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和人民币的未来之路

  美国西岸时间2014年10月1日早上7时,当代金融发展理论奠基人罗纳德 麦金农教授与世长辞。最新出版的《中国金融》杂志第19期,刊发了麦金农教授为本刊撰写的署名文章《美元和人民币的未来之路》。谨以此文,纪念这位令人尊敬的经济学家。

  国际货币体系改革需要以美国改善其货币和汇率政策为方向,同时使中国逐渐成为更平等的伙伴,并需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能继续提供重要的法律支持

  罗纳德 麦金农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在所有主要的工业国家中,只有美国保留着高度发达且自由开放的金融系统。其他国家的居民(只要不受本国外汇管制)可以自由开立美元银行账户、买卖美国国债,因此美元迅速成为被普遍接受的“国际货币”。采用单一关键货币具有规模经济效益,美元迄今仍是如此,尽管其他工业经济体已经开放了其金融体系。

  1945年以来,美元本位制在世界经济中扮演着双重角色,一方面促进民间国际商务发展,另一方面有助于政府进行国内宏观经济调控。在这种关键货币制度中,上述两种角色的作用相辅相成。

  通过为全球主要大宗商品交易以及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产品出口提供通用计价货币,美元促进了国际贸易的发展。除欧洲之外,不管是即期市场还是远期市场,美元作为银行间的交易货币大大降低了企业在多边外汇支付中的成本。在一些国家政府将其货币汇率盯住美元的情况下,美元就成为其物价水平的名义锚。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超过25年的时间内,美国政府的政策确保了美元上述两种角色的作用。由于西欧和日本的汇率基本上锚定于美元,美国稳定的物价水平也帮助了这些国家的物价保持稳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复苏过程中,这些工业经济体保持着非常高的贸易导向型增长,从而带来实际GDP的增长,就像近年来中国的增长一样。作为当时全球事实上的中央银行,美联储措施得当。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政府没有财政和贸易赤字,对海外进行了大量直接投资。

  美元疲软综合征

  但从20世纪70年代至今,一系列不利的经济环境因素开始逐渐削弱美元在全球经济中的锚定作用。美国私人部门和公共部门的储蓄率开始出现内生性的下降。私人储蓄已然逐渐下行,公共部门的储蓄则以联邦财政赤字的形式急速下降。在80年代,里根总统主持的大型军备竞赛并未得到税收的支持,这导致美国出现了著名的财政和贸易“双赤字”。尽管那时已经出现了关于财政赤字会损害经济的严重警告,但在80年代末期的里根“繁荣期”,美国的利率实际上已经下降。

  虽然政治家和大多数经济学家都不愿承认,但不管过去和现在,正是由于美国在全球美元本位制中的中心地位,美国才能够通过向国外出售其国债和其他金融资产很便宜地进行融资(在20世纪80年代主要是卖给西欧和日本的中央银行)。由于错误地相信财政赤字没有危害,美国的政治家变得更为有恃无恐,凯恩斯主义者们也更加大肆鼓吹凯恩斯主义。在2008年的衰退及随后令人失望的缓慢复苏过程中,为解决失业问题而制造了大量的财政赤字,同时供给学派(有时称为增长派)的主张者们在推行减税政策时变得更加不计后果,或者拒绝能够增加财政收入的税收改革,或者为必要的公共产品提供财政支持。

  2000年以来,新兴市场成为美国国债和其他美元资产的大买家,仅中国就有约4万亿美元的官方外汇储备,大约占新兴市场总额的一半。美国的软性国际借款约束减少了国内储蓄,并造成了长期以来的财政和贸易赤字,这又会带来怎样的危害呢?

责任编辑:张照龙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