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食品频道 > 权威发布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国人"饭碗"内东北粮多 供需缺口加剧凸显储粮安全隐患

黑龙江、吉林两省连年粮食大丰收,因粮食市场价格持续低迷、产销倒挂、外销和加工需求不足等影响,两地均出现历史最大库存量,政策性收储主体有效仓容和烘干能力不足,导致储粮安全形势渐趋紧张。中储粮吉林分公司仓储处处长兰延坤表示,吉林省现有政策性粮食需要国家通过定向销售、竞价销售、计划调拨等方式下达计划调出或者销售。

  原标题:供需缺口加剧凸显储粮安全隐患

  黑龙江、吉林两省连年粮食大丰收,因粮食市场价格持续低迷、产销倒挂、外销和加工需求不足等影响,两地均出现历史最大库存量,政策性收储主体有效仓容和烘干能力不足,导致储粮安全形势渐趋紧张。业内人士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应在粮食促销外调、构建新型粮食收储体系、加强粮食仓储设施建设等方面加大投资力度,确保东北地区多产粮、多收粮、多储粮、多调粮,以保障国家粮食安全。

  国人“饭碗”内“东北粮”多

  作为中国传统的商品粮基地,东北地区粮食生产综合能力、潜力逐年释放,在中国人的“饭碗”中“东北粮”的比例逐年增加。我国粮食生产由“湖广熟,天下足”的“南粮北调”格局发展到目前的“北粮南运”。作为中国最大的商品粮基地,东北粮食主产区承担的责任越来越大。

  据国家统计局公告,2013年东北地区粮食产量再创历史新高,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粮食总产达到2904 .74亿斤,占全国粮食总产的二成以上。东北四省区粮食总产量在全国比重从2003年的17.7%提高到2012年的23.2%,2013年的比重更是达到了24.1%,成为全国粮食增长最快、贡献最大的区域,其中玉米是该地区面积和产量增长最快的品种,同时也成为国内第一大粮食品种。

  中国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大国,每年粮食消费量占世界粮食消费总量的五分之一,占世界粮食贸易量的两倍左右,“手中有粮,心中不慌”,中国立足国内实现粮食基本自给,这也是对全球粮食安全的重要贡献。

  为确保粮食安全,中国不断强化农业支持保护政策,农业新增补贴不断向粮食主产区倾斜,粮油生产大县的奖励补助也不断增加,针对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的措施、项目不断出台,东北粮食主产区成为主要受益者之一。

  “近百年来,吉林省年平均气温上升了2摄氏度。”吉林省气象专家秦元明说。气候变暖能促使作物生长季积温增加、适宜播种期提前、晚熟及中晚熟作物种植面积扩大、低温冷害频率减少,东北地区玉米、水稻等粮食作物种植范围明显北扩,播种面积和总产量大幅增长。

  据了解,黑龙江省粮食播种面积由十年前的14470.1万亩增长到2013年的20913.1万亩,吉林省粮食播种面积也由6468万亩增加到7821万亩。“吉林省的可开垦后备耕地资源约占目前耕地的3%,特别是西部地区有200多万亩土地从未耕种过。”吉林省委书记王儒林说。

  由“湖广熟,天下足”的“南粮北调”格局到“北粮南运”,表明我国粮食生产地域呈现由南往北的发展趋势。“东北地区地广人稀,拥有肥沃的黑土地和大量的后备土地资源,随着农业科技的进步,以新品种和新技术为支撑的科技革命为黑土地注入了新的活力。尤其是水稻、玉米种植面积扩大,极大提升了粮食产量。”中国粮食行业协会玉米分会副秘书长刘笑然说。

  据了解,我国粮食生产自2004年以来已经实现“十连增”,而全国91%粮食增量、75%的粮食产量、80%以上的商品粮、90%以上的调出量来自13个主产省。“黑龙江、吉林、内蒙古、辽宁等北方省的增粮作用尤为明显,如今东北地区已经成为粳稻、玉米等商品粮的供应地,东北的粮食外调量占到全国的60%以上。”刘笑然说。

  “中国目前粮食调出省(区)只有5个,而东北地区占3个。”吉林省委书记王儒林说。黑龙江、吉林、内蒙古、安徽、江西是中国粮食调出省(区),东北地区已经成为中国粮食的“蓄水池”、“稳压器”,“东北熟,天下足”已经悄然成为共识。

  为支持“北粮南运”,去年国家出台政策,东北三省之外的其他28个省份到东北地区采购粳稻和玉米,运回本省销售、加工或转为储备的,财政给予每吨140元一次性费用补贴。“去年12月份政策出台后,当月铁路外运就达33亿斤,比上年同月增长一倍以上。”吉林省粮食局局长韩福春说。

  “东北地区粮食年流出量占全国粮食跨省区物流量的近一半,东北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最大粮食流出地。”刘笑然说。

  库存创新高储粮安全堪忧

  吉林、黑龙江两省粮食库存总量创历史新高,因国际粮价较低、国内市场需求不旺,政策性收储主体有效仓容和烘干能力不足,导致储粮安全形势渐趋紧张。

  吉林省粮食局局长韩福春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吉林省是国家粮食主产区,粮食总产量居全国第4位,粮食商品率一直在80%以上。截至4月30日,全省粮食收购数量、粮食库存均创历史最高水平。吉林省粮食企业库容已超负荷运转,亟需超前运作,解决好今秋新一轮粮食收购入库问题。

  黑龙江省粮食收购量约1000亿斤,粮食库存总量创历史新高,不仅国有粮食企业库存爆满,社会企业库存也已创历史新高。一些地方粮食系统干部介绍,黑龙江省粮食总产和商品量将继续增加;国际粮价较低、国内市场需求不旺的状况短期内不会发生根本改变,促销压库任务繁重、形势紧迫,新粮收储与烘干能力严重不足的矛盾前所未有。

  记者在黑龙江省青冈、兰西等地粮食收储部门调查时了解到,去年收购的粮食大部分都没有倒库,一些粮库为了增加新的仓容,满足玉米的政策性收购需求,不得不临时搭建一些粮囤。

  “现在吉林省库存已经‘沟满壕平’,如果不尽快进行泄库,今年新粮上市将面临收不下、储不下的问题。”中储粮吉林分公司购销计划处处长海河说。由于吉林省玉米深加工企业较多,他建议,国家及早安排竞价拍卖和跨省移库计划,尽可能采用竞价拍卖就地销售的方式,以便减少成本,缓解粮食集中出库铁路运输困难。

  吉林省粮食局局长韩福春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开库的库点收储能力及储粮方式看,可利用仓房收储能力不足30%,近70%都需要露天储存。预计新收购的临储玉米将有280亿斤需要露天坐囤,再加上原有的120亿斤露天囤,收购结束后全省露天囤将达7万个,露天储存数量400亿斤。这不仅加速粮食品质劣变,更给安全储粮、安全防火带来隐患。

  吉林省现有粮食仓储设施、收储能力、接收发运能力、烘干能力主要是“十五”时期以前形成的,有些设施建于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与当时500亿斤的粮食综合生产能力基本相适应。而现阶段,全省粮食产量稳定在650亿斤以上的阶段性水平,商品量至少在570亿斤以上,按正常年景接新前库存250亿斤计算,扣除边购边销边加粮食,每年需要储存半年以上粮食650亿斤左右,而目前吉林省现有仓容375亿斤,缺口275亿斤。

  按去年接新前库存462亿斤、产量710亿斤计算,仓容缺口就达到547亿斤。如果市场形势没有好转,仓容缺口将进一步扩大。现有库存粮食中,仓房储存375亿斤,简易仓、罩棚及露天囤储存532亿斤。粮食露天储存不仅加速品质劣变,同时也给安全生产、安全防火带来隐患。

  据黑龙江省粮食收储部门负责人介绍,全省露天储粮防火改造完成率仅25.7%,低于全省平均水平的有8个地市。另外,露天储粮场所间距不足、防火通道不畅、组和区储存量超标等问题突出。上述问题的产生,与全省粮食库存量大、露天储粮多、国家在消防设施投入不足有很大联系。

  “政策性粮食露天坐囤近400亿斤,加之近期气温逐渐升高,高水分粮露天存放容易出现结顶现象,安全隐患突出。”韩福春说。为确保储粮安全,吉林省在强化仓储管理的基础上,加快烘晒进度,使高水分粮先脱险后烘干。同时定期对囤区内的用电设施、消防设施、避雷设施、排水设施、粮情检测系统等进行检查,及时发现安全隐患和粮情变化,妥善处理异常粮情,确保露天储粮安全。

  中储粮吉林分公司仓储处处长兰延坤表示,吉林省现有政策性粮食需要国家通过定向销售、竞价销售、计划调拨等方式下达计划调出或者销售。吉林省粮食外运能力每月在30亿斤左右,在新粮上市前,即使满负荷调运,也只能运出210亿斤左右,运力矛盾也比较突出。

  多策并举构建粮食收储新体系

  粮食收上来了,如何消化年年丰收的粮食成为当前的主要问题。对此,黑龙江省、吉林省粮食主管部门建议,对深加工企业定向销售临储玉米,组织省间调拨和竞价销售,加大仓储建设投入,加快推进农户科学储粮工程建设。

  “消化年年丰收的粮食,无非就是外运和当地加工,没有别的渠道。”吉林省粮食局局长韩福春说。从4月底政策性粮食收购结束,到下一季新粮上市,中间也就是7个月的时间。“从目前看,吉林省至少在7个月内消化掉400亿斤粮食,才不至于在下一季新粮上市的时候捉襟见肘。”

  黑龙江省、吉林省粮食主管部门建议,一是对深加工企业定向销售临储玉米。定向销售是解决东北地区收储矛盾最直接、最经济的手段。在粮源安排上,应本着“先入先出”原则,先行销售2012年生产的临储玉米。销售价格上,考虑深加工企业盈亏状况,以企业“保本”经营为原则确定。以吉林省为例,综合市场价格预期、深加工企业价格承受能力、产能等因素,可向吉林省深加工企业销售200亿斤临储玉米。

  二是组织省间调拨和竞价销售。黑龙江、吉林两省玉米深加工企业产能有限,还需要通过国家调拨和竞价销售来解决收储矛盾。建议国家根据销区企业仓容状况,优先安排临储玉米调出。同时,考虑到吉林省粮食外运能力有限,及早组织临储玉米竞价销售,底价随行就市确定。“通过省间调拨和竞价销售,力争消化库存200亿斤以上。”韩福春说。

  三是加大仓储建设投入。为从根本上解决粮食收储矛盾,吉林省拟到2020年新建仓容270亿斤,新建罩棚110万平方米,地坪394万平方米,烘干能力80亿斤,维修改造仓容93亿斤。但由于各地财力有限,历史包袱重,粮食收储企业效益较低,自我发展能力差,仅能筹措20%左右。同时建议国家及早确定下达年度投资规模,以便将地方配套资金纳入财政预算。

  四是加快推进农户科学储粮工程建设。为鼓励农民常年常时、择机择价售粮,减轻粮食集中入库压力,缓解企业收储矛盾,各地开展了农户科学储粮仓建设,对农民安全储粮、科学储粮发挥了积极作用。但由于单仓造价4000元,农户需自筹资金1600元,一次性投入困难。建议国家将农户科学储粮仓投资比例由目前的中央、省和农户3:3:4调整为5:3:2,减轻农民负担。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均由记者齐海山、管建涛、王猛采写

  • 责任编辑:公正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