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上市公司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借壳夭折仅10月破产重整 德勤归咎上市决策失误

“屡试不中”的德勤集团,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已于6月10日向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经浙江省高院批准,其破产重整案由舟山市定海区人民法院审理。

\

  本报记者 安丽芬 深圳报道

   IPO再度开启,首批新股在二级市场上备受追捧。然而,那些曾倒在IPO门口的公司,却鲜有人关注。

  在一众IPO失败者之中,德勤集团或是最惹眼的一家。

  2011年2月,因牵扯进PE腐败等问题,德勤集团IPO被否;半年后,相关敏感股东溢价退出后,德勤集团二次谋求上会但遭IPO暂停。无奈之下,其在2012年底谋求借壳北生药业(600556.SH),但去年8月再告失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日独家获悉,“屡试不中”的德勤集团,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已于6月10日向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经浙江省高院批准,其破产重整案由舟山市定海区人民法院审理。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获得的德勤集团破产重整《民事裁定书》显示,公司破产重整的主要原因赫然包括“选择上市的战略决策失误”。

  实际上,从借壳失败到破产重整,德勤集团只经历了短短10个月,让人再度怀疑其借壳北生之时的种种疑端,尤其是外界指称的资产造假及盈利预测虚高问题。

  随着德勤集团的轰然倒塌,那些蛰伏在其背后的10多位资本圈大佬们,上市造富梦已四度破灭。

  破产重整源起上市?

  对于两度闯关失败的德勤集团而言,IPO无异于一把双刃剑。

  民事裁定书给出了德勤集团破产的主要原因,“航运市场行业性持续低迷、选择上市的战略决策失误、资产扩张过快、企业面临20起诉讼案件,标的额超过10亿元。”

  作为舟山最大的航运企业和物流龙头企业,德勤集团前身是建于2003年5月的德勤船务发展有限公司,以经营国内沿海干散货运输、第三方物流、船员管理、船舶修造、船舶代理为主,目前已在上海、杭州、天津等多地设立分支机构。

  德勤集团是典型的家族控股企业。成立之初,由武华强、武国富、武国宏和魏建松4人出资设立,后来任马力入局。

  据北生药业披露的《重组报告书》,任马力与武华强、武国富、武国宏系表兄弟关系,魏建松系任马力表姐夫、又系武华强、武国富、武国宏堂姐夫,5人均持有德勤集团12.0234%股权,并且是一致行动人。

  经过10年的发展,目前德勤集团注册资本2.36亿元,现有员工近600名,其中船员460人。在舟山港的自有运力为25艘51.4万吨,曾有期限和航次租赁运力120万吨。2012年《中国航运发展报告》数据显示,德勤集团为国内沿海运输企业规模全国第五、浙江第一。

  2010年,已成当地龙头的德勤集团进军资本市场,保荐券商是国金证券(600109.SH)。根据当时的预披露材料,德勤集团拟发行不超过6800万股,募集资金5.5亿元用于购置两艘干散货船。

  上述申请最终因公司牵扯进PE腐败等问题而于次年2月被否。半年后,相关敏感股东溢价退出后,德勤集团二次上会,但彼时IPO已告暂停。

  “两次闯关IPO,不考虑重组成本,费用大概七八百万。如果考虑重组成本,多少就比较难说了,包括补税,上千万花费都有可能。”北方一位正在排队IPO的企业董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德勤集团坦承破产的主要原因之一正是“对上市的战略决策失误”。

  “实际上,德勤集团破产曾经有个更直接的说法,‘两次IPO冲刺未果,耗尽了企业本来就不多的现金资源’。”接近德勤集团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当时看到这个说法感到难以置信。

  两度冲击IPO无果,2012年底,德勤集团谋求借壳北生药业,但同样波折重重。2013年1月,德勤集团借壳北生药业方案公布,但在2月4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遭到不少中小股东强烈反对。

  无奈之下中介机构只得调整方案,并在4月25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涉险过关。新浪微博名为“alaina张桂芝”曾爆料称,“德勤集团贿赂北生药业股东投赞成票”,记者旋即联系其本人,但截至发稿未果。

  就在等待证监会审批过程中,只差临门一脚的借壳之行再度夭折。去年8月,北生药业发布终止重组公告。

  20亿负债难解

  屋漏偏逢连阴雨。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今年以来,民生银行杭州分行、浙商银行舟山分行等各大合作银行,已纷纷将德勤集团及其多位股东告上法庭。

  浙商银行舟山分行与德勤集团、任马力等的海事担保合同纠纷、船舶抵押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德勤集团向该行分别借款3500万元和4000万元,期限均为2013年6月至12月,任马力、张莉萍为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上述借款到期后,德勤集团仍有约7000万借款本金、234.54万元利息无力偿还。4月25日,宁波海事法院判定,德勤集团自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浙商银行方面7000万元借款、234.54万元利息。

  从时间上看,去年底德勤集团已“捉襟见肘”。在原告席上,除银行,还有保险公司以及德勤集团昔日的合作伙伴。

  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公司宁波分公司(下称宁波分公司)因保险合同纠纷将德勤集团告上法庭。宁波海事法院5月28日作出判决,德勤集团需在判决生效10内支付宁波分公司22万元保险费及利息。

  此外,江苏宏远电缆材料有限公司、宜兴市高塍镇工业集中区等也因企业借贷纠纷将德勤集团诉诸法庭,涉案金额1300万元。

  德勤集团到底欠了多少债?据前述民事裁定书披露,截至今年一季度,德勤集团总负债19.92亿元,其中各类金融机构负债17.15亿元、应付材料款1.313亿元,应付职工薪酬及社保费1549万元、其他负债1.3亿元,为子公司担保债务5.3亿元。

  进一步数据显示,德勤集团账面资产显示负债率为70%。虽然负债率未超100%,但按实物资产的市场价值评估而清偿债务,现有资产已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包括上述各银行诉讼在内,德勤集团目前正面临着近20起诉讼案件,标的额超过10亿元。

  “德勤集团的破产案最近才受理,目前只分在民二庭,负责法官、破产管理人等都还没指定。” 舟山市定海区人民法院一位工作人员称。

  • 责任编辑:王勇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