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上市公司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牛股东方园林财务迷雾 涉嫌向大股东输送利益

近期,审计署在全国掀起的地方债务审计在持续发酵。而东方园林成为此次风暴的承受者之一。项目普遍遭遇回款难,华丽“大单”变身一地鸡毛。

相关板块:

  “大单”如画饼,存货5年增35倍,靠资本市场输血的“东方模式”恐难以为继。此外,东方园林还被指涉嫌同业竞争及向大股东输送利益。

  ●资本市场不乏神话,如曾经的银广夏、德隆系等等,他们在股市上的表现曾如神迹般让人震惊,但对于资本操纵的过于依赖与扩张上的过于激进仍不可避免的将他们蹈入覆灭。

  ●当我们将目光转向号称“园林第一股”的东方园林,审读其资本市场上升路径时,我们也发现了类似银广夏和德隆的“魅影”。东方园林成立于1992年,主营园林建设,公司定位“城市景观体系运营商”,是两市中第一家园林业上市公司。

  ●一名长期跟踪东方园林的投资者称,“东方园林喜欢披露大订单,以前每每披露大订单,股价往往会涨停,而从没有人考虑过这些大单完成时间是多久、是否能完成、完成的程度如何、钱能否收回。”

  ●据《价值线》记者统计,截至2012年12月,东方园林公布类似“大单”20个,而每次“大单”公布股价均水涨船高,2013年东方园林股价(复权后)最高达到约585元,市值增加近6倍。

  ●但当我们重新审视这些“大单”时,却发现这些“大单”实际履约金额与当初合同签订金额普遍缩水,而当初号称16亿的鞍山项目和12亿的本溪项目竟均已停工,而12亿的大同文瀛湖及锦州世园等多个项目均因地方债务危机遭遇回款难。华丽“大单”的背后竟是一地鸡毛。

  ●东方园林虽然业绩连续多年增长,但伴随的却是连年高企的应收账款和存货。2008年至2012年底,东方园林主营业务收入4年间取得近10倍增长,由2008会计年度的4.16亿元增长至39.38亿元。但应收账款以更高的速度增长,由2008年底的0.85亿元,增加至2012年底的17.27亿元,增长了20倍。而存货更以3倍于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率的速度累积。2008年时这一数字仅有0.9588亿元,而到了2012年底时已高达35.62亿元,5年间增长了35倍。

  ●东方园林2013年中报公布的数字更是触目惊心,截至报告期末,东方园林应收账款已达到20.98亿,存货更是飙升到45.2亿。此外,东方园林还被曝出涉嫌同业竞争及向大股东输送利益。

  “大单”画饼难充饥

  近期,审计署在全国掀起的地方债务审计在持续发酵。而东方园林成为此次风暴的承受者之一。项目普遍遭遇回款难,华丽“大单”变身一地鸡毛。

  东方园林于2009年11月27日登陆A股市场,凭着不断释放的“大单”利好,上市以来股价不断攀升。2010年5月11日,东方园林公告称与大同市园林绿化中心签订《大同市文瀛湖项目景观工程合同》,合同总金额12亿元。该合同公告一出,东方园林当日股价一度被封上涨停板并最终大涨8.86%。

  紧接着,5月24日,东方园林发布特大利好公告,称公司与鞍山市城市建设公司签订了《鞍山市城市景观工程合作协议书》,工程总投资约16亿元。公告一出,该股便封至涨停板,报出了174.22元的高价,短短约7个月时间成为新一代的沪深两市第一高价股。

  但这些当年将东方园林送上神坛的所谓“大单”目前进展情况如何呢?

  业内人士称,园林工程一般要两年工期,那么我们倒推两年,以东方园林2011年8月之前直至2009年11月上市时签订的项目为考察标的进行逐一审核。

  东方园林自2009年上市至2011上半年度签订超过2亿元以上的项目有9个,9个项目中,顺利完工或正进行的项目有6个,而已停工或规划未批的项目就有3个,停工率达33.3%。而当初号称16亿的鞍山项目和12亿的本溪项目竟均已停工,12亿的大同项目与11.33亿的锦州世园项目均遭遇回款难。

  按照东方园林的5-3-2模式(垫资完工后应收5成,完工后一年收3成,剩余尾款2成要完工两年后收取),12亿的大同文瀛湖项目至今早过三年结算期,应收到项目款的8成,但大同方面目前仅支付4.23亿元,如果扣除东方园林前期30%的垫资额与利息成本,该项目可以说是赔本赚吆喝。

  锦州世园会一期项目于2011年6月签订,今年4月完工,合同金额为7.99亿元,按照532模式,完工后东方园林应收款5成,即4亿元左右。但截至目前,实际收款仅2.45亿元。

  至此,东方园林当年签订的超过10亿的大单,几乎都遭遇了“滑铁卢”,华丽“大单”竟沦为一地鸡毛。

  此外,鞍山项目也一直被舆论质疑是东方园林操纵股价的筹码,因为鞍山项目从一开始就被称为不可能完成的项目。《鞍山市财政局2010年财政预算(草案)的报告》中显示,2010年,鞍山市的城乡社区事务(含城市基础设施的投入)支出安排20.2亿元,而鞍山市政府与东方园林所签订的项目,工程总投资就约为16亿元,显然,鞍山市不可能拿出接近80%的预算,仅仅用来操作这个城市景观项目。

  同在北京的某花木公司高层透露,东方园林在上市前就以低价低利润闻名,而上市后更将这一模式发挥到了极致。某券商园林业分析师告诉《价值线》记者,“东方园林采用的是先垫款后收款的运营模式,这种模式也是园林企业运作市政项目的主要模式,使得园林企业形成了大量的应收账款。不过遗憾的是,东方园林遇到了地方债问题,应收账款难以收回,而BT模式(先垫资后收款)又决定钱要不断地垫出去,成为恶性循环。”

  从东方园林近年来公告的信息来看,该公司的主要大单客户多为各级地方政府。今年8月1日,审计署开始对中央、省、市、县、乡5级政府性债务进行彻底摸底和测评。主营园林绿化工程业务的东方园林在此次国家清查地方债的背景下显著承压。

  上海市园林绿化行业协会的一位管理人员称,“园林工程一般要2年工期,按照东方园林的5-3-2模式,也就是最理想的状态下公司从出资到回款需要4-5年时间,资金成本按年7%计算,东方园林即使35%的毛利率也仍然是在赔本赚吆喝……”

  垫资拿项目—披露大单—推高股价—股权质押—弥补资金缺口,如果不是近年来爆发的地方债危机,东方园林是否还可以按照这样的循环一直走下去不得而知,但这种靠大单“画饼”吹大的泡泡注定难以长久,这种模式带给东方园林前所未有的资本回报,但也给其带来前所未有的风险,使东方园林的负债率远超同行业公司,应收账款常年居高不下。

  • 责任编辑:张祺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