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期

  在经过长达半月的激烈讨价还价后,希腊终于在最后的紧要关头通过了获取欧元区援助资金所需的改革及紧缩提案。显然,这是无奈之举,希腊议会为是否通过议案争论了四个小时。但他们没有选择,因为要得到援助,就必须放弃一些东西,比如需要执行财政紧缩,财政大权早已旁落。

  无论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政党如何表达他们对欧洲的不满,也不论希腊群众如何走上街头抗议紧缩政策以及他们的养老金遭到削减,都无法改变希腊今时今日那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窘境。正如希腊现任财长Euclid Tsakalotos在议会辩论中所称的那样:“接受这样一份国际救助协议是我余生都要背负的负担。我不知道我们做了正确的事。但是,我知道我们做了一些没有选择的事情。”

  在外人看来,希腊幸运的留在欧元区。但可能只有希腊人知道,这种勉强留在欧元区所付出的代价何其高昂。希腊在经济连续滑坡后,已经没有一项重要的宏观经济数据能够让人觉得振奋,失业率居高不下、GDP恢复增长遥遥无期,债务却丝毫未减。所以,持续了将近6年的希腊债务危机只是刚刚度过了眼前的危难,但危机还远未结束,甚至可以说更大的危机可能在后面。

  市场也对希腊问题投了反对票,在欧洲达成统一协议以救助希腊后。欧元兑美元不升反降,这或许也从侧面说明,市场并不看好继续留在欧元区的希腊经济。

  另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发表的关于希腊债务问题的报告中指出,希腊已经不具备可持续债务偿还能力。IMF还表示,希腊必须获得大量的债务减免并延长利息支付时间才能重新获得经济发展能力。

  IMF指出,希腊债务可持续性在急剧恶化。希腊债务已达峰值,接近未来两年经济产出的200%,高于此前预测的177%。即使到2022年,债务仍将占该国GDP的170%,高于两周前预测的142%。总融资需求将上升至超过15%GDP的安全范围,并将在长期内持续上升。

  IMF认为,欧盟将不得不对希腊的欧洲债务,包括新增贷款,给予30年的宽限期,否则将向希腊预算做出明确的年度财政拨付,或接受雅典债务提前支付的“深度减记”。IMF甚至表示,只有希腊得到了债务减免,它才会参与救助希腊的下一步计划,这种说法似乎略带威胁。

  可以说,危机还在酝酿中。而此轮希腊债务谈判至少已经导致以下几个重要的负面影响:

  首先,希腊执政党左翼联盟已经出现分裂。左翼联盟领导人齐普拉斯最终胳膊抗不过大腿,被迫同意债权人的严苛条款,最终在党内引发了激烈的反对之声。显然,这对于希腊的政治稳定性可能又是一次打击。希腊自债务危机后屡屡改换执政党和领导人,这对于维持希腊经济的稳定性有害无益。

  其次,欧洲南北国家现重要分歧。此前,以德国和荷兰为代表的欧洲北方国家对希腊留在欧元区持有保留态度,甚至可以说他们允许希腊退出欧元区;但以法国和意大利为代表的欧洲南部国家则坚决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以维护欧元区的统一。这种意见分歧一度造成僵持不下的局面,直到最后关头,双方才勉强达成统一来暂渡难关。

  最后,“三驾马车”现利益分歧。在IMF提出应大幅减免希腊债务后,以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IMF作为主要援助人的“三驾马车”就注定要出现分歧。最新的情况是,欧洲央行选择站在IMF这边,同意债务减记,但遭到德国等严厉反对,预计欧盟委员暂时不会同意该方案。

  如果以上三种分歧有任何一个无法达成一致,都会对希腊债务的后续解决造成重大影响。

  【大公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