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发泡餐具引来众说纷纭 有毒无毒谁来证明?

2013-03-31 09:49:17  来源:人民网

  解禁发泡餐具,引来众说纷纭。3月20日,发改委在其网站公布《对“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条目调整的说明》,明列发泡餐具“松绑”依据。同日,中国科技新闻学会联合中国轻工业联合会等单位联席召开通气会,各方专家借此详解“解禁令”。

  大量专家与调研数据的支撑下,消费者得到的信息很清晰——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毒害说”缺乏科学依据。

  但十余年来,“有毒说”潜移默化深入人心,似乎很难因专家与数据出现而骤然消弭于无形。

  有毒无毒,谁来证明?广州街头,一名快餐食客拎着由发泡餐具盛装的叉烧饭,一脸困惑。其实,对于专业知识有限的绝大多数消费者而言,这才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而开禁之后,由谁来保证发泡餐具无毒害?则是新快报记者就“解禁令”连日走访中听到的最强质疑。

  ●食客:用到的餐具“无毒”就是福气了

  有人将“解禁令”比作发泡餐具重出江湖的指令。但记者在广州街头寻访发现,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其实从未离开。

  “以前是禁止用的吗?我在龙口西路吃了8年午饭,用的都是这种餐盒。”3月26日中午,小林拎着快餐从龙口西路一间食肆内走出,得知手中的餐盒曾被禁用,他一脸惊诧。小林在岗顶电脑城上班,从2004年至今,除节假日能在家炮制一顿午餐外,其余时间都在这条餐馆林立的街道上对付午饭。“媒体说过,这玩意可能有毒,但我没得选,你看,到处都是一样。”他指向身侧一家小面馆的前台,台上摆满待送的发泡餐盒,有些盒内已渗出热腾腾的红油与汤料。得知记者采访意图,同是快餐食客的谢小姐很愿意就此表达观点,她拉过一张塑料凳,招呼记者“坐下谈”。

  “有毒无毒,谁来证明?早些年说有毒、有害,禁了。现在又说没有致癌物、能用,我该信谁?”谢小姐说,解禁令开启后,她一直在关注事件进程。“因为我一直在用,所以很想听到权威的声音。与自己的健康相关,怎么能不关心?”她说,受限于经济条件,像她一样的打工族避不开使用发泡餐具,他们只能被动期待,希望监管部门截堵“毒害”餐具,“我不关心数据和专家,甚至对解禁、开禁本身没有兴趣,这件事里,我最在意的东西是——到底谁来监管,谁保证进入餐厅的都是合格餐具?”

  谢小姐的问题极具代表性。在记者随机采访的23位消费者中,如何保证“到手”餐盒无毒害,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我一直不肯用发泡餐具打包,但酒店的收费餐盒就一定放心吗?我持保留态度。”汪先生是私营业主,避免去卫生条件差的摊档吃饭,是他与家人信奉多年的进食准则。但在高档酒店消费后打包剩余饭菜所用的透明塑料餐盒,其安全性也一直令他头痛,“打包热菜时能闻到塑料味,这是否正常?”

  汪先生也试过自己带餐具出去吃饭,但很多时候条件不允许。“比如突然有客户到访,临时决定出去吃饭,哪能为拿个饭盒专门回家一趟?”他说,政策层面的事情普通市民无法左右,“如果监管部门能实实在在去做事,把劣质的饭盒清理出市场,才是消费者的福气。”

  ●餐厅:禁也在用,解禁当然继续用

  叶生来自重庆,在广州天河北路从事餐饮业已有五个年头。“我做过面食,现在做快餐,顾客几乎都是这一圈上班的白领,他们并不介意用发泡餐盒。”他憨笑着说,若非记者告诉他有关发泡饭盒的新闻,自己根本不知道被禁与解禁之事。“没人告诉我不能用,才十几元的盒饭,不可能加收一元配个好饭盒,吃饭的人也一定不答应啊。”他边说边麻利地打包,将一摞摞白色的餐盒和小纸条放在自行车里,等外卖员工照单送达。

责任编辑: 欧阳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