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信总裁突然身亡两疑点待解:救市中扮演何角色

  □记者 吴黎华 北京报道

  国信证券总裁陈鸿桥突然身亡的消息,震惊了整个证券市场。适逢金融业反腐进入“深水区”之际,陈的身亡不免让人浮想联翩。而对于国信证券这家上市不久的券商而言,动荡频繁的高层、业绩导向激励体制下屡屡触碰监管红线,显示其国际一流投行的目标仍然道阻且长。

  总裁的“突然死亡”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10月23日,上证综指涨1.3%再度站上3400点,两市成交金额再度回到1万亿元以上。萧条的市场日益回暖,类似“牛市回来了”之类的乐观声音也开始出现。然而,就在当天收盘后,就传出了国信证券总裁陈鸿桥在阳明山庄家中自缢身亡的消息。一时间,业内为之震惊。

  随后,国信证券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家属通知,公司总裁陈鸿桥于2015年10月23日不幸去世。10月25日,国信证券在官方网站刊文悼念陈鸿桥。文章提到,陈鸿桥任职公司期间,始终以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为指引,积极落实监管机构的监管要求,全力做好资本市场稳定、建设工作;公司各项业务保持了良好的发展势头,并成功首发上市,整体经营实力稳步提升。陈鸿桥先生对工作精益求精、勤勉敬业,对同事谦和友善、平易近人,为公司的经营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公开资料显示,陈鸿桥198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微博]国际经济系。1994年起担任深圳证券结算有限公司副总经理,1997年任深交所[微博]资金交收部总监、2001年任深交所创业企业培训中心主任、2003年起任深交所副总经理,2014年6月,陈鸿桥接棒胡继之正式出任国信证券总裁。2014年12月29日,国信证券正式登陆A股,截至10月23日收盘,国信证券总市值为1378亿元,在23家上市券商当中位列第5位,紧随申万宏源之后。

  2014年10月,记者曾在广州见到了陈鸿桥,在1个多小时的交谈中,这位国信证券的总裁有两点让人印象格外深刻。一是对于互联网的态度,陈本人格外看好中国的互联网产业。陈鸿桥曾表示,同美国等其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相比,互联网是中国最具有发展潜力的产业,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中国最有可能成为全球弯道超车者,其对中国传统产业的改造也具有非比寻常的潜力,对于资本市场而言,投资银行、资产管理向互联网方向发展也是未来的一大趋势。在此后的数次公开场合,陈鸿桥也力推互联网。

  二则是对于新股发行的态度。彼时,新股发行仍然处于暂停状态。他强烈地呼吁,一方面,无论如何IPO不应当停止;另一方面,苛刻的新股发行条件将大批互联网企业逼走海外,必须予以改变。战略新兴产业板也好、新三板也好,都应当起到支持创新型企业融资和发展的功能。

  两大疑点待解

  对于陈鸿桥的“突然死亡”,外界充满了猜测。

  第一大疑点就是他和已被免职、目前正在接受调查证监会[微博]前主席助理张育军之间的关系。公开资料显示,张育军与陈鸿桥两人曾在深交所有过多年的交集,2000年至2008年,张育军担任过深交所总经理、党委书记职位,陈鸿桥从2003年起担任深交所副总经理,作为张的部下长达5年。在深圳证券业中,陈鸿桥也极力推崇张育军倡导的券商创新业务与互联网业务。

  第二大疑点则是,在已经落马的张育军所主导的本次救市中,陈鸿桥和他所领导的国信证券到底扮演了何种角色。此前,一份题为《国信证券股指期货异常交易情况的通报》(下称《通报》)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通报》称,8月5日上午11点12分3秒至11点14分47秒期间,沪深300期指主力合约价格快速下跌超0.7%。国信证券自营套保账户在此期间大量开空单,对市场价格造成较大影响,构成《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微博]期货异常交易监控指引(试行)》(下称《指引》)第五条规定的异常交易行为,中金所[微博]已对相关账户采取限制开仓措施。《指引》第五条对异常交易行为的详细解释是“大笔申报、连续申报、密集申报或者申报价格明显偏离申报时的最新成交价格,可能影响期货交易价格”的行为。8月5日当天上证指数跌破3700点大关,盘中一度大跌2%。

  通报称,国信证券还存在为司度(上海)贸易公司账户大规模融券卖空交易提供便利行为。除行业通报之外,监管层还对国信证券主要负责人、分管自营业务高管人员进行约谈,责令公司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内部追责。从通报内容看,国信证券参与了股灾中股指期货做空,并为外资对冲基金账户提供融券卖空便利,管理层因为被约谈要求追责。7月31日,沪深交易所对频繁申报或频繁撤销申报,涉嫌影响证券交易价格的24个异常交易账户采取了限制交易措施。深交所限制的证券账户黑名单中就包括国信期货有限责任公司——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

  国信证券则在8月4日发布的一则声明中称,国信证券为某客户定向资管计划提供经纪及融券交易服务,该计划以程序化方式进行交易。在7月6日-22日市场震荡期间,该计划未做任何交易;7月份其他交易日内,买入金额和卖出金额基本相当,未单边做空,国信证券对该计划日均融券余额仅为630万元。

  高层动荡不止

  在过去数年中,包括正常的任职离职和“非正常”的离职,国信证券的高层动荡不止,显示这家实行以业绩为导向的激励机制的本土投行正在面临更深层次的问题。

  去年5月,掌管国信证券12年的胡继之卸任国信证券总裁,履新前海股权交易中心。陈鸿桥接棒胡继之正式出任国信证券总裁。然而,仅仅一年半的时间后,国信证券总裁之位再度空悬。

  2015年9月22日,陈智军、胡强等9名被告职务侵占、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一案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建华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国信证券有3人涉案,分别为固定收益事业部总裁孙明霞、固定收益事业部副总裁侯宇鹏和债券交易部总经理谢文贤。

  公开资料显示,在业绩导向的激励机制之下,自2013年以来,国信证券在投行业务、固收业务、经纪业务、两融业务上屡屡因“犯规”被证监会和交易所采取监管措施或处罚。其中包括,在科恒股份IPO项目中未在会后重大事项承诺函中如实说明科恒股份中期报告业绩下降幅度较大的情况,亦未在招股过程中及时地作相应的补充披露而被出具警示函;在隆基股份IPO项目中,未向中国证监会书面说明隆基股份刊登招股说明书前经营业绩出现较大幅度下滑的事项而被出具警示函;在勤上光电项目中尽职调查不充分、未能勤勉尽责而被出具警示函。2014年4月2日,中国证监会深圳监管局对国信证券作出《深圳证监局关于对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以公司违规允许多名客户在融资或融券期限达到证券交易所规定的最长期限后展期,决定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责任编辑:李耀威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