酬劳。

  其间的利润分成也是具体明晰的:水客头和货主共同承担风险责任,分摊50%至80%的货价,获取佣金较高。普通水客不承担风险,赚取的带货费从10元~50元不等。

  档次:高级水客为“带货公司”

  阿成说,现在一罐奶粉的带货价在10元左右,饮品一箱15元,纸尿片20元。深圳一名职业水客阿明告诉记者,在圈内,像这种带奶粉、纸尿裤等日用品的水客是最低端的。这是由货物品种决定的。“这些东西的利润低,隐秘性不高”。

  阿明说,如果是IC、手机、IPad等,利润就要高出许多。“比如,现在的行情,带一个IPad,水客头可以赚200多元,普通水客可以赚180元”,但带生活用品水客要赚得少很多。像阿明这样一个月收入过万的并不多,他说,一般的水客一个月收入大约是3000元~8000元不等。

  阿明说,常在圈内混的人,都有自己固定的势力范围。“那些带IC等物品的人,相对高端一些,他们不屑‘水客头’的称呼,而是成立‘带货公司’。”

  记者了解到,这些“带货公司”一般都冠以“物流公司”、“货运公司”的名,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某经营带高端水货的带货公司,对外的宣传单上公开介绍到,“深圳×达物流公司,是一家大型专业从事进出口的物流公司,在香港拥有大型仓储基地,我司与深圳海关及相关部门有良好的人际关系,可以把握快件及口岸进出口行业的脉搏。”

  利润:两地差价越来越少了

  事实上,“水客”一词是从香港发展过来的。有媒体报道,深圳开放“一签多行”前,八成以上的水客是香港人。如今内地水客和香港水客的比例已达到4:6。

  阿明说,以前香港水客在带货过内地时,会“吃多点”,报高货物价格,现在,内地人去香港更便利了,香港水客的利润也大大缩减。不过香港水客在通关方面仍有优势,所以他们获取的利润自然高一些。

  阿明说,水客的职业特征决定了它的不稳定性。他坦言,现在其实不好做,“毕竟两地的差价越来越少了,利润也越来越少了。 如果有好的出路,我也不干水客了。”

  三年前,这些“水客”混杂在数十万客流之中,每天频繁进出入境,还能少则3~5次,多则十余次,最多的一天可达50次以上。“现在的环境已经变了”。

  他叹道:“海关这几年管得很严,都开不了饭,如果更严的话只有转行了,说实话,做水客也不容易,见到谁都得装孙子。”

  过关:目前的检查依然是抽查

  与水客们感受有些偏差的是,深圳海关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香港奶粉下限购令后,香港海关及中国海关检查并没有明显的变化。“特别是深圳海关方面,毕竟这只是香港特区政府的单方面法规,并不适用于深圳海关。目前的检查依然是抽查,而不是100%行李开箱检查,执行和新限购令前同样的标准。”

  对于普通游客来说,似乎并没有特别的感受。一位刚从香港回来的游客告诉记者,这次他给两岁的儿子带了六罐奶粉,依然顺利过关。这位游客说,海关关员告诉他目前香港方面还未出台相关细则,因此对自用奶粉的携带数量没进行严格限制。(文/本报记者杜安娜)

关键字: 水客 香港海关 奶粉
责任编辑: 哈妮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