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上市公司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实控人方威受查三公司停牌 方大系大厦将倾

“正是依靠非完全市场化的协议收购和非市场化或半市场化的行政力量的强力介入这两个杠杆,方大在低价获得国企资产后,再以市场化的方式高额定价,于是,我们看到一个个方大系点石成金的故事不断上演。”

  6月30日, “方大系”掌门人方威正接受调查的消息传出后,其旗下三家上市公司方大特钢(600507.SH)、方大炭素(600516.SH)和方大化工(000818.SZ)齐齐宣布停牌。

  6月27日,据新华社报道,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布公告显示,辽宁省人大常委会罢免了方威的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

  此前,已有消息称,方威在6月初已接受调查。巧合的是,在已经落马的前任江西省委主要领导先后主政的甘肃和江西,方大集团均参与了当地多家国企的并购重组。特别是其于2009年参与的南昌钢铁旗下上市公司长力股份(此后更名为方大特钢)重组更是被指量身定做,从而备受争议。

  公开资料表明,作为“方大系”掌门人的方威于1973年出生,辽宁沈阳人,早年发家于辽宁抚顺、沈阳等地,后将事业向全国拓展。

  事发前,方威任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在2012年胡润发布的《2012少壮派富豪榜》中,其以财富150亿元人民币位列亚军。

  另据辽宁方大集团官网资料显示,该集团资产总额700多亿元,销售收入800多亿元。

  当天,一位江西资本圈人士告诉21世经经济报道记者,“方威造系主要采取非市场化手段进行。其惯有的手法就是通过密切的政商关系,先行以低价收购有土地、产权纠纷或亏损企业后,在补办相关手续或注资达到相当资产规模后,再注入上市公司,并从中获得资本溢价。”

  方大造系图谱

  前述江西资本圈人士表示,方大集团造系始于2006年。在此后的短短5年时间里,方大集团在资本市场频繁大显身手,屡屡收购陷入困境的国企。而伴随其对方大炭素、方大特钢、方大化工的一系列收购完成,“方大系”也已俨然成型。

  对此,有媒体称,方大系在资本市场高歌猛进的这段时期,包括方威本人财富快速积累背后无不与与苏荣的仕途轨迹亦步亦趋。

  2006年6月,地处兰州的原海龙科技由于连续两年亏损濒临退市,当年9月,方大集团通过司法拍卖获得公司51.62%的股权,成为新的控股股东,并将其更名为方大炭素。

  不过,方大集团入主并没有付出真金白银,而是以非现金还债,再将溢价的资产注入到上市公司抵消了原大股东的欠款,使得方大系旗下整体炭素资产实现了借壳上市。苏荣时任甘肃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

  2007年底,苏荣再次调往地方,担任江西省委书记长达六年时间。在此期间,方威不仅是江西省委、省政府的“座上客”,亦在江西的国企改制和矿产资源开发上屡有斩获。

  2009年8月,在华菱集团、五矿集团、江西省内的新余钢铁等大型钢企参与竞购的情况下,方威旗下方大集团却成为了并购南昌钢铁的最后赢家。2009年9月30日,江西省冶金集团与方大集团签署了股权转让合同,江西省冶金集团将其持有的南昌钢铁57.97%股权全部转让给方大集团,最终交易价为9.1亿元。方大集团由此成为长力股份的间接控股股东与实际控制人。

  然而,在方大集团并购南昌钢铁的过程中,除了量身定做的并购条件以外,其在产权交易所挂牌期间就宣布拟受让方以及在没有确定收购主体时就提前发布了增发公告也引发市场广泛质疑。

  紧接着在2010年7月,方大集团又将*ST锦化(后改名方大化工)收归麾下,成为*ST锦化的实际控制人。

  对此,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学副教授黄张凯认为,国有体制下代理人缺位导致国有资产严重受压的背景,为方大集团并购模式的不断复制提供了土壤,使其得以低成本“蛇吞象”收购国企。

  “正是依靠非完全市场化的协议收购和非市场化或半市场化的行政力量的强力介入这两个杠杆,方大在低价获得国企资产后,再以市场化的方式高额定价,于是,我们看到一个个方大系点石成金的故事不断上演。” 黄张凯表示。

  后续资本腾挪悉数“流产”

  如今,随着掌门人方威“出事”,其掌控的方大系无疑将遭受巨大的冲击。作为方大系的核心成员,方大特钢实际上早已感受到了深深的寒意。

  “资本腾挪是方大系的惯有手法。按照方大集团的计划,包括江西的几个矿产在内,其旗下收购的部分矿产资源原拟注入到方大特钢。但是,现在看来,这一计划已不可能实施。”对此,上述江西资本圈人士称。

  6月28日,方大特钢发布公告称,公司同意豁免方大集团终止实施将瑞鑫源、瑞长鸿、瑞德鸿和钧富合股权等四家公司股权注入公司的承诺。

  此前,方大集团于 2010年5月对上述4家公司实施了增资,增资完成后,方大集团对上述四家公司各持股 26%。方大集团增资时承诺将上述四家公司股权注入公司。

  但如今,方大集团拟全部退出瑞鑫源、瑞长鸿、瑞德鸿和钧富合股权,并将于2015年12月31日前完成股权交割手续。

  同时,方大集团还终止实施将天子山铁矿股权注入公司的承诺事项,终止将博凯矿业和润鑫矿业股权注入公司的承诺。在上述3家矿业公司中,方大集团各持有其32%、55%、55%股权,原计划于2015年12月31日前完成股权交割手续。

  而这三家公司,也是方大集团早在2010年8月便承诺将注入上市公司的资产。

  此外,方大集团还变更履行新澳矿业承诺事项。因该公司现已停产,方大集团将新澳矿业52%股权注入公司的承诺变更为2017年6月30日前办理完毕新澳矿业注销手续,并终止实施将新澳矿业股权注入公司的承诺。

  对于目前处在舆论中心的萍钢公司(含中创矿业)以及沈阳煤气炼焦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的资产注入承诺,则变更为股权托管。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方大集团还曾一度有望曲线入主江西国资旗下的新钢股份(600782.SH),以此将江西的三大钢铁企业悉数揽入怀中。

  2014年4月,连续停牌近2个月的新钢股份发布公告,拟通过定增的方式收购萍钢公司。截至2013年末,萍钢公司净资产约80.60亿元,新钢股份净资产约76.34亿元,若此次得以顺利增发,则方大集团可实现曲线入主新钢股份。

  不过,方大集团的计划终究没能获得放行。2014年5月末,江西省国资委暂停了此次并购。

  • 责任编辑:王勇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