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上市公司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上海新梅股权之争硝烟难息 股东大会暗战

股东大会并未出现预期中的激烈场面,但双方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均表示,未来或将增持股份,这场拉锯战距离结束之期似乎尚远。

  不知是因为那一场滂沱大雨,还是因为之前的剑拔弩张真的有所平复,昨日的上海新梅(600732.SH)股东大会并未出现预期中的激烈场面,而是转为更为微妙的暗战。而对于这场控制权之争,双方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均表示,未来或将增持股份,这场拉锯战距离结束之期似乎尚远。

  媒体占半的股东大会

  当昨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赶到位于青浦的某度假村(上海新梅2013年度股东大会召开地点)之时,门口已经聚集着数名记者,而随后记者进入会场之时,发现在场仅有20余人,而记者却占据了近半。

  新晋大股东兰州鸿祥及其一致行动人出席了六位代表,与之前预期的那种激烈场面不同的是,新晋大股东与上海新梅董事会并未上演对骂,而是在一轮又一轮的问答中悄然展开暗战。提问环节的第一个问题直接指向了之前上海新梅进行的资产重组事项,为何没有披露拟重组对象情况以及独立董事是否参与。公司董事会回应称因为重组未确认前不能披露相关方情况,而独立董事之所以未曾参与是因为该事项尚在进行可行性审议过程中,没有走到提交董事会的过程之中。

  “重组事项是经得起审核的,之所以未能披露对方名称是出于商业机密的考虑,也是对方的要求。”随后上海新梅董秘何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虽然双方曾多次沟通,但是在估值上的分歧太大,以至于重组未能进行下去,也就未提交董事会讨论。”

  随后问及公司董事会成员问题,称之前南江集团的代表曾志锋以及另一位已经辞职的董事罗炜岚为何依旧在董事会成员名单之中,公司方面则回应曾是一位在资本市场有多年经验的优秀人才,在公司一直努力进行资产重组谋求转型过程中会带来帮助,而罗则是因为对目前的上海新梅依旧有着很大的帮助。此外,诸如为何原大股东兴盛集团高位减持等问题,公司层面表示大股东是为了公司转型储备资金等等。

  看上去十分平静的会场其实依旧暗流涌动。在昨日下午的计票环节中双方再度陷入僵持。《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现场了解到,兰州鸿祥一致行动人方面为了避免投票无效,在进行现场投票的同时还进行了网络投票,而其中一个一致行动人在委托授权投票时出现登记股份数量前后不一致的情况,双方僵持不下并导致投票结果延迟披露。

  而根据昨日晚间上海新梅发布的公告,在昨日股东大会上讨论的八项议案中,除去《2013年年度报告》以及《2013年度利润分配预案》两项议案之外,其余六项议案均被否决。何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部分议案的被否对公司经营影响有限。“还是需要提醒投资者,一旦举牌方的行为最终被认定为违规,则此次投票结果将被认定为无效,届时公司可能要重新召开股东大会重新审议相关议案。”何婧称,“此次股东大会公司开通了网络投票,从效果来看,网络投票股东参与积极性很高,但是诸多议案被否的确是未曾料及到的。”

  拉锯将继续

  显然,这次的股东大会只是原来以及新晋大股东双方正式对决的开始。《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现场了解到,双方对于未来是否会继续增持上海新梅股权的问题,都明确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在昨日的股东大会上有投资者提问称兴盛集团是否会让出公司控制权,上海新梅董事长张静静在会后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股东大会现场的确比较温和,这与监管机构的协调不无关系。“双方都同意将一些法律争议问题先搁置。”张静静称,“兴盛集团方面未来也不排除继续增持股份的可能性。未来也会继续努力推进上市公司的转型,更多地倾向于文化、新材料以及金融等领域。”

  张静静称,由于目前兰州鸿祥方面及其一致行动人是否最终会被认定有效的问题尚没有答案,公司方面也在等待监管层的调查结果。而对于增持的问题,张静静称渠道有很多,可以协议转让,“毕竟二级市场直接买入的话,一定程度上会延缓公司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的进程,根据规定不能在重大资产重组前六个月买入股票。”

  在昨日晚间的公告中,上海新梅强调称根据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如果证监会认定兰州鸿祥及其一致行动人在被立案调查期间的表决权收到闲置,则本次会议的表决结果将在不计入兰州鸿祥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数量之后重新确认。显然,在原大股东方面看来,兰州鸿祥方最终的调查结果将决定着表决权是否有效。

  而记者在采访兰州鸿祥方代表朱联之时,其表示这个事情并非如此。“我们现在就是第一大股东,我们的表决权自然有效。”而对于最终的调查结果,朱联也表示相当有信心,未来还会继续增持上海新梅的股份。“最初只是单纯的财务投资,但是在随后上海新梅发布了相关公告之后,一致行动人才决定签署一致行动协议,进行维权。”朱联称。

  对于未来可能入主上海新梅之后将给上市公司带来什么样的新的资产以辅助上海新梅转型,朱联并未对记者明确表示出可能的方向。在公告一致行动人协议之前的大宗交易,朱联也表示的确是兰州鸿祥从八个自然人那里通过大宗交易承接了相关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双方对于调查事项各执一词,但是记者还是发现,在这种表象上的拉锯战即将进一步升级的同时,双方都表示愿意与对方进行商谈,只要对方能提出对上市公司有利的方案都可以接受,“只是到目前为止,双方的可商谈时间都未能达成一致。”

  • 责任编辑:王勇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