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上市公司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国恒铁路拒付承兑汇票 中试电力陷票据追索迷局

导致这家看似优质的企业欠薪停业的背后,中试电力与天津国恒的票据追索纠纷浮出水面。

  “公司原计划在新三板挂牌3-5年后实现转板上市,现在看来,这个计划要往后推迟很久了。”在湖北中试电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试电力”,430291)的会议室内,该公司一相关负责人语调低沉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他身后,挂满了企业近年来所得的金灿灿的荣誉证书。

  中试电力是武汉东湖高新区内一家从事电力设备产销集成化运营的企业。公司成立26年,是高新区内认定的“瞪羚企业”(指具有高成长性的科技型中小企业)。2013年8月9日挂牌新三板。

  但6月28日,中试电力因拖欠工资被当地电视台曝光,随后,公司高管一度“失联”,记者前往采访时,公司大门紧闭。

  高新区优质企业为何拖欠员工的薪水数月?记者梳理相关信息发现,中试电力一度停摆的背后,牵涉天津国恒铁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津国恒,即*ST国恒,000594.SZ)的票据追索迷局。*ST国恒眼下正因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面临暂停上市的风险。

  动荡的中试电力

  7月8日,中试电力办公室的大门紧闭一周后打开,办公室重新坐满员工。

  公司相关负责人肖谋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这是公司停摆一周多后第一天恢复正常运转。

  此前,由于拖欠员工工资达3个多月,无奈的员工们找到了湖北经视,后者以“公司法定代表人‘失联’ 四十多万工资变欠条”为题报道。随后,员工们又找到东湖高新管委会劳动仲裁部门要求解决。

  “新闻播出后,公司也没有来主动联系过。”电视台人士告诉记者。

  上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到公司求证,发现办公室大门紧闭,电话无人接听。隔壁办公人员证实,公司当周开始便没有上过班,听员工们提起过联系不上公司法定代表人。有中试电力员工告诉记者,公司的生产和经营部门都已放假,初定7月7日给出解决方案。

  记者随后获悉,7月8日中试电力恢复正常运转,公司法定代表人操立军现身公司,为员工鼓气。

  其坦承,公司近期在财务上遇到了困难。请员工们予以理解,“公司已经给员工做出承诺,正在积极筹措资金,两个月内将薪资发放到位。”

  肖谋表示,公司暂时关门停产,是防止部分员工做出冲动之举。

  记者了解到,公司共有50多名员工,目前已有近20名员工离职。对此,该负责人表示,此次薪资风波有员工离职,令公司元气大伤。不过目前离职的多属于一线生产工人等,公司管理经营团队仍相对稳定。“我们是做实业的。当下,希望能赶快渡过难关,让公司恢复正常生产经营。”

  国恒票据追索纠纷

  导致这家看似优质的企业欠薪停业的背后,中试电力与天津国恒的票据追索纠纷浮出水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2012年7月,中试电力与浙江甘浙实业有限公司(下称“甘浙实业”)签订合同,向甘浙实业订购一批价值1650万元的货物供给天津国恒。天津国恒给中试电力开具了三张金额均为550万元,合计1650万元的商业承兑汇票。票据到期日为2013年7月27日,中试电力向汉口银行贴现后将汇票背书给汉口银行。

  知情人士称,贴现后得到的款项中试电力付给甘浙实业,委托甘浙实业将货物直接发给天津国恒。

  拿到汇票的汉口银行后将票据背书给第三方。2013年7月,票据到期时持票人向天津国恒提示付款,遭拒后向汉口银行追索,汉口银行支付票面金额1650万元。

  之后,汉口银行向票据承兑人天津国恒和票据贴现方中试电力追索遭拒后,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武汉中院”)提起诉讼,请求支付1650万元,并按日利率万分之五支付利息,天津国恒与中试电力承担连带责任。

  2013年11月,武汉中院裁定冻结中试电力、国恒铁路1900万元的银行存款。2014年3月31日,武汉中院判决被告中试电力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汉口银行支付票据金额1650万元,并支付利息,天津国恒对中试电力债务数额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公司注册资本才3321万元,冻结的1900万元极大影响了公司的财务运行,因此才会发生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肖谋称。

  中试电力公告称,不服一审判决,已于2014年4月15日向湖北省高院上诉。

  记者获悉,天津国恒时任董事长蔡文杰在庭审时表明,天津国恒并未收到过相关货物,因此拒绝承兑。

  • 责任编辑:王勇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