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期

  专车公司正在遭受着内忧外患。从诞生之日起,专车(本文所称专车包括顺风车、快车、专车等基于私家车的运营车辆)就被贴上了“黑车”的标签,一直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而近期监管层更是将矛头指向了专车,从交通运输部等5个国家级部委对滴滴打车等4家专车平台进行新一轮约谈,到保监会发声,“私家车当‘专车’出事可拒赔”,再到北京出租汽车统一电召平台推出“飞嘀打车”手机软件。随着监管的收紧,专车业务政策性风险大大增加。

  而专车公司一直热衷的通过高额补贴来抢占市场的方法,效果也并不尽如人意,“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或许可以作为烧钱大战效果的最好注解。从专车诞生之日起,由于竞争激烈,专车公司纷纷用“高补贴”来吸引司机和乘客,司机和乘客都形成了“跟着补贴跑”的习惯。但问题是,高额补贴虽然可以在短时间内让平台的司机和用户实现井喷式增长,但忠诚度并未随之建立,公司盈利也遥遥无期。随着滴滴、优步等专车公司补贴额度的逐渐降低,司机和乘客也在慢慢流失。烧钱大战除了为专车司机带来昙花一现的高收入,为乘客带来低价舒适的出行,但为本应以盈利为目的专车公司带来了什么?

  不可否认,作为新生事物的专车想抢占市场份额,使用高补贴的办法是无可厚非的,先通过“免费”留住用户,再通过增值服务进行收费是很多互联网公司通用的办法。只不过,专车将“补贴”升级为了“烧钱”,不仅让自己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还因为抢了出租车的饭碗引起了出租车司机的不满,造成了行业的震动。如果不从消费者的角度看,专车的“烧钱大战”可谓“损人不利己”。

  想必很多人还记的“专车司机每天睡到自然醒,月入过万不是梦”广告词。确实,很多专车司机透露,年初专车公司的高额补贴确实让很多司机月薪达到2、3万,但随着补贴的减少,很多司机“每天开车12、13个小时,但每月收入已缩水到6、7千。”这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曾经的黑车司机回去继续开黑出租,私家车主离职,部分司机刷单骗奖励。

  同样,专车对乘客的也采取了高补贴,从优步的首单免费,到滴滴的周一免费坐快车,以及不定时发送红包,也让乘客习惯了低价出行。只不过,乘客并没有刻意选择某一家公司的专车,而是“哪家公司有补贴就做哪家车”。所以,当补贴开始明显下滑,甚至开始采取针对不同时段供需变化提高车价的动态定价机制时,乘客也开始了不满。

  国内的几家专车公司除了价格不同外,在用户体验、安全保证等方面并没有太大差异。所以,补贴并不能补出忠实的用户和盈利的模式。到家美食会创始人孙浩曾说:资本扭曲了中国O2O的市场规律,大量的补贴模式只吸引了低支付能力的屌丝,而挤出了真正有价值的用户。

  而且,专车公司给市场强加的补贴虽然降低了消费者的支出提高了服务供应者的收入,看似对双方都有利,但却忽视了供需平衡决定市场价格这一基本经济规律。所以目前的情况就是,当市场价格偏离真实价格时,供需双方皆大欢喜,但当专车公司试图停止补贴动态调价,让市场价格接近真实价格时,反而怨声载道。这种情况的出现本身就说明目前专车市场的不正常,资本的介入扭曲了市场。

  另外,对一直贴着“黑车”标签的大多数专车来说,安全和法律问题也一直未得到解决。目前司机专车公司几乎0门槛,无笔试、面试,司机的质量鱼龙混杂。一旦发生交通事故,或乘客坐专车遇害,如何对乘客进行赔偿?而专车司机遇到打劫的乘客,以及像之前被出租车司机围剿专车,又如何保障司机的安全?而且司机还独自承担着法律风险,因为专车属于非法运营,被抓要受到行政处罚。处于灰色地带的专车目前既没有法律的保障,自身系统也仍存在诸多待完善之处,按照专车目前的定位,如果补贴取消,如何与出租车抢夺市场?如何说服司机和乘客来选择你?

  廉价专车以低于出租车的价格提供了高于出租车的服务,这种违反常理的现象只能依靠烧钱补贴。可以预见,专车烧钱般的补贴不是一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取消是迟早的事情。取消后,坐专车将会需要更高的成本,到时候乘客会根据实际需求做出选择,专车的定位才会真正明晰。笔者认为,专车将作为一种更高质量的出行选择,会成为出租车的补充而非替代。

  同时,从目前国家的态度来看,政策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专车公司现在还需要考虑是,作为一家商业机构,一旦烧钱补贴停止,应如何实现盈利。

  【大公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