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多券业高管在公司巅峰时刻离职 究竟所为哪般

  证券时报 梁雪 券商中国

  近段时间,券商高层人事变动尤为密集。特别是持续三个月的股市巨震之后,让一向“高大上”的金融业,特别是证券行业成了人事变动高危区,一股高管离职风潮正在券商行业涌动。

  且随券商中国记者先看一组统计:

  2015年9月16日,国海证券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彭思奇辞职;9月29日,国泰君安副总裁顾颉离职,其夫人也随同其从国泰君安辞职;10月8日,开源证券总经理王兆华辞职,仍担任该公司董事;10月14日,东兴证券副总经理高健辞去了其副总经理以及在该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兼任的一切职务;10月22日,东北证券总裁杨树财辞职,但继续担任该公司董事长一职。

  而这些,仅仅是1个多月以来券商高层人事变动。这其中有一个明显特征,即占比不低的高管是在公司成功上市后黯然离场。

  今年新上市2券商高层多震荡

  据券商中国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上市的4家券商当中,有国泰君安、东兴证券今年处于高层人事变动的多事之秋。

  2月26日在上交所[微博]挂牌的东兴证券,其高层人事变动劲爆之处在于,该公司上市还未“满月”时,公司即宣布董事长辞职。业内曾有分析称,董事长陈江旭早就近退休年龄,若他在公司上市前退休,招股说明书等大量资料均需做出修改。或许,正是基于此种原因,才会在东兴证券上市不足月时即宣布离职退休。

  恰恰又是东兴证券,在10月14日,副总经理高健辞去了副总经理以及在该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兼任的一切职务。

  再看看人事变动更加频繁的国泰君安吧!

  早在去年6月初,此前已担任国泰君安总裁10年之久的陈耿,因“个人问题”向该公司提出辞职。

  陈耿离职时,业界纷纷猜测谁会是总裁的热门人选,彼时顾颉便是之一。

  很多人都猜错了答案。

  杨德红于2014年9月初从上海国际集团“空降”至国泰君安,接棒“陈耿”,担任国泰君安总裁一职。此前杨德红担任上海国际集团副总经理一职。

  事情并没有止于总裁的变动。

  此后,国泰君安在上市前的4月23日,出现另一则更加重磅的高管人事变动。该公司董事长万建华离任,赴证通公司做董事长。随即,新任国泰君安党委书记、总裁仅8个月的杨德红开始担任国泰君安董事长。

  上市也未能使得国泰君安的高层变动暂告段落。

  上市后的7月20日,上海市委组织部发布市管干部提任前信息公示,国泰君安现任副总裁王松被拟任为国泰君安证券[微博]总裁。9月初,国泰君安内部发文公示,副总裁顾颉已经提交辞呈。

  国泰君安高层变动频繁并非个例,2014年也是高管变动高发期,曾有9位上市券商“掌门人”发生过变动。

  离职高管多分管核心业务

  券商中国记者统计发现,近期离职的券商高管所分管业务多为公司核心业务,诸如,经纪、资管、投行业务。

  于今年4月登陆新三板上市的开源证券,总经理王兆华堪称是助推公司上市的功臣之一,就在开源证券在成功登陆三板、成为第三家新三板上市券商的半年后,老将王兆华离职。

  王兆华于2008年起,便在开源证券前身的陕西开源证券经纪有限责任公司担任总经理。随后,伴随着该公司的改制和业务范围的扩大,王兆华一直担任开源证券总经理,直到今年10月8日离职。

  无独有偶,国泰君安董事长万建华的离职又一则案例。

  今年4月离职赴任证通公司董事长的万建华自上任以后便全力担负起国泰君安上市的重任。作为“银联之父”的万建华可谓是大力地推动了国泰君安的创新业务以及互联网金融的发展。

  此外,国泰君安副总裁顾颉亦是在公司担任要职,分管经纪、资管等核心业务,并在国泰君安工作长达15年。

  顾颉与国泰君安的渊源颇深,早于1998年顾颉便在国泰证券(国泰君安证券前身之一的公司)信息研究中心做宏观研究员。此后,在国泰君安有过总裁办、证券投资部等的工作经历。2010年10月,国泰君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顾颉亦担任该子公司董事长。

  东兴证券亦然。

  东兴证券副总经理高健长期分管该公司的投行业务。他曾在中信证券投行部、国信证券投行部、上海证券投行部等任职。作为一家地方性中型券商,东兴证券副总经理高健力推发展融资财务顾问业务,以及着力发展场外市场业务。通过优势项目支持场外市场项目,从而提高投行业务收入。

  国海证券离职的副总经理彭思奇分管公司财务工作,同时兼任公司旗下多个子公司的董事长及法人。

  离职折射行业大环境变迁

  探究券商高管离职的原因,仅从该行业所处的大环境“对号入座”显然不够全面客观,高管们自身的职业规划亦是决定其去留的重要因素。

  9月份,国泰君安副总裁顾颉离职后,曾有国泰君安内部相关人士表示,“体制内金融机构机制应该是顾颉离职的一个重要原因。顾颉曾经也表态,即便做了总裁,限薪等机制也是一个问题。”

  无独有偶的是银行高管,6月下旬股市震荡以来,银行业有30多位董监高等高管辞职,他们的离职也脱不开“限薪”的干系,被互联网金融“挖墙脚”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东方证券相关高层人士表示,对于券商高管而言,来自市场各方压力的确很大,可以预见券商明年业绩压力必然强过今年;此外,由金融反腐衍生出的“行业高危”,使得已获得财务自由的金融高管,会选择在江湖之中“急流勇退”,毕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从券商整个行业发展角度剖析,华东区券商首席非银分析师表示,券商高层近期密集离职,主要有两点原因:首先,证券行业经历了前期的创新发展阶段,接下来会注重创新发展与防范风险间的平衡;再者,先前,石油、铁路、电力等行业实则已经历一批反腐,作为高度“涉钱”行业,金融反腐已经在进行当中。

  “经历这样一番金融反腐与整肃后,势必会对整个金融行业起到净化的作用。”前述首席分析师称。

  至于券商高层离职后的去向,上海某大型券商相关内部人士称,“目前来看,券商高层离职一般会选择进入一级市场,专注于做PE投资人的不在少数。PE投资人的专业门槛高,对从业人员的知识积累和人脉要求皆很高。这些券商高管们脱离体制后,可以动用原本积累的资源,在此领域更加伸缩自如。

  不过,该人士补充说,“当然了,券商高管离职后,也有些会选择出国做访问学者,去潜心进修,进入另种退休状态。”

  据统计,券商高管从离职后,较少再次回归到体制内工作。业内人士表示,这也折射出目前金融行业复杂的生存业态。

责任编辑:李耀威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