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上市公司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沙钢追债死磕海航全担保 六次仲裁三次海外扣船

  三年追偿:沙钢船务捆绑游客要债

  在海航一方看来,沙钢实际利用了游轮乘客作为要挟,“这在国际海事领域可以说是第一次”。大新华物流副总裁文江16日称,此前沙钢船务的两次扣 船都是错扣,“海娜号”才是沙钢船务第一次扣押到海航集团旗下的资产。沙钢船务提供的资料就证实,“GC Guangzhou号”扣押约两周后,大新华轮船向南非海事法院递交证明材料,证明该油轮并非属于海航集团资产。随后,南非海事法院释放该油轮。

  不仅在全球各地对大新华轮船和海航集团资产寻求扣押机会,沙钢船务也在香港和伦敦高院分头展开了关键性诉讼,分别针对大新华轮船的债务和海航集团的担保责任。

  2011年11、12月,沙钢船务依据前述获得的仲裁令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请了对大新华轮船银行账号的扣押保管令,获得批准。2012年1月17日,沙钢船务撤回船舶,终止合同,并对大新华和海航集团尚未执行的合同追偿损失。

  2013年上半年,沙钢船务又进一步向香港高等法院递交针对大新华轮船的清算申请,追偿大新华轮船欠款。今年4月,香港高等法院批准对大新华轮船进行破产清算。

  2012年11月1日,沙钢船务从伦敦海事仲裁委员会获得第六个即最终仲裁令,被裁定应得5837.57万美元欠款补偿。但根据沙钢船务的说 法,大新华轮船在支付了1500万美元拖欠的船租后,拒绝执行上述仲裁令,于是去年9月沙钢船务向英国高等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海航集团承担对大新华轮船的 担保责任。

  沙钢船务董事张洁称:“沙钢船务在过去的3年里不间断追讨债务,很艰辛。为了挽回沙钢船务的巨额损失,沙钢船务委托各国律师密切关注海航集团在全球主要港口的资产。”

  但根据以往海事法案件,伦敦海事仲裁委员会的仲裁令并不代表伦敦高院的判决。文江就对本报记者表示,今年7月23日海南高院才转来沙钢船务向伦 敦高院提交的起诉书,案件8月份才进入审理,“对方所主张的担保费能不能得到支持,会有多少担保费得到支持现在根本还没有定论”。

  文江强调,如果伦敦高院最终认定了海航集团对大新华轮船负有担保责任,那海航集团将会按照法律办事,承担相应责任。

  债务纠纷尾声:大新华物流甩卖大新华轮船

  沙钢船务并不是第一家与大新华物流产生船租纠纷的企业。2011年11月,大新华物流被曝出因拖欠船租,被挪威、希腊等地的10家船东提起诉 讼,包括希腊的Vafias Group,、挪威的Golden Ocean Group Ltd。和Spar Shipping A/S等知名船东都被大新华物流拖欠了数百万美元的船租。

  彼时大新华轮船正雄心勃勃地计划十年内船队规模达到70艘,到2015年跻身全球班轮行业20强。而整个大新华物流计划在2015年前通过购置、租赁方式使控制船队规模达到200艘,打造中国排名前三的干散货船队。

  上述集中诉讼的影响延续数年。其中Vafias Group多次对大新华物流和海航集团的资产提起索偿,并在今年上半年获得美国法院的裁决,实现了对大新华物流资产的扣押,与沙钢船务在韩国法院的做法如出一辙。

  目前大新华轮船已经被香港高院清盘,但沙钢船务在伦敦高院尚未完成的诉讼将不会这么容易。大新华物流副总裁文江透露,大新华物流去年以1美元的 低价将注册资本5万美元的大新华轮船转让给了一家注册在马绍尔群岛的公司,双方的人事管理也已经分开,大新华物流和大新华轮船已经毫无联系。

  大新华轮船被强制清算前的最后一份周年申报表就证实,2012年12月31日,大新华物流将100%控股的大新华轮船转让给了一家名为Bulk Triumph Shipping Limited的公司。文江未透露接盘者背景,表示其与大新华物流无关。

  文江进一步介绍,目前海航集团在大新华物流中持股仅占超过10%。这意味着,从股权结构来看,海航集团与大新华轮船已经不存在直接关系,沙钢船务很难再将海航集团视为大新华轮船的关联股东。

  • 责任编辑:冬日暖阳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