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央行高层集体为余额宝正名 工行前行长是拥趸

”  在参加全国政协小组讨论会时,周小川也明确表态,对余额宝等金融产品肯定不会取缔。在表态对余额宝“容忍”的同时,三位央行高层更为明确地提出下一步动作势必为加强监管。

  央行三位高层均肯定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创新,但也强调完善监管

  刘田

  对于顶着“吸血鬼”质疑的余额宝类互联网金融产品,央行高层终于在两会期间集体为之正名,均称不会将之取缔。

  一名基金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个表态是意料之中,监管层对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创新总体持鼓励态度,但监管将会趋于严格和完善。

  另有分析人士称,严格和完善的监管意味着统一性和公平性的加强,未来有关产品的政策套利空间或将遭到压缩。

  央行高层一天四表态

  昨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潘功胜和易纲三位全国政协委员一天之内被追问四次,均表态鼓励互联网金融,不会取缔余额宝类互联网金融产品,并将加强监管。

  4日上午全国政协小组讨论会结束后,再次被记者团团围住的周小川,在如何对待互联网金融以及余额宝的问题上,重申要在金融领域“鼓励科技的应用”。

  他说:“互联网的金融业务发展也算是一个新事物,所以过去的政策、监管、调控,各个方面不能完全适应,需要进一步完善。但整体来讲金融业的政策是鼓励科技的应用,因此也要跟上时代与科技的脚步。”

  在参加全国政协小组讨论会时,周小川也明确表态,对余额宝等金融产品肯定不会取缔。

  同日举行的全国政协经济组分组讨论会上,潘功胜则肯定了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在满足微小企业融资、增加百姓投资渠道、提高社会金融服务水平、降低金融交易成本、推进利率市场化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并称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发展微型金融机构,放宽准入,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

  易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要支持和容忍余额宝等金融产品的创新行为,同时也将适当采取措施对可能产生的市场风险加以引导和防范。

  在表态对余额宝“容忍”的同时,三位央行高层更为明确地提出下一步动作势必为加强监管。

  周小川称,过去没有严密的监管政策,未来有些政策会更完善一些。“现有的政策有的不全面,个别有漏洞,有的地方竞争上不一定公平,这都会通过改善来促使健康发展。”

  潘功胜提出互联网金融主要存在两方面问题:一是监管缺失,监管主体和监管规则不完善,在监管上不统一;二是具有一定的风险性。因此,互联网金融要鼓励创新与发展,同时要完善和规范监管。

  易纲则提醒:“作为商业银行和一般性储户,不论是对金融机构开发的投资产品,还是针对普通储户的投资产品,首先应该对其投资的实际产品性质有一个清晰的了解,然后再进行投资。”

  “监管”的边界

  但对于“监管”的定义看上去还稍欠共识。

  支付宝公关总监陈亮昨日在微博上统计了得到的监管:“诞生至今的264天里,共计得到各种监管43次,平均每6天一次。含文件备案汇报、现场调研、现场检查等多种形式。从今年1月至今,央行、证监会、国家审计署等累计来监管了19次。”

  这意味着,虽然监管大调已定,但监管的边界以及未来的完善方向依然充满着争议。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温彬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称,未来监管层应该将互联网货币基金和银行理财产品统一监管标准,公平竞争。“这两类理财产品都是作为一般活期存款的替代品,但目前监管标准差异很大。”

  全国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谢卫说,余额宝的崛起是2013年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最大事件,它推动了货币基金进入寻常百姓视野,但其初始宣传基本忽视了货币基金的风险特征,直接将收益冠以活期储蓄的若干倍。而且,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尚处于“无门槛、无标准、无监管”的三无状态。这导致部分互联网金融产品尤其是理财产品游走于合法与非法之间的灰色地带,稍有不慎就可能触碰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非法集资”的红线。

  上述基金业内人士还称,余额宝的规模太大了,如果发生不可预测的大规模赎回,又无法及时提现的话,通过互联网的快速传导将引发连锁效应,或将造成整个市场的流动性危机。

  除了这些“监管派”外,还有支持互联网金融的“野蛮生长派”,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化腾以及全国人大代表、小米公司董事长雷军都称,互联网对金融是新的颠覆者。

  互联网人士以外,被互联网金融发起挑战的银行业也未必全部持否定态度,全国政协委员、工行原行长杨凯生就是余额宝的拥趸之一,他称和妻子都经常使用余额宝。

  全国政协委员、人民银行重庆营管部党委书记白鹤祥也称,余额宝为利率市场化接下来的普及做了铺垫,互联网金融的“野蛮生长”值得鼓励。

  未来金融生态

  截至昨日,余额宝的七日年化收益率已经降低到5.9%,几个月前,这一收益率还曾高达6.5%甚至更高。

  目前互联网货币基金投资门槛仅1元起,但银行理财产品投资门槛为5万元起,且首次购买需面签。温彬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如果未来银行理财产品门槛降低的话,余额宝等互联网货币基金的增速或将放缓。

  对于传统银行业而言,余额宝类货币基金通过吸引银行活期储蓄,再通过货币基金投向协议存款,导致银行活期储蓄的流失和负债成本的上升。因此,2月末,有来自中国银行业协会的监管建议称,应将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货币基金存放银行的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管理,不作为同业存款。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招行原行长马蔚华表示,余额宝的钱用来投资货币基金,货币基金存回银行,这一圈下来资金成本升高了,对实体经济没有任何意义。“如果商业银行活期存款利率放开,余额宝的盈利空间会变小。”

  “余额宝确实抢了银行的生意。”全国政协委员、合众人寿董事长戴皓表示,但反言之,这与中国可投资金融产品供给过少也有极大关系。在国外,可供投资的金融产品很多。

  杨凯生称,互联网企业、银行和非银行传统金融机构都在发展,在严格的监管规范下共同发展才是一条真正的出路。

  已经突破8100万用户的余额宝,将进一步为生存而向更严格的监管妥协。(本报记者杜卿卿、张静、杨芮对本文亦有贡献)

  • 责任编辑:杨明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