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亚连锁反应继续 现货交易所整顿再启

  “文件下发后各部委会单独行动,会封锁交易所的一些业务,然后工信部则会去查软件,各级政府也要配合行动单独整顿。”一位接近地方金融办人士表示,“如果触及到涉嫌违反刑法的,公安机关也会有配合动作。”

  本报记者 李 维

  实习记者 姜诗蔷 北京报道

  “泛亚事件”所引发的连锁反应还在继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地方金融办和监管层人士处独家获悉,监管层日前已下发通知,要求对现货交易所进行治理,贵金属交易所则成为专项整治对象。

  与此同时,包括北京大宗商品交易所、北京石油交易所在内的部分现货交易所,已于本周内停止会员单位新开客户或开立新仓的业务。

  事实上,早在2012年期间,国务院就要求各省市部委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而去年清理整顿各类交易所部际联席会议(下称联席会议)也曾对各类场所进行现场检查。

  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监管层针对现货交易所的再次治理,或与日前云南泛亚贵金属交易所(下称泛亚交易所)的大面积风险暴露事件不无关联,而又一场针对现货交易场所的清理风暴也已一触即发。

  联合整顿启幕

  监管层针对各类现货交易场所的又一轮整顿大幕或正在铺开。

  “确实在清理整顿,现在整顿是全国范围的,联席会也通知了,现在各地陆陆续续展开行动。” 一位接近交易所整顿办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今年还发了个文,抄送各省办公厅的,贵金属这块更是要进行专项整治。”

  据该人士介绍,在前述清理整顿行动中,多部委及地方政府也将以分工协作,独立处理的形式参与其中。

  “文件下发后各部委会单独行动,会封锁交易所的一些业务,然后工信部则会去查软件,各级政府也要配合行动单独整顿。”一位接近地方金融办人士表示,“如果触及到涉嫌违反刑法的,公安机关也会有配合动作。”

  事实上,部分地区的现货交易所已进入整顿过程,其中北京石油交易所、北京大宗商品交易所就属此类。

  “像北油所,北京大宗商品交易所现在都在整顿,但现在也会留出一定的整顿时间。”一位接近监管层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因为这些交易所设立也有一定的时间,并且蓄了一些体量,不顾实际情况,采取疾风骤雨式的过快清理也是不可取的。”

  该人士同时表示,对该类交易所的整顿,并不意味着一定会对其进行关停取缔。“在规范业务之后,一些交易所可能还会予以保留;但如果规范整顿没效果,那么则可能会对相关场所进行取缔。”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石油交易所成立于2007年底,是北京市政府批准设立,且国有资本参与经营的一家石油化工产品综合交易平台;而北京大宗商品交易所则设立于2009年,同样为市政府批准下的一家国资控股现货电子交易平台。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此次清整针对不同地区,其整顿节奏也不尽相同,其中清理节奏较快的两个省市分别为北京与浙江。

  “各省动作肯定是不同步的,现在力度较大的有北京,上面已对上述北京两家交易所下发整改通知,要求他们赶紧整顿。”前述接近监管层人士透露,“另外就是浙江的某些交易所。

  部分交易所调整业务

  一边是监管层的清理整顿,另一边则是部分交易所的业务调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北京大宗商品交易所已针对原有的现货白银1KG、现货白银15KG、现货白银50KG的在内共计8个品种,通知要求10月26日起不再开立新仓,而只允许“原有持仓进行转让”。

  无独有偶,北京石油交易所日前也下发通知称,自10月28日起,对成品油现货报价交易业务停止会员单位新开客户业务,其调整原因是“为适应行业发展和监管政策变化的需要”。

  不过,两家交易所并未具体说明,其业务调整是否与其清理整顿情况有关,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上述北京两家交易所予以求证,但对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而记者查阅北京大宗商品交易所官网发现,其于10月27日曾发布一则澄清说明,称其经营活动一切正常,如有业务调整,将以公告形式公布;同时其现货发售业务曾于10月23日上线。

  在10月26日,有坊间消息传闻,包括前述两家交易所在内,此次整顿还涉及江苏大圆银泰贵金属交易中心、广东贵金属交易中心、大连东北亚贵金属交易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这一线索向上述传闻涉及的交易所进行了求证,但对方均表示尚未收到清理整顿通知,其业务还在正常运营。

  “我们没有收到消息,你要问证监会那边,现在业务可以正常进行。”广东贵金属交易中心人士回应称;江苏大圆银泰方面则表示,没有收到任何消息,相关传闻系谣言。

  此外,大连东北亚贵金属交易所人士表示,其属于联席会议同意保留的交易所,且尚未收到清整通知,业务也在正常运营。

  或向更大范围延伸

  事实上,针对以贵金属等商品为标的的各类交易所的监管早已有之。

  2011年至2012年期间,国务院曾下发《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和《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对各类交易所的监管框架进行勾勒,而联席会议制度也由此诞生。

  2014年期间,联席会议也曾下发通知,要求对各类交易场所进行现场检查。彼时该轮检查由各证监局会同当地省级人民政府金融、商务、文化、工商等部门组织实施。

  在业内人士看来,如今又一次对现货等各类交易所实施整顿清理,或与日前泛亚交易所出现大面积风险暴露所引发的监管警觉有关。

  “这次加强整顿现货交易,可能很大程度上是对泛亚交易所事件的警觉。”一位接近交易所整顿办人士分析,“如果不在早期规范交易所的业务,后续规模做大,很可能会出现更多的不确定性。”

  据前述接近监管层人士透露,由于此次清理以全国为整顿范围,因此并不排除清理整顿向其他地区交易所延伸的可能。

  “还有些交易所也有一些涉嫌违规的地方,比如东北地区的一些交易所,管理层也在督促地方政府整改,但他们动作慢一点,还没开始。”前述接近监管层人士透露。

  在监管层看来,地方各类商品交易所即便合规,其也多应用于实物交割的现实需求,投资者若以投资为目的,则不应参与此类交易活动。

  “地方商品类交易场所,包括贵金属类交易场所,其性质应当是现货市场,而商品现货市场是为商品流通提供服务的,应当实行实物交割。”证监会有关负责人指出,“如果不是相关商品的生产者、经营者或消费者,没有出售或取得相关商品的真实需求,就不要参与这类市场的交易活动。”

责任编辑:李耀威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