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小市值绩差股频遭举牌:IPO暂停"傻子选股法"当道

\

   揭秘“举牌”概念股

  10月22日,南宁百货和园城黄金先后宣布,公司股票被相关方二度举牌,当天两家公司即双双涨停。

  在此现象背后,举牌概念自股灾发生以来,就始终是市场最为关注的焦点。而经历过股灾的惨烈下跌,因估值或其他原因,越来越多的个股遭遇举牌。

  据统计,近三个月来,两市已共有近80家上市公司被举牌。这些公司究竟有何独特之处,能够吸引各路资金的青睐,他们作为同一类概念股,又有哪些共性?而作为普通投资者,能否在对现有举牌股的分析基础上,找出还未浮出水面的潜在的举牌公司?

  见习记者 饶守春 北京报道

  六月股灾后,打响反弹第一枪的“举牌概念股”又有新动向。

  10月22日,园城黄金(600766)公告称,公司被新三板PE公司思考投资(831896)二度举牌,其股票当天应声涨停。思考投资亦成为九鼎投资(430719)、中科招商(832168)之后,又一家崭露头角的举牌方。

  与这家名不见经传的举牌方相比,本轮股灾以来,中科招商已累计耗资近40亿元举牌16家上市公司,引得市场一片惊叹。尽管16家被举牌的公司间并无关联,但投资者不难发现,市值偏小、业绩较差是这类公司共同的特点。

  截至10月23日,上述16家公司的平均市值仅为33.80亿元,半年报中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平均增速更是只有-46%。

  此外,被举牌的多家公司在接受采访时还坦承,遭举牌原因与公司股权分散也有很大关系。

  多家被举牌的上市公司人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举牌为股东层面事宜,只要程序合理合规,上市公司层面不便过问,至于公司为何会被举牌内部亦无研究。

  中原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袁绪亚对此认为,控股小市值公司代价相对较小,加上股灾过后上市公司股价大跌更是如此,且很多资本举牌的上市公司业绩能力并不出色,对于目前IPO暂停的情况下,控股上市公司或意在储备壳资源,为后期公司产业的注入作铺垫。

  中科招商董事长单祥双对此并不讳言,他曾公开表示:“这几家上市公司本身盘子小,市值低,主营业务一般,但产业发展空间巨大,需要我们植入新技术或者置换核心产业,重组并购空间大。”

  小市值公司易遭举牌

  说起自股灾后频频上演的“举牌扫货”好戏,不得不提其中“戏份”最多的中科招商。

  10月19日,海联讯(300277)公告称,公司第二、第三大股东拟将部分或全部股票转让给中科招商。如果成功,中科招商将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或达40.09%。

  至此,中科招商在海联讯的股东坐席成功上位,而海联讯还只是中科招商在本轮股灾后举牌的16家上市公司之一。

  数据显示,中科招商旗下中科汇通还持有朗科科技(300042)20.01%股份,鼎泰新材(002352.SZ)、北矿磁材(600980.SH)、宝诚股份(600892.SH)、国农科技(000004.SZ)和沙河股份(000014.SZ)等5家上市公司持股比例超过10%,其余11家持股比例则在5%-10%之间。

  尽管上述16家上市公司之间并无关联,既有深市也有沪市、创业板,包含的行业也是无章可循,但根据半年报披露的信息,仍可发现一些共同点:被举牌的16家上市公司市值都偏小,半年报业绩也都并不出色。

  目前,16家上市公司平均市值为33.80亿元,其中市值最高的设计股份(603018)为63.44亿元,最低的宁波富邦(600768)仅有23.67亿元,这还是在近期股市略有上扬势头上的最新市值。

  16家公司市值分布区间最多的为20-30亿元之间,共有9家,30-40亿元之间有3家,40-50亿元和50亿元以上则分别有3家和1家。

  除了市值上的共同点外,业绩较差是另一大相同点。

  根据2015年半年报,上述16家上市公司中有4家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负,其余12家公司虽然有所盈余,但都只是杯水车薪,16家公司这一项数值的平均值也只有不到800万元。

  具体来看,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最高的设计股份达到7460万元,但相比于去年同期,增速却是-10.59%。而最新披露的今年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3家半年报还盈利的公司此时已告亏损。预亏额最大的丰乐种业(000713),预计三季度亏损约5000万元,其半年报时还盈利812万元。

  对于业绩不佳为何还遭人举牌,上述多家公司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均表示,自己也无法解释。

  朗科科技证券部人士给出的解释是,公司频被举牌与股权分散有很大关系,但“被举牌后公司股权还是分散”。

  除中科招商外,其余产业资本如九鼎投资、思考投资和其它“牛散”亦在近三个月频频举牌小市值上市公司。

  作为大名城旗下子公司,9月上旬,西藏康盛分别举牌安纳达(002136)和博信股份(600038),累计持有上述两公司股份均达5%举牌线。

  梳理上述被举牌的两家公司可知,安纳达和博信股份市值也在20-35亿元区间,分别为29.84亿元和34.25亿元。在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上,安纳达今年三季度亏损4098万元,同比增速-575.74%,博信股份情况稍好,但半年报也仅盈利974万元。

  其余如九鼎投资、思考股份举牌的标的公司,乃至“牛散”朱吉满举牌的广济药业(000952)、刘江东多次举牌*ST金路(000510)等,也均符合上述举牌规律。

  卖壳重组预期催生举牌潮

  尽管各路资本在解释举牌上市公司理由时,均表示是“看好上市公司未来前景”,但在IPO暂停、注册制推出暂无定数的当下,具备“壳资源”价值的小市值公司,频遭举牌的原因并不难理解。

  上海一大型券商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小市值、业绩差的公司之所以备受追捧,就是因为其“壳价值”。目前IPO暂停,“这对于那些迫切需要上市融资的公司而言,借壳几乎成为了唯一一条路”,而这也让那些小市值公司有了更多“乌鸡变凤凰”的可能。

  除此之外,他还认为,股灾后上市公司股价大跌,市值亦随之缩水,举牌小市值公司所需代价更小,也从另一面提升了举牌的发生概率。

  “但并不是所有的上市公司都是具备壳资源的,”上述分析师说,“市值不大、业绩偏差当然是‘壳公司’里最常见的两个特征,不过除此之外,公司股权分散、以及已经暴露出重组预期也是易被举牌的原因。”

  以西藏康盛举牌安纳达和博信股份为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除了市值小,这两家公司多年来一直存有重组预期。其中,博信股份今年初曾因筹划重组停牌,但最终在5月份因重组双方未达预期而宣布作罢,并表示在6个月内不再筹划重组。

  安纳达也一直有重组传闻在市场流传,去年10月公司就已遭到“牛散”钱翠屏举牌,后者一举增持公司股份比例达到5.12%。

  “对于这类公司,举牌方只要买入,静候上市公司停牌重组即可,不出意外,一旦复牌就能收获成倍的涨幅。”沪上一家券商投行部的负责人指出,在他看来,这更像是一种“傻子选股法”,往往付出的只是时间成本而已。

  而对于中科招商的掌舵人单祥双而言,还有着更多的打算,那就是自己来玩,他曾公开表示,市值小意味着公司买入成本不会太高,同时产业整合的空间大,中科招商可以向其植入新产业、新技术。

  袁绪亚认为,IPO暂停,将使更多有上市融资需求的公司不得不选择借壳这一条“快速路”登陆资本市场。“IPO暂停得越久,注册制越晚推出,‘壳公司’的价值就会水涨船高。所以产业资本举牌小市值绩差股,并不令人意外。”袁绪亚说。

责任编辑:李耀威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