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新规下的金融机构:有人急的跳脚 有人夹缝求生

  新华网北京6月1日电(记者 高畅)“资管新规”已经满月。在这一个月中,金融机构各自应战,亦喜亦忧:有些机构调整结构,有些机构准备抓住“价值洼地”,有些机构则持续谨慎观望。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未来,金融机构还需修炼内功,合法合规地在市场上存活下来。

  新规下的机构众生相

  中国母基金联盟秘书长、水木资本创始合伙人唐劲草坦言:“这段时间,特别是资管新规的正式稿发布到现在,母基金这个行业,特别是政府类政府引导基金,大家叫苦连天,因为很多银行的钱现在出不来,包括以前签的合同的钱也出不来。”

  “银行成立资管公司算一层,这一层投到母基金,母基金算一层,母基金再投到子基金又算一层,这就算多层嵌套。”唐劲草说。

  “有银行出资来源的母基金们,确实非常焦虑。”唐劲草表示,“虽然资管新规对创投类基金要制定细则,但是现在很多母基金大佬都开始急的跳脚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因为钱到不了账。”

  建行总行资管中心基金投资负责人曹勐谈及资管新规对银行理财存量的影响时表示,“过去几年政府类基金和国企主导的基金高速增长,但这种增长是脱离项目本源和经济健康发展规律的,手中有已经跟各大金融机构谈的这类基金,不管是已经投完的,还是投了一部分的,还是已经签了战略协议马上要投的,都会面临巨大影响。”

  对于市场化、穿透到底是好的股权类资产,曹勐表示相对乐观,“因为新规过渡期后毕竟还可能通过向合格投资人私募的方式接,但是取决于基金的前期业绩、估值,还有市场化投资人对基金项目的认可程度,除此之外其他行政化的基金恐怕都需重新调整定位。”

  嘉豪母基金创始合伙人朱伟豪认为去杠杆以及资管新规的出台,对产业资本、家族资本是一个机会。他表示,“资管新规对家族基金,特别是对现金比较多、手上有现金子弹的来说,是好事情。因为去年到现在,很多上市公司、很多资产在减值。因为银行去杠杆,很多资产比较便宜,正好是出手的好机会。” 

  淳石资本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施文捷感叹道,“资管新规已经把我们这类财富管理机构虐得‘体无完肤’,因为我们来自于食物链底端,而且是最底端的那一类机构。”

  “但是‘船小好掉头’,和大机构的不同打法,使得他们能在夹缝中求得生存之地。”施文捷说。

  未来方向:合法合规存活下来

  事实上,为应对资管新规,金融机构早有筹谋。目前,多家银行都已成立资管公司,但基本上都处于筹备阶段,尚未正式运行。

  曹勐表示,资管新规大大提高了金融机构中接触投资客户渠道部门的价值,包括个人金融部、私人银行部,高端客户部等。

  曹勐认为,现在资产的形式主要有四类:一是现金类资产,二是实物类资产,三是证券类资产,四是信贷类的资产。资产管理的本质就是在这四类资产之间不断地切换,在恰当的时点做恰当的选择。对于机构来说,由此形成大资管的四乘四的十六个领域,我们比较熟悉的可能是其中现金资产证券化的私募基金,和实体资产证券化的PE和ABS,以及信贷资产证券化等等,这其中任何一个领域都会产生大量的专业化的投资机构,这就是基金。

  他认为,银行资管将来并不是每一样都要做的专业,而是要识别出来谁是专业投资机构。在大量的资产配置中,如何去调节各个品种之间的比例和期限,这是要考虑的事情。

  “但对于个人私募,国有大型商业银行需谨慎,要观察中国个人投资人的成熟度以及对打破银行刚兑文化的接受程度,这需要一个很长的投资者教育过程,不过可喜的是现在的投资人已经相对十年前来说在专业投资判断能力,以及契约精神上有了些进步。”曹勐说。

  施文捷则认为,认认真真地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合法合规地在市场上存活下来,这是众多财富管理类公司的首要任务。

  他说,“有一个长期持续稳定的团队,才有可能把公司慢慢地做成头部基金。”

  朱伟豪建议,作为一家投资机构,一定要强身健体,自己的功夫要深,过往业绩要好,本身要有DPI,不能单单纸上谈兵,一定要有好回报,而且要有现金流。但也不能跟风,做到策略前后真正一致。

责任编辑:刘洋 liuyang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