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5次大选 希腊救助协议再添变数

  六年内5次大选,债权人屡屡有种被希腊政客戏耍的感觉。

  现总理齐普拉斯在20日当晚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辞职,并要求进行提前大选。这距离他担任总理仅仅过去了7个月而已。他在电视讲话中表示,要给希腊人民一个机会来决定究竟是接受还是反对他做出的决策。他还要求举行提前选举,呼吁民众继续支持他。齐普拉斯未表示他希望何时举行大选,但政府消息人士称齐普拉斯倾向的选举日期是9月20日。

  21日,他所在的左翼激进联盟中的25名极左翼议员由于不满齐普拉斯对救助协议的妥协,选择退出该党并成立新政党“人民联盟”(PopularUnity),瞬间成为希腊议会内第三大党。

  尽管变数不断,但齐普拉斯此举很大程度上可以被理解为意在确保顺利实施第三轮救助计划而“以退为进”。

  执政党分裂

  上月因与齐普拉斯在是否接受救助计划中意见相左而被免职的环境和能源部长帕纳约蒂斯·拉法扎尼斯(PanagiotisLafazanis)摇身一变成为人民联盟党首。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希腊“不能再接受救助”,因为“救助计划将会毁了希腊和希腊人民”。

  拉法扎尼斯也表示将会竭力组成反救助计划联盟。不过,在与占据76个议席的希腊第二大党新民主党会谈之后,拉法扎尼斯称,两党至今存在“混乱而不可弥合的分歧”,完全没有合作的可能。人民联盟党潜在联盟对象仅可能是金色黎明党等小党。

  根据希腊宪法,政府辞职之后,总统将依次给予议会中席位最多的三个政党在三天内组建内阁的机会,如果都无法成功组阁,那么将在一个月内举行大选。目前,齐普拉斯已经明确表示放弃组阁权并要求总统启动看守内阁,而新民主党虽然表示有意行使组阁权,但分析认为该党联合其他反对党成功组阁的几率不大。

  因此,各种成功组阁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提前选举几乎不可避免。

  清除党内异己

  齐普拉斯的辞职促大选举动被外界解读为以退为进的“险招”,意在尽快通过大选清除党内异己,而60%的民意支持率让他很有信心能够再度通过大选获得选民支持。

  一旦左翼激进联盟获得了议会中的多数议席,则意味着齐普拉斯得到了希腊人民对第三轮救助计划的有效支持,进而就能够组成更有凝聚力的新一届政府,最终夯实他在党内的执政基础。民意授权也让他能够更无阻碍地执行包括增税、减少养老金和出售国有资产等救助计划要求的紧缩政策。

  但是,如果左翼激进联盟无法获得议会多数席位,向来希望单独执政的齐普拉斯也不得不寻找政治同盟,最可能的对象是独立希腊人党,但如果后者得票数低于3%的门槛的话,则同盟对象将会是其他中间党派。

  从种种迹象来看,齐普拉斯绝对算得上是玩政治把戏的高手,他把辞职日期选在得到欧盟第三次救助计划的第一笔贷款之后,宣布自己已经履行了上一轮大选中得到的授权,向民众传递了“言而有信,有始有终”的形象。

  而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提前大选,齐普拉斯明摆着不希望给党内异己抱团壮大的时间。此外,由于希腊议会选举实行比例代表制,所以齐普拉斯可以选择并排序党内议员候选名单,这些候选人再按该党最终得票比例进入议会。如此一来,一旦左翼激进联盟在大选中胜出,齐普拉斯就完成了洗牌。

  债权人很焦急

  就在债权人启动第三轮救助方案,欧洲稳定机制刚向希腊划拨130亿欧元贷款的当口,突如其来的提前大选无疑给刚刚初现曙光的希腊政治和经济局面带来不稳定性,欧元区各方呼吁雅典必须恪守承诺。

  评级机构惠誉发出警示,提前大选可能会导致原本计划在10月进行的救助计划进展评估延迟,并且再次引发各界对希腊是否能够信守诺言的担忧。这也将影响未来对希腊的贷款发放。

  对于长期以来习惯于高福利的希腊人来说,短时间内接受一系列的紧缩政策犹如被束缚手脚般不自在,因此大大小小的改革计划必然伴随着民众或多或少的反弹。如果齐普拉斯和他的政党能够赢得大选,那么民意将被默认为接受为换取救助而施加的紧缩政策。虽然现在仍然充满变数,但只要齐普拉斯能够恪守承诺,那么他的政权得到稳固对欧洲债权人来说不失为好事一桩。

责任编辑:李耀威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