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期

  8月25日,闹哄哄的国产千元手机市场又挤入了一名新成员——坚果U1手机。当晚,有情怀的全国知名英语老师罗永浩为全国观众带来了一场单口相声——相比手机本身,观众们似乎更关心产品之外的事情,比如老罗今晚会说哪些有趣的段子,如何用899元的中端机贩卖情怀等等。

  虽然被称为“史上最伤感发布会”,但严格来说,这次坚果手机的新品发布会依然是罗永浩的一场情怀宣讲会,从“漂亮得不像实力派,彪悍得不像偶像派”这样文艺味浓郁的手机宣传语,到罗永浩本人强调的“我做得不够好,我欠大家一个成功”这样煽情的言论。但罗永浩始终没有说清楚一点:当“情怀手机 ”从3000元卖到几百元时,当“情怀”进行商业变现时,是否意味着这才是他所宣扬“情怀”的真实价码?就如同网友的评价,“锤子终于向现实低下了头,所谓的情怀,只不过是对价格的苟且。”

  罗永浩发布的新手机终于在配置和价格上接了国产手机的地气——向红米和魅蓝靠拢了:屏幕1080p级别5.5英寸,搭载骁龙615处理器,内置2GRAM+32GROM运行内存。采用康宁第三代大猩猩玻璃,前置500万像素摄像头+后置1278万像素摄像头,内置2900mAh容量电池,手机壳有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价格最低899元,最高999元。但我们也发现,坚果手机除了外形和“情怀”,与同价位的国产手机相比并无出彩之处。

  而且,失败的锤子手机也说明了,用户是不会为出色的外形和高尚的情怀掏更多的钱来买单的。尽管锤子手机当时举行了更盛大的发布会,列举了手机的细节之美,宣扬着“智能手机时代的工匠”这样的情怀,但3000元的售价始终不能让消费者接受。2014年手机销量仅为25.56万部,不仅没有达到原定的50万部的目标,也和同行相差甚远:同一时间段,小米卖出至少 6000 万部手机,甚至连名不见经传的一加也卖出超过150万部手机。

  在发布会上罗永浩说的一句话特别值得玩味,“去年我们做的一件楞事是我们做T1时没有考虑成本,做完之后再考虑定价。”这是否意味着,罗永浩自己也知道锤子的成本是高于市场价格的,所以高出的成本就用“情怀”来凑?而且锤子手机存在着“发烫、怕摔、拍照成像效果不好、导航不准”等问题,这样的品质如何撑得起3000元高端机的价位?

  对于一款手机来讲,永远是品质先行,“情怀”、外形等要素起的只是锦上添花的作用,如果用它们来增加手机的品牌溢价,是否低估了消费者的智商?

  如果说锤子手机发布时罗永浩宣称的情怀还吸引了一批粉丝买单,但随着锤子销量下滑,他那些“出尔反尔、自相矛盾”的言行,不仅让他作为企业家的公众形象大打折扣,也降低了“情怀和理想”的说服力。

  罗永浩曾高调宣扬,“如果手机低于2500,我是你孙子。”可今年便宣布降价至1980元。罗永浩曾说自己不会像雷军,“要赚硬件的钱”,可在本次发布会上就说公司是“披着硬件厂商的软件公司”。罗永浩曾对粉色手机不屑一顾,“水粉色系是臭土鳖喜欢的颜色,有文化的人不会喜欢粉色”,可最新发布坚果手机就包含此这个色系。其实当罗永浩开始做手机时,他已经从理想主义者变成一个商人,一个贩卖“情怀”高级商人。

  罗永浩在从新东方离职时曾这样评级俞敏洪,“你如果是一个商人,纯粹是为了钱,大大方方赚钱当然没有什么不好,但总是披着理想主义的外衣,把自己塑造很高尚很纯洁就太虚伪了。”但现在看来,这个评价用在他身上又何尝不可?

  在发布会召开的当天,罗永浩还在微博上表示,“如果我们失败,是商业能力的不成熟,而非理想主义和情怀的失败。当我们的商业能力和那些巨头没有多少差距时,理想主义将所向披靡。”罗永浩始终不承认,让他失败的是“情怀”和产品的脱节,眼高手低的他不能让现实达到理想的高度。很多时候,产品的实际价值才是“情怀”的价值,当“情怀”高出产品太多时,必然逃不掉降价甩卖的命运。(文/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