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上市公司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康芝药业虚增利润扭亏 受罚难解私刻印章悬疑

尽管受到相关处罚,但康芝药业的真面目或许还并未完全展露。

  久悬在康芝药业(300086.SZ)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轻轻落下。

  7月2日,康芝药业公告称,公司因存在两项违法事实,收到海南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其中一项是康芝药业提前确认销售收入,导致虚增2011年利润156.82万元,另一项则是应计未计期间费用,虚增2011年和2012年利润分别为238.5万元和230.79万元。

  针对上述“两宗罪”,海南证监局决定对康芝药业给予警告,并处35万元罚款,对实控人兼董事长、总裁洪江游给予警告并处10万元罚款,时任副总裁洪江涛、财务总监刘会良、副总裁洪丽萍等高管及独董亦受到相应处罚。

  事实上,针对康芝药业相关的违法违规事实,当地证监部门早在一个月前就曾专门召开过一场听证会。

  5月29日,海南证监局举行两次针对辖区内上市公司的听证会,上午是欣龙控股(000955.SZ),下午正是康芝药业,与会律师和公司高管针对相关调查进行了充分辩解。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赴现场了解相关情况。

  仅一个月后,欣龙控股和康芝药业的处罚结果便告出炉。和南纺股份(600250.SH)财务造假案一样,康芝药业的处罚结果,再度引发争议,有市场人士直陈“这是在鼓励造假”。

  外界不知道的是,尽管受到相关处罚,但康芝药业的真面目或许还并未完全展露。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在海南证监局此次处罚之外,康芝药业仍有不少违规疑点,尤其是“私用印章是否导致虚增收入”,康芝药业2011年和2012年聘请的审计机构中审亚太会计师事务所(下称中审亚太)也逃过了法网。

  此外,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除海南证监局外,去年海南国税局已对康芝药业立案并派第六稽查队对其调查,目前还未有调查结果。

  私刻印章含糊过关

  去年5月,本报曾刊出长篇报道《康芝药业里的一地鸡毛》,导火索正是康芝药业前审计总监何晓梅的实名举报。

  而何晓梅的前东家康芝药业也举报了何晓梅敲诈勒索,何本人被海口秀英公安分局批捕关押。

  一位接近何晓梅的知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何晓梅的审判结果很快就会出来。”

  针对前述报道,康芝药业曾发布澄清公告,且目前海南证监局已有调查结果。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康芝药业“私刻印章”等细节仍存疑点。

  前述报道曾提到“何晓梅在审计过程中发现,康芝药业营销质管部除按开发票要求配合开出相应的出入库单据外,还按公司要求伪造多家供应商销售出库单,并按公司授意,私刻多家供应商印章。”

  而在去年7月的澄清公告中,康芝药业解释称,“为了药品直调业务的实际需要,康芝营销在供应商授权的情况下刻制、使用供应商的业务部门专用章,该行为属于一种委托代理行为,不存在‘私刻供应商印章’的情形”。

  本报记者掌握的康芝营销部门2012年5月的供货方出库单显示,供应商有湖北虎泉药业公司、海南桂唐药业有限公司、湖南安邦制药有限公司、成都科讯药业有限公司、康恩贝(600572.SH)等,单据上盖的是各供应商的业务专用章和销售部章。其中,康恩贝销售单据上盖的是发货专用章。

  康芝药业2011年年报披露,当年6月20日,全资子公司康芝营销与康恩贝签订《布洛芬颗粒产品合作合同书》,确定康芝营销在全国代理康恩贝该产品的所有规格,合作期限5年。到2013年,康芝营销已是康恩贝第5大客户,当年发生交易1074.85万元。

  “虽然我们跟康芝药业有业务合作,但我们没有把业务章委托康芝代理。”康恩贝董秘杨俊德曾对记者表示,不可能把自己的章交给外部公司使用。

  康恩贝的说法跟康芝药业的解释大相径庭。但在海南证监局的调查结果中,康芝药业的“印章案”并未出现,对有没有通过私刻印章虚增收入的问题也只字未提。

  康芝药业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对此未予置评,称“这个事情已经结束了”。

  事实上,针对康芝药业的调查或许并未结束。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海南国税局也已经对康芝药业展开调查,目前还未有进一步消息。

  IPO次年虚增利润扭亏

  逃过一劫的还有康芝药业聘请的审计机构中审亚太。

  康芝药业虚增利润的2011、2012年,中审亚太均出具报告称其“财务报表在所有重大方面按照企业会计准备的规定编制,公允反映了合并及母公司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

  康芝药业于2010年5月上市,当年实现净利润1.39亿元。但在其上市后的首个完整会计年度,净利润便出现滑铁卢,虚增后的净利润也才281.6万元。

  根据海南证监局的调查结果,通过提前确认收入和应计未计期间费用方式,康芝药业2011年虚增利润合计395.32万元。如挤去水分,康芝药业2011年的净利润为-113.7万元。

  康芝药业对此解释为“受到《关于加强尼美舒利口服制剂使用管理的通知》影响,公司原主导产品销售额大幅减少,另外新产品的广告费用大幅增加、募投项目累计折旧费有一定增加”等。但康芝药业2011年营收3.04亿元,较2010年仅微降3.25%。

  “虚增利润金额虽然不大,但导致2011年净利润由亏变盈,对整个的财务报表影响很大。”一位资深会计师指出,康芝药业于2010年5月上市,如果2011年就亏损就比较难看了。

  上述解释或许也是康芝药业虚增利润的动机之一。根据海南证监局调查,康芝药业提前确认销售收入,虚增2011年利润156.81万元。事情要追究至2011年10月,当时洪江涛同意康芝药业全资子公司康芝营销与云南万萃药业公司(下称云南万萃)签订《OTC合作推广协议》。

  按照协议安排,2011年12月15日,康芝营销与云南万萃签订《产品购销合同》。但到12月29日,在康芝营销未按《OTC合作推广协议》履行投放广告义务前,康芝营销确认了上述销售收入250万元,虚增利润156.81万元。

  在上述资深会计师看来,如果康芝药业隐瞒《OTC合作推广协议》,审计师很可能审计不出来,审计师是否知情并配合隐瞒难下定论,但康芝药业通过应计未计期间费用虚增利润,审计师难言不知情。

  通过应计未计期间费用,康芝药业虚增2011年和2012年利润分别为238.5万元和230.79万元。2011年3月,康芝药业增资取得北京祥云51%股权,后者对办事处实行拨付备用金政策。

  2011年及2012年,北京祥云各办事处业务人员已将备用金用于当地市场开发和销售渠道,但不能提供合格票据予以核销,而且各办事处对于备用金的使用未设相关备查账记录。

  2012年9月26日,康芝药业要求北京祥云在年底前回收上述备用金余额。后经北京祥云时任总经理仇某和洪江游协商,由洪江游出面协调对外借款,2011年和2012年分别借款467.64万元和452.53万元用于归还北京祥云备用金。

  “针对上述应计未计期间费用的违规事实,审计师难以摆脱嫌疑,因为只要对北京祥云进行审计,应该能审得出来。”上述资深会计师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5月30日,接替何晓梅出任康芝药业审计部负责人的章群辞职,此时距离其上任还不足1年半。

  • 责任编辑:王勇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