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期

  近期以来,A股市场正经历一场数十年难得一见的股灾。沪深两市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跌去了三成,数十万亿市值灰飞烟灭。整个市场陷入了一个循环下跌的境地。而伴随着杠杆融资盘的爆仓、基金面对赎回等情愿或不情愿的强行平仓,或许下一个就轮到股权质押了。

  股权质押(Pledge of Stock Rights)又称股权质权,是指出质人以其所拥有的股权作为质押标的物,向银行、基金等金融机构申请融资而设立的质押,是很多A股上市公司补充流动资金的一种手段。

  在市场剧烈波动时,股权质押有可能出现无法偿付本金等风险,因此,金融机构对质押个股设有质押率以及预警线、平仓线等。我们按照市场较宽松的要求,假定质押率为30%,预警线为150%,在这样假设条件下,若股价质押后跌幅超过50%,股价即逼近预警线;跌幅超过60%时,股价即逼近平仓线。一旦上市公司股价跌破止损线,股东却无法补足抵押物或现金的情况下,资金方可强行平仓。而这种仅为保证资金安全的强平常常是不计手段和价格的,又会导致股价循环暴跌,从而危及其他质押股权(如果有的话)和股东的利益。更为严重的是,当上市公司股东被迫出售质押股份,有可能导致整个公司的控股权出现变化,最坏的时候或许会失去公司控制权。

  今年有很多上市公司借着飙涨的公司股价在高位质押股权以获得资金。仅5月份以来,大盘在4500点以上高位运行。这此期间,共有525家公司分别进行963次股权质押。然而,6月中旬大盘开始持续性暴跌,其中约80家公司的股价下跌超过50%,面临被强制平仓的危险。

  以其中跌幅较大的摩恩电气为例,公司控股股东问泽鸿将其持有的1634.4万有限售流通股质押给上海光大证券有限公司,初始交易日为2015年6月11日,并未披露质押具体细节。但以6月11日当天25.52元/股的收盘价计算,上述质押股份市值约为4.2亿元,按市场上较低的三成质押率计算,其融资规模约为1.25亿元,对应的警戒线(按150%计算)应为1.89亿元,平仓线(按130%计算)则为1.62亿元。但就在上述质押业务完成后,摩恩电气股价一路下行,至7月7日已跌至9.23元,期间跌幅超60%,上述质押股份对应持股市值降至1.5亿元,或已接近或跌破相关平仓线。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摩恩电气控股股东唯一的股权质押。据公告显示,问泽鸿共计持有摩恩电气2626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9.79%;其累计质押16119.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6.70%,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61.38%。那么一旦股价继续下跌,使得这1634万股质押股份遭到强行平仓,借款方光大证券不计成本的抛售必将进一步打压股价,形成雪崩式下跌,将会危及到问泽鸿对摩恩电气完全控股的地位。

  为了避免平仓,摩恩电气不得不于7月7日宣布停牌,暂时性躲开了平仓危机;同时为了增强投资者的信心,还宣布公司股东拟耗资3000万元增持自家股票。

  停牌和增持也成为其他上市公司使用最多的方法。据统计,上述的80多家进行了股权质押、股价跌幅又超过50%的上市公司中,超过90%都已经停牌,以图等待大盘好转,躲过强平这一劫。

  其次,很多上市公司会通过回购或高管增持自家公司股份等手段稳定股价,表明信心,这其中不乏万科、TCL等蓝筹公司。7月6日开盘前,万科A就发布公告推出百亿回购计划,宣称公司将根据回购方案实施期间股份市场价格的变化情况,结合公司经营状况和每股净资产值,在回购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00亿元、回购股份价格不超过人民币13.70元/股的条件下回购,若全额回购,预计可回购股份不少于7.30亿股,为上市公司推出回购计划中规模最大的一次。

  这些手段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质押股权面临强平的燃眉之急,但在大盘持续下跌中情势仍不容乐观。要知道,在实际的操作中,质押方为了自己资金安全,会将借款的利息也计算在警戒线和平仓线之中,因此众多上市公司质押股权股东面对的形势或许比我们想象中还要严重。(文/李靓)

  【相关阅读】

  股市迎生死决战 “国家队”功成方能身退

  暂停IPO是实质性的重大救市利好

  到底是谁摧毁了中国股市?

  风口的股市摔死了吗?

  救市攻心战暂告失败 真金白银被迫出动护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