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上市公司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昌九生化董事长曾身兼三职 姚伟彪被指非局外人

  赣州稀土借壳往事:

  “树欲静而风不止。”围绕赣州稀土借壳前后的种种疑问并没有因为牵手威华股份(7.00, 0.64, 10.06%)(002240.SZ)而得到圆满的解答。相反,在这起纠缠已久的“多角恋”背后,相关事态仍在进一步发酵。

  伴随威华股份复牌后的四个“一字”涨停,在公司停牌前精准潜伏的两家阳光私募也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

  据威华股份此前披露的今年三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在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中海信[微博]托股份有限公司-浦江之星12号集合资金信托(浦江之星12号)紧随公司原实际控制人李建华、李晓奇父女之后,位列公司第三大流通股股东,持股500万股。

  然而,通过其持股变化不难看出,浦江之星12号押注威华股份可谓是极度精准。今年3月末,浦江之星12号便以252万股的持股数量一跃升至公司第四大流通股股东。此后,威华股份即于4月16日宣布停牌筹划重组。而另据威华股份今年中报披露,截至今年上半年,浦江之星12号期末持股数已进一步增至500万股。

  值得一提的是,有消息称担任浦江之星12号操盘手的姚伟龙与赣州稀土原绯闻对象昌九生化(21.16, -2.35, -10.00%)(600228.SH)董事长姚伟彪系本家堂兄弟关系。

  姚伟彪曾为赣州稀土副董事长

  在浦江之星12号精准潜伏背后,是否存在借壳风声走漏的嫌疑呢?11月6日,面对市场质疑,姚伟彪在回应21世纪网时,并没明确否认其与姚伟龙的本家堂兄弟关系,而是声称,“我只是一个上市公司董事长,并没有这么大权力去决定一个公司的收购和重组,至于投资者如何猜测,是他们自己的问题。跟姚伟龙是不是亲戚关系也与威华股份重组没有关系,至于有没有涉及到内幕交易问题,这个还需要证监会立案调查,我不方便回答。”

  不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对此却表示了强烈质疑。“姚伟彪的个人身份不仅仅只是昌九生化董事长这么简单。姚伟彪曾同时担任了昌九生化和赣州稀土副董事长的双重职务。2011年4月15日,姚伟彪被聘任为赣州稀土副董事长。直到一年之后,姚伟彪才被免去赣州稀土副董事长。”

  该知情人士进一步称,“姚伟彪曾经在赣州稀土矿业重组过程中曾扮演了重要角色。同样,2013年姚伟彪在升任昌九生化董事长之前,也早已担任了江西国控副总经理,从2011年1月直至2013年10月,姚伟彪才被免去江西国控副总经理。”

  资料显示,江西国控直属于江西省国资委,主要负责省属国有资产及国有股权的管理和运营,资本运营,企业改制重组顾问、投资咨询和财务顾问,资产托管和代理,省国资委授权的其他业务。

  “赣州稀土的实际控制人为赣州市国资委,而赣州市国资委的上级主管部门又是江西省国资委,姚伟彪曾同时担任昌九生化和赣州稀土副董事长职务长达一年,且其在省国控副总职位亦长达近两年,直到上月才被免。因此,姚伟彪的履历已充分表明其为此次重组的重要知情人士或内幕人士,远非其所谓‘仅仅是昌九生化董事长’的局外人角色一般。”该人士强调。“同样,如果两人真是本家堂兄弟关系,作为潜在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姚伟龙在威华停牌前精准入股也使其无法摆脱内幕交易的重大嫌疑。”

  昌九生化遭弃背后

  在这起闹得沸沸扬扬的重组绯闻背后,昌九生化无疑是最落寞的。截至11月7日收盘,公司股票已连续三个“一字”跌停,全天报收21.16元。

  但是,在昌九借壳遭弃背后,前述知情人士认为,作为昌九生化实际控制人的赣州国资却借重组绯闻上演了一幕“空手套白狼”的好戏。

  可以佐证的是,自2011年末赣州国资启动对昌九生化资产重组以来,赣州国资旗下具体负责操盘的全资子公司——赣州工投至今也没有拿出任何实质性的重组举措来。

  不仅如此,昌九生化今年5月31日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诉讼涉及股权处置事项的公告”,事隔一年多之后,此事再度曝光了江西国控和赣州工投双方在股权转让款与改制资金支付先后顺序上存在的巨大分歧。

  由于股权转让双方经数轮磋商不能协商一致,使得昌九集团所需3.52亿元的改制资金不能及时落实,大部分改制项目无法实施,企业维稳压力巨大。最终,法院通过拍卖昌九集团所持公司股份1800万股才筹集到了上述款项。

  11月7日,昌九生化在当天发布的股价异动公告中也表示,经公司向昌九集团、赣州工投以及赣州国资询证后均确认,截至目前及未来三个月内,不存在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可能产生重大影响的应予以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

  “据我们了解,当初赣州国资接手昌九生化重组并不是你情我愿,而是基于行政压力所致。主要是,江西省省属国有资产要从一般竞争性行业的退出,完成省属国有企业的战略性调整,才找到地方国资接盘。”该知情人士称。“而昌九生化主要从事化肥的生产和销售,目前国内化肥行业产能过剩,同质化竞争激烈,导致集团和上市公司都亏损严重。”

  截至目前,昌九生化控股股东昌九集团旗下资产仅剩下昌九生化和另一家同样资不抵债的全资子公司江西江氨化学工业有限公司(江氨化学),而集团下属另外两家子公司早已实施了破产重整。

  相关资料显示,昌九集团在2011年和2012年前9月分别实现主营收入98907.88万元和49982.77万元,实现净利润亏损分别高达40625.9267万元和10479.3048万元。

  有意思的是,早在赣州工投2011年年末拟入主昌九生化的同时,其旗下两处稀土资产也被匆匆削离。

  2011年12月2日,在公司发布“关于签署控股股东股权转让框架协议的提示性公告”时也提及,赣州工投在《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揭示,赣州工投已分别于2011年11月22日和24日将原持有的赣州稀土发展控股有限公司25%的股权和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15.08%的股权全部划转出去并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至此,赣州工投不再持有稀土股权。

  而双方股权转让框架协议的签定日期为2011年11月24日,赣州工投如此急切削离旗下稀土资产,用意昭然若揭。

  • 责任编辑:福志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