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繁荣:大众创新如何带来国家繁荣

  内容推荐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就业与增长理论全球权威学者  

  数十年磨一剑,中英文同步出版  

  经济如何增长?经济繁荣又来自何处?繁荣的源泉在今天为什么受到威胁?  

  在本书中,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费尔普斯根据毕生的思考对此提出了革命性的观点。为什么经济繁荣能于19世纪20年代到20世纪60年代在某些国家爆发?它不但生产了规模空前的物质财富,还带来了人们的兴盛生活——越来越多的人获得了有意义的职业、自我实现和个人成长。  

  费尔普斯指出,这种兴盛的源泉是现代价值观,例如,参与创造、探索和迎接挑战的愿望。这样的价值观点燃了实现广泛的自主创新所必需的草根经济活力。大多数创新并是是亨利?福特类型的孤独的梦想家所带来的,而是由千百万普通人共同推动,他们有自由的权利去构思、开发和推广新产品与新工艺,或对现状进行改进。正是这种大众参与的创新带来了庶民的繁荣兴盛——物质条件的改善加上广义的“美好生活”。  

  作为中国经济问题研究专家,费尔普斯认为,中国将开启从贸易商向创新者、从商业经济向现代经济的转轨,最早的行动可能会很快展开。这一转轨可能要经历一两代人的时间,但他认为没有什么必然理由能阻止中国完成这个旅程。  

  作为一本兼具现实意义和思想深度的作品,《大繁荣》对任何关心经济增长源泉和社会发展未来的读者都是必读之选。

  编辑推荐

  《大繁荣:大众创新如何带来国家繁荣》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如果包含《大繁荣》一书的内容,可以成为一部更伟大的作品。——罗伯特?希勒(Robert J. Shiller) 中国经济为什么增长乏力?其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在哪里?脆弱的创新体制、焦躁的民众情绪、激进的投资策略让中国的经济增长渐渐失去了增长的动力。这本书是当下中国最紧缺的一本书,它找到了中国经济的症结所在。

  此书提出了民富才能国强,公众的创新才能带来国家的繁荣,这正是当前中国社会发展的方向。 此书解决了当前中国经济的热点话题:社会如何繁荣?经济如何增长?就业如何实现?首次提出了国民经济增长的原动力,记住,这种原动力不是科技,也不是发明。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经济增长全球权威研究专家集数十年的研究成果倾力打造。此书将作为2013年最重要的经济读物在全球上市。

  世界银行原副行长林毅夫教授、新华都商学院执行院长何志毅教授、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授王建国教授、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哈佛大学教授劳伦斯?萨默斯共同推荐。

  名人推荐

  费老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享誉世界的大经济学家,邀请我这个忘年之交为他的新书《大繁荣》写序,压力很大! 我花了整整四天,躲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旁边的酒店里,通读《大繁荣》这本经济学的鸿篇巨制,大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之感,开窍解惑,醍醐灌顶。费老把激情和理性、科学和艺术、哲学和经济学、理想和现实、历史和未来、推理和实证完美地结合在书中,没有见过经济学著作还可以这样写的,我已经好些年没有读到过这样的好书了。就像读大哲学家卢梭深奥哲学的同时获得文学艺术的享受一样,读大经济学家费尔普斯透彻经济学的同时获得妙笔生花的陶醉。

  《大繁荣》是费老对美国和整个西方过去数十年经济病症的诊断书和整治方案。他以悬壶济世之心、华佗扁鹊之术,望闻问切,把脉下药。读懂了《大繁荣》,不仅读懂了西方经济文化和经济制度,而且读懂了西方经济史;不仅读懂了资本主义,而且读懂了社会主义和社团主义。书中深刻的分析和海量的文献让我有读君一本书、胜读百本书的收获。 费老把繁荣定义为生活的兴盛,即对事业的投入、迎接挑战、自我实现和个人成长;把国家的繁荣定义为大众的兴盛,它源自民众对创新过程的普遍参与,它涉及新工艺和新产品的构思、开发与普及,是深入草根阶层的自主创新;把具有创新活力(即具有开展自主创新的欲望和能力,尤其具有激发和包容草根阶层自主创新能力)的经济称为“现代经济”,并强调现代经济并不表示目前的经济。他以理论逻辑、历史验证和数据实证阐明了现代经济能够达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货畅其流,实现美好生活,符合公平正义。而现代经济带来的一定风险和不确定性则是追求美好生活必要的成本。

  他对现代资本主义、社团主义和社会主义三种经济发展模式在西方乃至全世界的实践进行了深入的横向比较分析、纵向历史分析和实证检验,结果表明,只有现代资本主义经济发展模式符合现代经济的本质要求。 他明确指出,从19世纪20年代的英国到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繁荣的历史进程是广泛出现的自主创新的结果,是现代经济发展模式的成功;20世纪70年代至今的西方经济和美国经济衰败的历史过程是放弃正确的现代价值观和经济文化,对社团主义甚或社会主义侵蚀现代经济和政治制度一退再退的结果。要使美国经济和西方经济重振雄风,唯有再度拥抱现代价值观和现代经济文化,清除社团主义经济和政治制度对现代经济和政治制度的腐蚀。

  虽然《大繁荣》探讨的是对美国和西方经济病症的全面诊治,却对诊治中国的经济病症有非常重要的借鉴意义。2011年9月,在费老邀请我参加的哥伦比亚大学国际经济学术会议上,我发表的论文《中国模式的悖论》就是在与费老的讨论、切磋和启发下写成的,此文在会议上引起强烈反响,验证了这种借鉴意义。 王建国 北京大学教授

责任编辑:张照龙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