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力A庄家现形记:两个神秘马甲操纵股价

  ⊙记者 马婧妤 夏子航 严翠

  再隐秘的马甲与创新操纵法,都难逃监管法眼。“妖王”特力A即是最新案例。其背后的玩家们如此肆无忌惮地碰触“操纵股价”红线,如不加管控,特力A们最终将反噬当下的市场。

  从7月9日最低价9.88元至上周五收盘价87.10元,并无重大利好的特力A在三个多月里涨幅达693%,成为“妖股”之王。谁在幕后操控特力A?在上周末证监会新闻发布会上,特力A幕后操纵者露出神秘一角。据介绍,吴某乐、深圳市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涉嫌合谋操纵“特力A”、“得利斯”股票价格,将被罚没款约12.9亿。由于该案仍处于调查“走流程”中,尚不便披露具体名称及详情。

  不过据上证报记者调查,深圳市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并非传言中的博纳基金,而是一家规模不大的私募,其与吴某乐涉嫌合谋操纵“特力A”、“得利斯”股价一案确定涉及两个涉案账户。这两个账户分别是“厦门信托-凤凰花香二号新型结构化证券投资集合(查询信托产品)”(下称“凤凰花香二号”)及“四川信托有限公司-宏赢七十三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宏赢七十三号”)。

  两个神秘马甲

  据了解,正是由“凤凰花香二号”及“宏赢七十三号”源起,一路顺藤摸瓜查出了特力A、得利斯背后的玩家——吴某乐及深圳市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凤凰花香二号”及“宏赢七十三号”皆未现身特力A、得利斯的半年报中。不过,在得利斯上,与“凤凰花香二号”相近的“厦门信托-凤凰花开八号新型结构化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一季度新进得利斯,持股86.26万股,随后在半年报中退出。

  进入7月后,“凤凰花香二号”及“宏赢七十三号”成为特力A、得利斯股价操纵过程中的核心账户。

  2015年5月28日,厦门信托公告,“凤凰花香二号”成立暨账户开立。据查,“凤凰花香二号”相当于一个“伞形”信托计划,其内有许多资金以“小伞”形式隐蔽其中。

  例如,6月5日,厦门信托公告,“凤凰花香二号”新型结构化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第7-12期)成立,此后一直发展至27期。

  当时“伞形”信托计划的杠杆比例一般在1:2,也有部分可以做1:2.5甚至1:3杠杆。

  以“凤凰花香二号”第9期为例,一般委托人认购金额为1000万元,兴业银行提供优先金额2500万元,合计金额即达到3500万元,存续期一年。

  正因此,投入在特力A、得利斯上的是“凤凰花香二号”哪几只“小伞”外人很难得知,资金规模也难以估计。

  6月后,A股遭遇大幅暴跌,监管部门要求清理伞形信托。7月至8月,“凤凰花香二号”内各期“小伞”也出现大面积清算。9月至10月,“凤凰花香二号”内各期“小伞”发布部分分配公告,意味着这些“小伞”因有停牌股而未清算完毕,如今复牌后再进行清算分配。

  “宏赢七十三号”所在的四川信托“宏赢系”也是气势浩大。

  据上证报记者此前调查,早在2014年年底,四川信托名下“宏赢”系列信托产品以惊人的速度扩容,公开可查的产品数量达42只,累计募资规模近百亿元,且从不公开销售。依托最高三倍的杠杆,隐身其后的蒙面私募借此渠道吸揽巨资。“目前的投资标的主要就是A股股票。”“宏赢系”产品的信托经理向上证报记者直言。

  不过,“宏赢七十三号”的信托经理昨晚向上证报记者表示,“宏赢七十三号”并非“伞托”。

  据查证,“宏赢七十三号”于2014年12月8日成立,计划分为优先委托人、一般委托人和劣后委托人,共认购信托单位10000万份。募集资金总规模为1亿元,期限为2014年12月8日至2015年12月8日。

  借道信托隐身

  昨日,“宏赢七十三号”信托经理向上证报记者表示,按照相关规定,并不能向第三方透露委托人的情况。

  一般来说,无论是“凤凰花香二号”还是非伞托的“宏赢七十三号”,外界都很难查证其真实受益人。即使上了股东榜,神秘资金仍可遁形。

  在资本市场,幕后资金借助设立多款信托计划,实际操纵账户左右上市公司股价的情况并不鲜见。通过多层架构及马甲账户,信托资金的幕后“金主”往往很难锁定。

  正是如此,部分资金往往采取如此隐形模式来逃避监管。

  “各家信托发行的私募产品,受到银监会监管,资金投入到二级市场后,涉及证监会,监管的难度会加大。”上证报记者采访多位监管部门人士后获悉,“由于证监会和银监会的监管思路并不完全一致,涉及信托产品出现问题后,监管部门未必能在第一时间介入调查,也未必能直接获取信托计划背后真实出资人等核心信息,为相关案件留下监管真空与取证盲点。”

  不过,随着证监会查处力度不断加大,特力A、得利斯类似的股价操纵案终难逃法网。

  或集中发生在7、8月间

  隐身术及马甲已被锁定,作案的时间又是集中在哪个阶段?

  考量查案流程及时间进度,再结合考虑信托清理时间表以及特力A、得利斯走势及停牌时间,吴某乐、深圳市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涉嫌合谋操纵“特力A”、“得利斯”股票价格案或集中发生在7、8月间。

  昨日特力A因被公布查处案情而直接跌停。而在此之前的三个多月里,该股已经上演了两波让人瞠目结舌的连板行情。

  第一波始于7月9日终于8月中旬。特力A从9.88元一路飙升至51.99元。此后随大盘调整,特力A持续暴跌,从高位回撤到20元下方后,开始酝酿第二波更凌厉的上攻行情。自9月14日至9月24日的9个交易日该股连续涨停,随后被停牌核查,复牌两跌停后再次上演连续涨停板戏码,直到上周五还以涨停收盘。自9月中旬起的一个多月时间里,特力A从18.51元/股最高攀至87.1元/股。此为特力A第二波上攻行情。

  得利斯7、8月间的表现也相当抢眼。

  与特力A暴涨时间极为相似,得利斯在7月14日至8月19日期间,也收获7个涨停,其中,暴涨行情从7月14日开盘一字涨停开始,截至8月19日,公司收盘价为18.98元/股,相比7月14日的7.9元/股的收盘价累计上涨了140.25%。

  对此,深圳有专业人士指出,根据证监会往常调查取证处罚时间流程与得利斯9月14日起停牌来看,证监会此次处罚,处罚依据为7、8月份作案情况概率较大,当然也不排除调查取证过程中,一边拿未停牌的特力A 9、10月份大数据进行佐证。

  《证券法》第七十七条规定,禁止任何人操纵证券市场;第二百零三条规定:操纵证券市场的,责令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足三十万元的,处以三十万元以上三百万元以下的罚款。

  从上述条款及高达12.9亿元的罚没款来看,吴某乐、深圳市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特力A、得利斯操纵股价案中获利惊人。

  这也给9月间的特力A以及更多“妖股”敲响了警钟。

  厦门营业部疑云

  资金的爆炒,往往需要通道,隐身其后的华鑫、华泰证券部分厦门营业部则极有可能是此次资金借力的通道之一。

  而厦门正是“凤凰花香二号”开立方——厦门信托注册所在地。

  记者通过对特力A与得利斯7月上旬至今的公开交易信息对比查询发现,两家分别名为华鑫证券有限公司厦门莲岳路证券营业部、华泰证券厦门厦禾路证券营业部屡屡现身,且买卖频率与交易量均非常大。

  据查,特力A在7月9日至10月26日期间,共登上深交所龙虎榜25次,换手率颇高,游资炒作手法非常明显。其中,华鑫证券有限公司厦门莲岳路证券营业部的做法,颇引人注目。该证券营业部分别于7月14日、7月17日、7月30日大量买入特力A,又曾分别于8月12日、8月19日、8月27日大量卖出特力A,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该证券营业部还曾多次出现在得利斯的龙虎榜单中,如其8月12日买入得利斯9887.55万,又同时于当日卖出7974.72万元。深圳私募人士指出,此一买一卖的交易手法,为游资惯用的快进快出手法,快速卖出股票与买入股票存在时间差,于是便可以当天同时买卖。

  奇怪的是,另一家证券营业部在9、10月份的特力A龙虎榜中也显得格外显眼。据查,华泰证券有限公司厦门厦禾路证券营业部分别于9月21日、10月14日、10月16日、10月21日大量买入特力A股票,又分别于9月22日、9月23日、10月16日、10月21日、10月26日大量卖出特力A。此外,华泰证券旗下湖南分公司、湖南分公司、深圳侨香路智慧广场营业部、北京西三环北路证券营业部等多家营业部还曾多次出现在特力A 7、8月份龙虎榜,以及得利斯7月以来的行情中。

责任编辑:李耀威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