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上市公司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三家银行追债 雄峰控股两上市公司债务难收

  新疆天盛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新疆天盛”)的破产重整也将其背后欠债更多的母公司雄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雄峰控股”)拖出了水面。

  作为浙江绍兴地区员工过万人的企业,雄峰控股也曾尽显“雄风”,发展成为集纺织、服装、进出口贸易等于一体的大型产业链工贸企业,一度位列浙江省民营企业百强。但自2010年开始,整个纺织行业走下坡路,雄峰控股却因借款难付,被至少三家银行追讨债务,其核心子公司则被强制破产重整。

  一位纺织行业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产能过剩的纺织行业已经被银行作为限贷重点,如果此前没有好的资本积累,企业即便想转型也没有资金和技术支持,因此现在纺织企业破产并不新奇。

  近日,石河子国有资产经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石河子国资”)一纸公告将其与新疆天盛的恩怨摆到了桌面上。

  石河子国资称,今年4月8日,旗下新疆西部银力棉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银力棉业”)向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八师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对债务人新疆天盛实施破产重整。当月16日,法院作出裁定受理债权人对新疆天盛提出的重整申请。在5月14日出具的《民事决定书》中,法院指定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担任新疆天盛管理人。

  2003年,雄峰控股在区位优势明显、资源丰富、投资环境不错的新疆石河子成立了新疆天盛,公司通过征地3000亩,计划投资38亿元,兴建雄峰工业园区,并且主要实施四大技改项目。

  这些项目包括,计划投资20亿元,配套国内先进纺纱设备的55万锭棉纺项目;投资8亿元,引进1000先进特宽幅喷气织机的生产家纺项目,以及投资2亿元,建造一座年产7万吨浆粕厂。除传统纺织业务外,雄峰控股还计划利用当地煤矿优势,投资8亿元,建造一座10万千瓦的热电厂。

  雄峰控股称,新疆天盛全部项目竣工投产后,可年增销售50亿元,利税6亿元,出口创汇1.5亿美元,新增劳动就业岗位8000个,将充分显示出西部资源优势,促进东部企业做大做强,实现共同发展。

  然而,当初的美好愿景却被急转直下的市场形势打破。卓创资讯分析师张彦杰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最初几年,新疆天盛发展迅猛,在2010年就已成为西北地区最大的棉纺企业之一,但也正是从那一年开始,国内纺织市场进入下行通道,纺织企业经营困难。

  “2010年之后,国内棉花价格一直比国外高,最高时每吨能贵5000元,除原材料成本上升,人工成本也上升了15%左右,这些因素都导致新疆天盛经营状况恶化。”张彦杰介绍。

  到目前为止,新疆天盛欠石河子国资及其下属企业的债务金额达到10.24亿元,除自身的9144.36万元外,还包括银力棉业4.62亿元、新疆天筑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44亿元以及新疆天富热电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富热电”,600509.SH)2.26亿元。

  三家银行面临信贷风险

  然而,除石河子国资及其下属企业外,新疆天盛的破产重整还将中石油所属昆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也拖下了水。

  今年6月20日,国家审计总署发布的2012年中石油财务审计报告显示,由于贷前审核不严、贷后管理不到位,昆仑银行克拉玛依分行发放给新疆天盛的贷款本息5.7亿元,至2013年7月全部面临损失风险。

  对此,中石油表示已经采取诉讼、财产保全等措施。实际上,除了子公司外,向雄峰控股追债的银行还包括光大银行和华夏银行,甚至作为明牌珠宝(002574.SZ)母公司的浙江日月首饰集团(下称“日月首饰”)也陷入担保诉讼中。

  雄峰控股成立于1995年,公司总资产38亿元,包括新疆企业在内的占地面积6000亩,是一家集大型纱线、化纤、织造、服装、印染、房地产、矿产和进出口贸易于一体的大型产业链工贸企业。

  2012年11月,日月首饰为雄峰控股向华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高新支行所借的5400万元贷款提供担保,期限为一年。但由于面临经营危机,雄峰控股未能按时归还华夏银行的贷款,在日月首饰也未能按时履行代偿责任的情况下,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日月首饰持有的明牌珠宝约7200万股股份全部冻结。

  此后经过一系列协商和代偿债务,目前法院仍冻结日月首饰持有的明牌珠宝3260484股限售股份和511519股无限售股份,并且公司需要在2014年8月底前偿还剩余900万元欠款。

  2012年8月,雄峰控股下属的浙江雄盛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雄盛实业”)向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行贷款1840万元,日月首饰提供担保。同样因为资金紧张,雄盛实业仍未能按时归还光大银行的上述贷款,导致日月首饰持有的明牌珠宝68124733股限售股份被法院冻结。直到今年3月20日,其代偿了雄盛实业所欠贷款本息共1873.99万元之后,股份才解除司法冻结。

  上述纺织行业人士介绍,浙江企业互相担保贷款的行为很多,一旦其中一家企业出现经营问题,其他企业必然会受到连累。

  两上市公司受累

  除天富热电外,雄峰控股还与另一家上市公司杭萧钢构(600477.SH)存在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欠其4327.09万元工程款。2009年4月至2010年8月,杭萧钢构陆续与新疆天盛签订了两个《建筑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和三个补充协议。杭萧钢构在各项工程验收合格,并向新疆天盛递交了结算报告及结算资料后,新疆天盛拒不支付工程款。法院判决新疆天盛支付工程款与违约金,但这一判决截至去年底仍未执行,目前也存在回收难题。

  不过,雄峰控股所处的生存环境并没有好转的趋势。生意社分析师夏婷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今年棉纺织行业面临着收储、抛储、税费等政策的变化,目前处于“阵痛”期,同时还面临各种老大难的问题,如市场需求不足、内外棉价差高企、进口纱冲击等诸多不利因素。

  昨日本报记者也致电雄峰控股,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并不了解新疆天盛的破产重整和公司的欠债情况。

  • 责任编辑:王勇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